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你是“鸟人”,亦是少年

2018-01-19 11:42 作者:火凤凰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寒”时节的午后,窗外刺骨的冷,于是泡了茶,坐在书房再次欣赏了画家王慧斌老师《.笼》系列油画作品。当看到那副《最后的晚餐》时,忽然心中一阵疼痛袭来,如在冰冷的暗与一个孤独灵魂劈面相逢,我知道那画里,藏着他的魂,而他的灵魂正滴着血,仿佛光阴里全是苍凉与孤绝,心里遍布荆棘。

王慧斌老师,我私下称他为胡子哥,我与胡子哥喝过两次酒,虽然很少,但也足够了。第一次见他时便没有生疏感,他坐在我的旁边,留着小胡子,笑起来像个孩子,眼里有桀骜不驯的光,艺术家大多清高孤冷,但他不冷,他有一种豁达又江湖气的豪情,他温和而谦卑。

酒劲一来,便有了艺术家的狂意,他给我看了手机里一些“鸟人”系列的油画作品,滔滔不绝的讲起作品来也毫不隐晦,这一点非常可;胡子哥的画并非是那种一眼便能勾人魂儿的,只是直觉作品里有很深的忧患和批判意识,线条有金属的质感,硬朗而冷冽,我笑称,艺术作品是人精神的体现,与生命的状态一致。他也笑说,你善于书写柔美的文字,我的画作太硬。

当时对于胡子哥的作品并无太多感触,直到一次在朋友家看到了他真实的画作挂在墙上,立刻便被吸引,极为震撼,画中的境界触及到了灵魂的一部分,带有精神气息,像一种真实存在的活生生的物体袭击了我。我的心跳加快,忍不住伸手去触摸,那金色的线条,闪着傲骨的光芒,孤独的静默着,内心深处的呐喊却声声震耳,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其实胡子哥的内心一定是无比孤寂的,我也刹那间对他作品有了较为深刻的认知。

能画出疼痛,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艺术的迷人之处就在于它是感性的,是复杂与单纯的交替,是人品与气质的融通;天真和深邃,复杂和简单,放纵与克制,这些从来不矛盾。

从2006年开始,胡子哥便开始了《鸟.笼》系列的油画创作,如今已有了一定的气象和格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鸟人”的身体里充满腐朽和碎裂的声音,禁锢,悲壮,凄楚,沉重……如一把锋利的刀,切割着随处可见的顺从和忍耐,一种致命的颓废,遍布在他的油画作品中,一种金属一样的坚硬精神,发着冷冽的光,他的画看似全是不堪和绝望,犹如孤鸟无枝可依,而他的心却是热的,他在画里藏了自己,充满自由和批判精神,充满救赎和悲悯,读懂他的画,便读懂了他内心的古朴和沧桑。

卡夫卡说:一只笼子在寻找它的鸟。而胡子哥在试图将鸟从冰冷锈蚀的金属笼中释放出去,冲破层层禁锢与腐朽的思想;他从不为创作而创作,他为悲悯和解脱而创作。这是一种极大的力量,尽管绝望,尽管悲戚,却有一种强悍的精神在支撑,这是艺术的本质,也是个体思想与心性的体现。

一个人的内心若有凄风苦的摧残,如何还能有拙朴天真?然而对艺术而言,这正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修养,素朴和童真是艺术创作的基石,若一个人老于世故,麻木不仁,那不可能创造出震撼人心的作品;真正的艺术家,身上绝无奴性,他用画笔将精神与肉体合二为一,在大俗和大雅之间轻松的转换。

每一个人的心中,或许都藏着一个“鸟人”,他们终究会冲破黑暗中的虚弱和恐惧,冲破天地之间的洪荒,将人世的烈狱碎成粉末,那些哀伤和痛楚以最谦卑的姿态,燃成灰烬,只有灵魂在废墟里发出了安静的光芒。

我始终相信,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都是带着使命的,有些人用文字,有些人用画作,人生的某一个时刻,会忽然明白了一段文字,或一副画作的意境,太年少的人一定读不懂胡子哥作品中的挣扎和疼痛,更看不到那疼痛后的力量,而我深感自己的文字太清浅,难以精准的表达出他作品的深度内涵。但我相信,每一个看到他作品的人,都会生出或多或少的触动。

2018年2月3日,胡子哥的个展《奴性》将在北京泉国际艺术空间开展,这是他的一个预热展,为即将到来的天里的更大的个展做准备,届时我将亲临现场,体验他最新作品的精神。

无论是文字还是画作,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艺术家,但愿都能殊途同归,彼岸相见。这是修行,亦是人生。而我,更愿看到胡子哥,像个少年一样站在风中抽烟的样子,谈笑风生,眼神中闪着明亮的光,即便已经八十岁,眼神里依旧有少年的气息!

作者介绍:

火凤凰,一朵自由行走的花,热爱并敬畏文字,喜欢用散文随笔怡情暖心,有文艺腔更有烟火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995/

你是“鸟人”,亦是少年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