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

2018-01-16 20:47 作者:宜昌石头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

那份写于1891年12月的宜昌海关第一份《十年报告》中称:“往返于汉口与宜昌及重庆之间,从事贸易的木船数量约有2500只。”报告中把适合于宜昌至汉口或洞庭湖航运的木船称为“南船”,而文中提到的“川河船”指的是在宜昌至重庆川江沿途航运的另一种木船。航行在川江航线上的木船多在重庆和万县制造,一艘“有一个桅杆和一个大的高帆”还有一个“巨大的桨”的大船的造价要700两银子,中型和小型的船的制作费用在300到100两银子之间。

那份《十年报告》中说:“木船都是平底的,只有一个桅杆和一个大的高帆。船在行进中,有一个巨大的桨超过船头15英尺或更大,这个船桨甚至比船舵更为重要,它一旦着力,庞大笨重的船身就会随之转动,它可在几秒钟内使船在相当于船本身长度的空间旋转,以避免和岩石或其它危险物相碰撞。船夫站在床上划橹,每划一下都很短促快捷。这些木船装船时的吃水深度有的大到3英尺,有的只有1英尺。”各位看官,看到这里是不是有些如临其境、心惊胆颤的感觉?

川江上的木船根据大小分别有船工数十人到数人不等。船老板就是船主,如果不是大船主,一般的小老板都是随船行动的,有很多直接就是船上的驾长。驾长在船工中地位最高,说话也最得力,大型木船上通常有前、后两个驾长,前驾长负责探水路,操纵前梢,调整船头的方向;后驾长的责任就是把舵和掌握风帆,为全船统一行动的指挥者和技术指导。相当于轮船上的领江。

船上的“二篙”为前驾长的助手,在下行时协助驾长扳梢,上行时要协助驾长将纤绳缠在船头的桩上,那是一个时而会重复的动作);“提拖”为后驾长的助手,主要协助驾长收放船后面的纤绳、帮着驾长搬舵等;“三桡”就是宜昌话里所说的“一毛带十杂”:除了船在下水时参加推桡,协助前驾长扳梢外,还在船上水时参与拉纤,负责解开岩石、树木对纤绳的挂扯,负责岸上与船上传话对答等任务。

“头纤”很重要,在木船上行时负责拉头纤,除了正确选择纤路,指挥纤绳的长短、高低及收放,还要决定木船行走的速度和方位。船靠岸时负责系头缆、立桅、倒桅;升帆、降帆等。其拉纤姿势采用不同于他人的侧身拉,因其一方面要朝前看,引导着几十、上百人的纤工队伍前行,同时还需回头注意船的行进状况,同时还要关照与监督自己身后那些闯滩时临时聘用的纤夫们是否齐心协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除此之外,船上还有“桡工”,那属于船上数量最多的普通船工:下水时站在船的两侧推桡、上水时参与上岸拉纤;还肩负着洗船、立桅、倒桅、装舵、出舵等一系列繁重体力活。“号工”在船上的地位重要而特殊,其地位仅次于驾长,职责相当于现在企业里的书记、军队里的政委,主要为领喊船工号子,协同船工劳作,鼓舞船工情绪,调节行船速度,间或也要推桡拉纤。而船上的杂工则负责烧水煮饭,买菜做菜,保管物资,看舱刮潮,协助拨纤,撑桅落桅等零碎杂乱的琐事。花了这么多时间介绍,就是想让各位看官对当年川江上的木船的运作有一个形象的概念。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738/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的评论 (共 9 条)

  • 淡了红颜
  • 墨白
  • 潋滟相思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木谓之华
  • 倪(蔡美军)
  • 亓方文
    亓方文 审核通过并说 长知识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