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远去的辘轳声

2018-01-15 21:47 作者:江北乔木  | 1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天回老家的时候,我看到西平房的外面还放着一个旧迹斑斑的倒筲,倒筲上留下了岁月的斑驳,也勾起了我的无限想象和思索。倒筲,可能因“倒”而得名,头儿圆圆,屁股尖尖,永远站不起来。放到水面就会一头扎进水里灌满水,提到井台就会一头扎进水沟里,水就会顺着水沟“汩汩”流淌。倒筲正因为有这个特点和优势,才和辘轳结为了“连体兄弟”,携手浇灌农家院。见了倒筲,不见了辘轳,我便有点怅然若失之感,指尖又痒痒着想写一写那远去的辘轳了。

因为在过去大集体年代,各家各户都有自留地,自留地都变成了菜园子,菜园子需浇水就得用辘轳提水,是菜园子里必不可少的,我从小就跟大人们到菜园子去玩耍,于是,从记事起就认识了井沿上的辘轳。

说起辘轳,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知为何物,更不会有绕转辘轳的经历,我也有些年岁没见过辘轳了,对它也渐渐生疏起来。为了写辘轳,力求措辞尽量准确,我只好求教于《辞海》老师:“安装在井口上方的绞车式起重工具。井上竖立支架,上装可用手柄绕转的轮轴,转轮上绕一绳索,绳的一端固定在转轮上,另一端系提物容器。绕动手柄,使转轮绕轴旋转,容器即被提升……常用于从井中汲水,也用于地下工程的施工出土和凿井采矿等。”查了《辞海》,我如释重负,思路渐渐清晰起来,我眼前立时浮现出老家菜园子井台上的辘轳形象:在井台的南端牢固地立着一块中间凿有长方形孔的石材,一根圆木轮轴(辘轳芯子)的长方一端正好穿过石材孔,牢牢地固定在石材上,辘轳芯子上转动着辘轳,辘轳与手柄的衔接处拴着绳索的一端,依次均匀地一道道缠绕在辘轳上,绳索的另一端系着一个黑铁皮做成的头圆屁股尖的大水桶(老家叫倒筲)。此情此景,已在我脑海里沉浮了几十年,使我至今记忆犹新。

老家的菜园子里因大都种大姜,在老家都叫姜地。大姜离了水不行,它渴了的时候就要用辘轳提水止渴,因而与辘轳结缘很深。记得当年那东西南北河岸的姜地里,浇地的水井真可谓是“星罗棋布”,有水井的地方必有水车和辘轳,因辘轳用起来造价低,用起来也更方便些,浇大姜的时候大都用辘轳。辘轳用起来都会发出一种奇妙的声音,儿时无论走到东西南北那条河的岸边,听到的都是“吱呀、吱呀”的辘轳声,“吱呀、吱呀……吱呀……”辘轳声成了乡村田野里最美妙的音乐。

当年与辘轳打交道很多、很多,细细想来,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

天旱的时候,人们就把铺盖卷放到井沿上,与辘轳为伴,每当井里的水能灌满水桶的时候,辘轳就会忙碌起来,只要它一忙碌,“吱呀”声就会响起来,“吱呀、吱呀……”,这声音有时在傍黑天响起,有时在深人静的时候传出,有时在凌晨传来。天旱时候的辘轳声没有定时,时断时续,人,日以继夜。辘轳,夜以继日。平日里,天不旱,水充足,人们只在白天里浇地,排号排得老长老长,一家挨一家,有的轮上自己浇地就换上了自己的辘轳,有的干脆用着上家的辘轳接着浇地,这可就苦了只会“吱呀”叫的辘轳,浇了这地浇那地,“吱呀、吱呀”地叫着不停息。辘轳“吱呀、吱呀”的叫声、水沟里“哗哗”的流水声、人们浇地改沟的“好了”声、浇完姜地的欢笑声……划破了乡村田野静寂的长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用辘轳浇地的岁月里,我常常见到本家的“四姊妹”艰难浇地的身影,他们的父亲远在兰州工作母亲体弱多病,只靠他们姊妹四个管理着姜地,一个个从不能绕辘轳到都能绕辘轳,个中蕴藏着几多艰辛,辘轳的“吱呀、吱呀”声,似乎在为他们鸣不平;在用辘轳浇地的岁月里,我看到了村子里许多大伯、大姨和大叔的身影,他们都是绕着辘轳浇地收获维持生计,辘轳的“吱呀、吱呀”声,替他们在艰苦的夜里呼唤幸福的黎明;在用辘轳浇地的岁月里,我还结识了村子里许许多多的父老,使我了解了他们生活的不易和内心的不屈。

记得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心灵手巧的父亲见我用大辘轳浇地有点费劲,就用四块硬木切割成扇形,制作成一个轻便的辘轳,用起来轻松多了,我曾暗暗佩服父亲的灵巧,更感激对我的关爱。我曾用这轻便的辘轳汲水浇地,用这轻便的辘轳为挖井拔土,用这轻便的辘轳往井下放大姜……辘轳的一圈圈绳索里缠绕着我的青岁月,辘轳的“吱呀”声里记载着时代的足音。

后来,我参了军,就再也没有见到我家的那个辘轳了;再后来,其它辘轳也极少见到了,辘轳声已渐行渐远了。

我三十多年没有听到那“吱呀、吱呀”的辘轳声了。

辘轳,曾作为乡村的一个标志性象征,也是一个时代的象征,给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如今,辘轳声远去了,带给人们的是深深的思索,有对艰苦岁月的慨叹,有对辘轳付出辛劳的感激,还有对那远去的辘轳声的美好回味和深深怀念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648/

远去的辘轳声的评论 (共 1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