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弟弟

2018-01-24 18:18 作者:曹含清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弟弟已经去世二十五年了,我总觉得他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在岁月的隧道里穿行。

那是二十五年前的深秋,黄叶在凛冽的秋风里四处飘落。我正坐在小学的教室念着课文,住在我家隔壁的堂伯母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她一脸惊慌的神色。她低声给老师说了些什么,老师站在讲台上喊我出去。在同学们目光的聚焦下我走出教室,从堂伯母的神情上我猜想发生了重要的事情。

堂伯母见了我就问弟弟那天早晨吃了什么,我回答后她伤心地对我说弟弟上午突然腹疼难忍,已经被送进了城里的医院。我惊愕万分,和她一起离开了学校。邻居们见我便问弟弟的事情,我却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我在村口翘首等待母亲和弟弟的归来。村口的那条黑色的柏油路像一条巨大的毒蛇向着远方蜿蜒。大大小小的车辆连续不断地从我面前驶过。太阳偏西的时候一辆白色的票车停在了村口,母亲抱着弟弟下了车。我立即迎了上去,只见母亲面部抽搐,竟然放声大哭。她声嘶力竭,涕泗横流。我惶恐地望着她说:“妈妈,弟弟怎么了?”她哭着告诉我说弟弟已经走了——永远地走了!

我望着弟弟,只见他在母亲的怀抱里四肢瘫软,脸庞乌青,紧闭着双眼。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手感到一阵冰凉。弟弟被死神带走了!在暗淡的夕阳里,母亲抱着弟弟的尸体慢慢地走回家,我们哭得昏天黑地,整个世界仿佛被眼泪淹没了。

后来我才知道医生说弟弟是农药中毒死亡的,推测弟弟接触到了农药。母亲抱着弟弟的尸体坐票车回家,为了不让司机与乘客发现她抱着的是一具尸体,她一路上强忍着悲恸没有哭出声来,她像是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昏沉的色里,伯父和叔叔用拖拉机拉着棺材将弟弟下葬到了乱坟岗上。弟弟就这样在世界上永远消失了,消融在了深深的大地里!

悲伤的阴影下,日子悄无声息地溜走。一转眼,二十多年已经过去了。一天,母亲想起了弟弟,她说假如他还活着,也二十多岁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母亲又想起弟弟曾经说过的那些天真可笑的话。弟弟说他长大了要当飞行员,带着我们一家人坐飞机到好玩的地方去游玩。说到这里,母亲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继而眼泪如骤落了一地。

弟弟没有实现的想我要努力去实现。我成为不了飞行员,但是可以买机票让家人到名山大川去游玩。我一提出这个想法,我的父母直截了当地拒绝。他们说哪里都不想去,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顿团圆饭,或者一起看看电视,一起唠唠嗑儿,这比到天南海北旅游要快乐得多。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觉得弟弟并没有离开过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他与我同在。他和我一起经历风雨,一起成长,一起履行对家庭的责任。他将来也将和我一起老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7669/

弟弟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