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南郭先生和狼(中篇共十二章节42000字)

2018-01-15 19:53 作者:野岩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一章 弄巧成拙

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的日益好转,菊花台的村民晚上便可隐隐约约听到狼的嚎叫声。

菊花台是白崖乡的一个自然村,依偎在逶迤的祁连山脚下,地势南高北低,三面环山,由南向北顺势开出一条街道,房屋分布在街道两旁,零零散散居住着二十余户人家,向北引出一条蛇形的坑坑洼洼的山路。房舍拙朴欠规整,有红顶白墙的砖瓦房,有青墙灰顶的平顶房,也有土墙土顶的土坯房,家与家有间隔,家家皆有院墙门楼,齐胸的院墙用黄土夯筑而成,瓷实坚固耐用,门楼均有青砖修砌,底座狭窄单薄,顶座阔而厚实且前后微凸,形似帽檐可遮雨庇荫。家家养狗护院,户户养鸡食肉,稍有响动,狗叫鸡鸣,一家叫起,数家应和。村子距离白崖乡十五里,相距县城二十五里。一条凹凸曲折的砂砾路从村口延伸至村外,是打通外界的唯一通道。道路瘦窄,仅能容下一辆手扶拖拉机通行。路面时急时缓,忽直忽弯,行走其间晕晕乎乎,陌路人极易迷失方向。村外来人仅有两类,一是县乡公干人员,另是亲朋戚友。商贩历来不落脚印,即使吆喝声也属稀罕。村上稀罕水浇地,也稀罕水渠,尽是高低错落的山旱地,耕种费时又费力。十年九旱靠天吃饭,播下希望的种子,收获失望的果实,庄家的收成素来无保障。生活来源一向单一,除却庄稼收成,唯独的依靠便是外出务工。劳力紧缺的人家常遛进山区林地挖草药、狩猎、采菇、盗木,以此获取生活物资。近年来,国家对祁连山区林地资源日益重视起来,宣传巡查保护林区的力度越发加大,村民破坏林区生态环境的各种违规行为随即被遏制,山区林地得以休养生息。几年光景,山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林区植被日益好转,林木枝繁叶茂,草木葱绿,青苔墨绿,鸟兽出没。兔子、山鸡、青羊更是行踪无常。空闲守家的妇女灵机一动,索性摸索饲养羊只,念起养殖经。数量有起初的几只逐步递增至数十只,渐成规模。时兴养羊业,缘于羊的繁殖快,饲养方便,养殖周期短,销路畅通出手快,只愿出售,拨个电话,饭店、饭馆工作人员及羊肉商贩即刻赶到家门口,抓羊人技术娴熟手脚麻利,眨眼的功夫,羊走钱收,丝毫不费劲,不烦人搭帮,收入很是可观。因羊肉市场需求大,发展空间广阔,前景十分看好,养羊业渐成菊花台村民增收发家的又一主渠道。

一天后晌,村民割草途径林区,耳闻隐隐约约的狼叫声,循声遥望,树林深处的山坡上显出狼的模糊身影。人多势众,吼上几声,狼便逃遁远去,不见踪影。村民窘吓的瑟瑟发抖,手心冒汗,个个屏息极力抑制内心的恐慌,唯恐闹出响动招来野狼。哆嗦着身子颤抖着双腿匆忙回家,一传十,十传百,一夜工夫,山上有狼的消息传遍全村。

次日,到山区林割草拾柴的村民寥寥无几,胆小的闭门不出。养羊的妇人干脆反扣圈门,不再冒险出门去放羊。每至黄昏时分,山区林地的狼叫声就飘荡在村巷上空,令人不寒而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素来胆大的刘二队长对林区有狼的传言置若罔闻,执意孤身前往林一探究竟。临近林区边缘,还未到达林地,倏忽几声狼叫声真切的从林区深处传来略过头顶,刘二傻傻的静立原地,呆若木鸡,浑身直打哆嗦,脑际嗡嗡作响不知所措。刘二趔趔趄趄的回到家,神情恍惚,茶饭不思,目光呆滞的瞅着黑乎乎的窗户看了一夜,屋里的灯亮了一夜。自此刘二再未反驳过村民相传山区林地有狼大的传言。

次第二天太阳一露脸,刘二就紧急召集全体村民开会,专题谋划商议捕狼策略,安排群众牲畜安全防范事宜,经过反复讨论商议,议定家家出一男壮丁,组成捕狼突击队,趁夜入山袭击狼群。定实目标细化任务后,数十个体个健壮的男子积极准备棍棒、绳索、套袋、铁夹,待夜色落幕便麻利的跟随刘二出发了。突击队队员体壮身健,腿脚麻利,一支烟的功夫便就窜到了山上。稍做修整便迅速布绳、下套、下夹,挖暗穴,行动按部就班依次展开,大家精心实施,严密布置。布控就绪后,队员迅速隐蔽起来,屏住呼吸,静候狼的大驾光临。夜晚的林区,格外的黑,出奇的静,心跳骤然加剧,犹如战前急促密集的鼓点,令人亢奋,令人心潮澎湃。未待心跳平静,突然一声嘶哑的嚎叫,大家心领神会得知野狼已经中招。队员翻身跃起,打灯四处搜寻。待找到确切位置,狼已挣脱简易铁夹的束缚逃生,铁夹周围一片斑斑血迹,估摸野狼伤势不轻,料定不会跑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家分头追寻受伤逃窜的野狼,夹伤后的野狼行动极为不便,逃进深山已不大可能,队员抄起家当顺着坡势急速冲出林区,在荒摊处发现野狼的血迹,便循着村子方向洒下的血痕追下山。野狼已到山脚的村头,追赶的人群越来越近,野狼来不及逃避,灵机一动,缩身躲在沿路一户人家街门边的草垛后。正寻摸着逃避,街门咯吱打开一条缝,走出一人到草垛跟撕麦草,此人名叫刘桂,外号南郭先生,为人忠厚老实,生性软弱胆怯。南郭先生伸手正要撕草,听到草垛跟有动静,立马缩回了手,惊吓的浑身直打颤,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捕狼人的追杀声越来越近,野狼匆忙跪倒向南郭先生哀声求救,唔-唔-唔的哀叫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惹人心碎,南郭先生心里顿时涌出阵阵揪心的疼痛,情急之下,匆忙将受伤的野狼塞进套袋,然后又塞了麦草作掩护,待追捕野狼的人走进询问,南郭先生支吾着搪塞了事。

追捕野狼的人群离去后,南郭先生迅速将野狼背回家。见狼腿流血不止,南郭先生顿生怜悯之情,蹑手蹑脚从家里找来止血药和纱布,颤抖的双手颤的愈加厉害,笨拙的将狼腿的伤口草草作了清洗,敷了药,裹了纱布。由于野狼伤势严重,暂且难以出行,南郭先生不忍心驱逐,决定留宿在家,次日赶早送回山里。思谋良久,找不到适合狼的安身地,无奈之下把狼安顿羊圈空闲墙根下歇息。皎洁的月亮泻下满地银光,夜里异常安静,狼蜷曲着身子静静窝着,夹伤的腿直打哆嗦,睡意顿消。巡视一圈,发现身边作伴的竟是日思夜想的羊群。看着体肥膘壮的羊只,野狼直流口水,苦于伤势难圆口福,只好心灰意冷极不情愿的放弃美好梦想专心养伤。静静的,狼恍恍惚惚进入梦乡。感觉腿伤已愈合,疤痕消失,用力起身,双腿劲道有力。环顾无人,冲上前扑倒一只体格肥壮的羊,独自享用起来。贪婪的狼解了口馋,填饱了嘟囔,正想叫来同伙一块享享福,犹豫间,栅栏圈门嘎吱响起,一个惊吓使狼走出了梦境。此刻,曙光微明,南郭先生依旧用袋子装好狼,猫着腰背着野狼挪着小步顺着房后的侧道上了山,急匆匆把野狼放回林区,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家,若无其事的忙活起家务。

野狼回到林区巢穴,忍疼静静养伤。尽管伤势依然严重,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起羊圈的羊群,羊的身影时不时总在脑海翻腾,每次想起就兴奋一阵,激动一阵,嘴馋的不能自禁。数日后,狼的伤口得以恢复,勉强能够起身走动。渐渐的,伤口完全痊愈,身体恢复了往日的体能。在一个月明如洗的夜晚,腿伤恢复好的野狼迫不及待的带上引领狼群直奔山下南郭先生家的后院,养圈的围墙不高,狼群跃墙而入,对圈里睡意朦胧的羊群进行大围剿,大歼灭。羊群尚未缓过神来,已被凶悍的野狼擒拿断颈毙命。野狼牙口利落,喝茶的功夫,数十只膘肥体丰的棉羊一扫而空。贪婪的野狼望着空荡荡的羊圈,意犹未尽的返回了林区。月色下,狼羊厮杀过的痕迹和血迹格外真切,场景不堪直视,仿佛能听到羊群挣扎的惨叫。

次日清晨,南郭先生去羊圈喂养,看到满墙的爪印和圈里的斑斑血迹,口里颤颤的只说了一句话,我上狼的当了。话后,瘫身倒地,软成一团,没了声息。

太阳洒金时,南郭先生的媳妇在院子喊着南郭先生的名字,颤颤的声音犹如袅袅的炊烟,飘在屋顶,回荡在村子的上空,经久不息。

第二章 疯狂报复

事发后,南郭先生恼羞成怒,气郁伤身卧床不起,精神萎靡,一蹶不振。见天在床上发呆自责,思谋着自己怎就干下了如此憋气、这般窝囊的一件事。农夫和蛇的寓言故事竟在自己身上得以重演,真是太丢人现眼,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日后有何脸面面对乡亲!南郭先生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觉得自己窝囊,每日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嘟囔着,谩骂着,竟不和媳妇说一句话。

数十只羊一夜功夫被狼群洗劫一空,对于家境不太殷实,经济尚不不宽裕的农家而言,损失不逊于要命。邻居几日寻不见南郭先生的身影,全然知道他躲在家生闷气,万般没料到竟是他搪塞大家隐瞒事实救下命的狼引来狼群洗劫了他家的羊。队长刘二深知他家损失不轻,精神压力不小,便招呼左邻右舍前来看望安慰。见蜷卧炕头的南郭先生脸色蜡黄、精神萎靡的状态后,全打心里替他难过、代他受过。邻居们怒火难奈,愤慨狂骂,纷纷为他打抱不平,气急败坏者竟直嚷嚷着去山里杀狼解气。一直静默坐在炕沿的队长刘二,突然起身,从发白的蓝色中装上衣口袋摸出一百快钱,放在炕桌上,说弥补弥补损失,暂时救救急。嚷嚷的邻居顿时安静下来,个个紧绷着脸木讷的摸索自己的口袋,你三十,他五十,顷刻间凑出近三百元钱,极大安抚和慰藉了心灵遭受重创的南郭先生,也了却了大家的片片心意。

不觉间,天色已晚,大伙正要转身离去,蜷卧炕头的南郭先生突然坐起嚎啕大哭起来。突如其来的哭,顿时把大伙怔住了。个个一脸惊奇,满眼茫然,不知所措。

哭声愈来愈低,南郭先生极力抑制着情绪,随即住了声。面对邻居莫名的神情,南郭先生羞于启齿,脸颊耳根红一阵白一阵,嘴唇颤颤翕动,好久才愧疚的说:“叩谢大伙的关心,诚意我领,爱心捐款万不能收,更无颜面收。我委实对不住大家,我昧心欺骗了大家,我罪有应得。苍天有眼,我这是报应啊!刘队长,我干的事太滑稽太丢人了,实不相瞒,那天你们把受伤的野狼追下山来,是我隐瞒你们把野狼藏在羊圈,没想到我救了它的命,它反倒引来狼群吃了我家的羊。是我糊涂,我是个混球。我犯下的糊涂事不值你们关心和帮助。”听完南郭先生断断续有气无力的原委后,大家很茫然,都觉得不可思议,都觉得不可救药。大家面面相觑,鸦雀无声。刘二队长见大家默不作声,又重复了先前说过的几句安慰话打了圆场,顺势张罗大伙径直走出街门。

外面一片漆黑,明亮亮的街道像一河水,除却稀疏的几声狗叫,一切犹如进入梦乡。

南郭先生将积压心头的羞愧一吐为快,顿觉如释重负,轻松舒畅,精神抖擞,神清气爽。起身下炕,粗略洗漱,对镜整了装束深深打了哈欠伸了懒腰,顿感从未有过的空前的舒服。见媳妇已入睡,自己泡上罐罐茶轻松坐在靠墙的硬椅上,吸溜吸溜惬意的喝着茶,悠然的抽起水烟。在团团烟气的包围中,南郭先生紧锁眉头思谋起自己的心事。今夜,狼吃羊的真相已经大白,明日全村人都会知晓。羊群被黑心肝的野狼洗劫,无异于切断家里的经济大动脉,心头赌气委实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为避免乡亲嘲笑翻白眼,只有单枪匹马冒险潜入林区捕杀恶狼,以此重新树立我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借此挽回自己的脸面。二来还可找狼来个大清算,大歼灭,好好解解气,泄泄私愤。思谋着这些事,也就没了睡意,感觉越发精神了起来。看着炕上熟睡的媳妇,一股潮水猛地涌上心头,走近炕沿,麻利的脱去衣裤,关了灯,赤条条的光着身子爬进媳妇的被窝。正巧媳妇也光着身子躺着,皮肤白皙嫩滑,凹凸有致的身体格外诱人,急不可耐的南郭先生一把将媳妇揽进自己怀里,两股气息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粗重,南郭先生顿时飘飘然起来。

次日天刚麻麻亮,南郭先生便起身带着家当按照原定的灭狼计划走进山林。山区的树林里,林草丰茂,视线模糊,极宜隐身。经过仔细勘察,南郭先生在隐秘处挖下暗穴,表面敷上细小的树枝和杂草树叶,还原了林地原貌。又在几处埋下铁夹子,用树枝试探了多次铁夹的灵泛性,觉得好使,才把埋好的铁夹子隐蔽起来。在确保万无一失后,南郭先生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回家。

渐近午饭时,南郭先生的肚子咕咕的响着,感觉有点饥饿。听到厨房的响动,便侧身探头去看,媳妇正在擀面,问媳妇午饭吃啥,媳妇说“吃凉面拌菜”。看着媳妇擀面的身子在有节奏的摆动,南郭先生一个箭步上去,从后面拦腰给媳来了个大环抱。媳妇嘻嘻的笑着说“老不正经,就爱干下三滥的事,快去洗手准备吃饭。”在板凳上坐定才抽一锅水烟,媳妇便把凉面端上饭桌。上桌的凉面劲道、松散、香味十足,吃起来可口,南郭先生稀里哈拉一口气连吃了三碗,媳妇望着丈夫难看的吃相,竟笑的将嘴里的饭喷了出来。

南郭先生在家里睡了整整一个下午,硬是没出过家门。“吃饭了”,在媳妇的叫喊声中,南郭先生慢腾腾的下炕洗手,晚饭是稀饭就馒头。南郭先生唏哩呼噜的吃下两碗稀饭,两个馒头一根大葱。饭后,安顿好家务又抽起水烟。约莫黄昏时分,南郭先生穿上单薄的棉衣带上手电和媳妇走出家门,径直走向林区。

近日心情好转、胃口大开,吃的格外多,精力充沛,走起路来两腿很有力道。灭狼计划已经实施一天,南郭先生急切想看到结果。林地林草茂密,走起路来较为缓慢,再加天色已晚,视线不是很好,南郭先生和媳妇焦急的找着暗坑和隐藏铁夹子的地方,大体方位有印象,但具体位置记得不是很清楚。走动中,南郭先生隐隐感到脚下有点反常,还未来得急做出反应,啪的一声,一只脚被铁夹子夹住了。夹狼的夹子,劲儿大,媳妇费尽周折才帮忙取下夹子,脚的伤势很严重,脚面血肉模糊,不忍直视。南郭先生痛的牙齿咯咯直响,浑身打哆嗦,忍着疼痛克制着没有叫出声来。倒了霉的南郭先生满眼冒着金星,心如刀割,思如乱麻,瘫在树林中不知所措,媳妇吓得脸色发青,双手直打颤,蹲着发起了呆。在隐隐约约、稀稀疏疏的狼叫声中,夫妻两才缓过神来,南郭先生无法走路,媳妇背起南郭先生急急忙忙顺着原路往返,跌跌撞撞出了林地,山下摇摇晃晃的村庄出现在视线中。南郭先生的媳妇喘着粗气,脚步越来越缓慢,在山坡的一块大石头上稍稍略作歇息,深吸一口气背起丈夫继续赶路。在狗的叫声中,悄悄回到自己家中。疼痛难忍的南郭先生放声大哭,哭声既揪心又痛苦。揪心的是狼没夹住,却夹伤了自己的脚,仇没报成,自己先遭了殃,倒了霉,糟心又遭罪,丢脸又伤自尊。痛苦的是揪心的疼痛的折磨。媳妇累的气喘吁吁,看着血淋淋的脚,豆子般的泪珠扑簌簌直往下流掉,发紫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来,脑子一片空白。缓过神来,媳妇赶快找来消毒水和纱布,仔细将脚面的伤口做了清洗消炎,浮肿的脚面打上厚厚的纱布愈加臃肿笨拙。在疼痛的煎熬中,南郭先生和媳妇都失去了睡意,醒了一整夜,自责了一整夜,悔恨了一整夜。

次日饭后,队长刘二和邻居找南郭先生商议进山捕狼的对策,一进门却被眼前的境况傻了眼。得知事情的经过和原委后,邻居们都没责备南郭先生,对他的遭遇很是同情。经过一番安慰,大家议定组建更强势的突击队进山消灭狼群。

经过几日的精心挑选,组建了20个体格健壮的男子灭狼突击队,队长刘二担任突击队队长。连续几日,灭狼突击队埋伏在山林里伏击狼群,大家越是心急,越是不见狼的踪迹。虽未发现狼的踪迹,但突灭狼的行动始终没有停止,大家歼灭野狼的决心丝毫没有锐减。一天下午,队员们在山林深处用棍棒消灭了一只打灰狼,此后队员灭狼的激情更加高涨。在大规模,高频次的灭狼行动下,山区林地灭狼的消息也迅速传遍了乡上。一日,县林业局森林派出所和野生动物保护站工作人员来菊花台村调查捕狼事件,经过走访群众、取证核实,对菊花台村群众捕杀野生动物的事件做了处理,对菊花台群众进行批评教育,对队长刘二做出处以拘留一周且罚款一千元的处理处罚决定。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工作人员解散了菊花台村的灭狼突击队,每周调派专业工作人员到村子组织在家群众学习一次林地管护和野生动物保护的相关知识,并在村子街道墙壁张贴了宣传标语和群众监督举报电话。在林地管护和野生动物保护专业知识的普及下,菊花台村的群众放弃了捕狼的念头,不再有人提及捕狼事宜,进入林区割草、拾柴、采菇的行为也得到了禁止,逐渐在全村群众中达成了爱护林地,保护野生动物的共识。南郭先生自参加了几轮学习也转变了观念,明确表示自己将不计前嫌,不跟狼记仇,不再找狼复仇。待自己养好脚伤,计划养猪、养羊,大搞养殖业,尽快弥补家里的损失,力争过上更好的日子。队长刘二在拘留期间,每天学习保护生态环境和保护野生动物的相关知识,拘留期满回村后,带领全村群众一心一意搞种植,还鼓励群众发展养殖业,走出家门搞务工,在群众思想观念的转变下,菊花台村探索出了精细化种植、分散养殖、走出去务工的多渠道增加收入的新路子。

第三章 启动搬迁

一天中午,南郭先生饭后刚要躺下歇息,只听见队长刘二挨家挨户吆喝着通知开会,进门细问,说是乡上干部下来传达县乡沿山区群众脱贫致富工作会议精神。南郭先生的脚伤没好,下不了炕,心里干着急,就让媳妇出去参加。

会议地点定在队长刘二家的院子里,陆续赶来的群众便在院子里靠墙蹲着,有的干脆席地而坐。乡上派来两个年轻干部和刘二并排坐在大家对面的靠背椅上,见村民已到齐,就宣布开会。会议只有一项议程,乡上干部传达县乡两级关于沿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会议精神。菊花台村是全县的沿山区之一,没有水浇地,没有水渠,种植的青稞、小麦全靠雨水灌溉,天年好的年份,收成就好,天年不好的年份,收成就无望,绝收的年份也有,就连麦草也收不到。家庭经济全靠小规模分散养殖和外出搞副业支撑,增收渠道单一,经济发展步伐相对缓慢。针对菊花台村的现状,县乡拿出让全村群众整体搬迁的实施方案,计划把菊花台村搬到海拔低、日照时间长,土地广阔、农业水利基础条件相对较好的平原地带金山区,那里交通便利,信息畅通,发展渠道光,种植的农作物全靠渠水灌溉,产量高,收益好,庄家收成有保障。对于群众较为关心的住房问题,县乡计划把金山区建成金山村,县财政拨款修建规划统一的住宅,每家一个小院,每院建五间砖木结构的平顶房,院子和村道都有县财政筹资硬化,条件还算不错。话音刚落,村民就嚷嚷起来,你一言我一语,情绪格外些激动,说话的声音尤其大,顿时院子里成了马蜂窝。有的说搬迁需要进一步论证合计,有的说不愿离开开山区愿意守着老房子过活干脆把资金拨来原地重建,还有的表示愿意搬迁,但要守着两头儿,收入更多,发展更快。一时半会大家的思想难以统一起来,乡干部就先撤了。临走时将统一群众思想的工作交给了队长刘二,叮嘱要让群众对搬迁的问题尽快在在思想认识上达成一致,为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打好基础。讨论中,村民各执观点仍然争论不休,分歧较大,讨论便在嚷嚷声中终止。队长刘二一脸的不悦,心事重重的回家了。

南郭先生待在家里出不去,心急如焚,憋着干着急,便一锅接着一锅不停的抽水烟。媳妇推开房门,被屋里直往外涌的滚滚浓烟烟呛得用手捂住鼻子,口里骂着“你个老烟鬼,不学好,就知道不要命的抽烟,烟死人啦!”嘴里骂着便顺手打开窗户。南郭先生急不可耐的询问媳妇会议的结果和村民的意见。媳妇便把县乡的搬迁精神和群众讨论搬迁的意见一一作了叙述,听后,南郭先生好久没说出一句话来。媳妇继续忙活家务,南郭先生随即又犯起愁来。想起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些离奇的事,既痛心又烦恼,没有一件顺心的。心里算计着家里养的数十只羊,眼看着就要换来大把的钞票,谁又想到竟被恶狼化成了泡影。美梦没成真,反倒伤了一只脚。想着想着就又责备起了自己,觉得自己不仅傻,而且还犯浑,关键时候总是头脑发热,尽干些出岔子、出常理、损人不利己的事,脑袋真是被门夹扁了。几年过去,苦没少吃,罪没少受,手上的老茧脱了一层又一层,身上的肉也掉了许多,浑身尽是骨头架,胡茬子也变白了,日子尽然撵不到人家的前头去,总是好不起来,如此辛苦着,啥时候是个头啊!又一想,在外省油田打工的儿子喜喜也快二十七岁了,咋就没有丫头相中呢!想起儿子的婚事,更是闹心。菊花台啊菊花台,光有个好名有啥用呢,又带不来实惠,孩子蹭蹭蹭的张个头,都赛过白杨树了,尽然讨不来个老婆!怪谁呢!南郭先生掐指一算,村上竟然已有七八个大龄男子因没讨到老婆错过了婚龄,真是遭罪,多好的娃呀!眯着眼的南郭先生突然睁大了眼,似乎看到了光明的未来。思谋着思谋着,还就思谋出门道来。南郭先生心想,我在这个村因狼和羊的丑事闹得沸沸扬扬,耍尽了洋相,丢尽了脸面,日子还过的一塌糊涂。县乡不是要我们整村搬迁吗,好事啊,是该搬出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搬出山区起码能给孩子讨个老婆。队长刘二的儿子红红二十六七了也还未讨到老婆,若把儿子讨不到老婆的邻居联合起来,先达成搬迁的共识,其他人的思想工作就好做多了。再说,刘二他是队长,他不仅需要带头,还要去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我先同意搬迁,不仅在全村带了头,还给他帮了忙。他会感激不尽的。

晚饭闭,南郭先生打发媳妇去请队长刘二,说明来意,刘二愁眉不展的脸瞬间松弛了,眨眼间便来到南郭先生家里。在炕桌过边,两人喝着罐罐茶,悄声俏气的聊了起来。南郭先生当即将自己的想法给刘二说了,刘二低沉的脸上立刻乐开了花。“你真是这么想的、你真的决定放弃旧窝搬到他乡去?”“是的,我已想通了,也决定了”。刘二说:“真有你的,平日里我小瞧你了。这个主意,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从心里感谢你。”说完事,刘二吹着口哨走出了街门。

回家躺在炕上,刘二把南郭先生的主意又斟酌了一遍,分析了利弊,觉得没啥漏洞,可以实施,就轻松的入睡了。次日早饭后,刘二就专挑有讨不到老婆的大龄男子家庭先做思想工作,果不其然,一轮下来,但凡去过的都做通了。刘二没想到搬迁战役一开始就打了个大胜仗,开了个好头,心里轻松了许多,感觉平日凹凸不平的街道也顺眼了,走上去也舒坦了,村道的树叶格外翠绿,阳光分外明媚。经过反复动员做工作,全村群众在搬迁中分两大阵营,一大阵营占绝大多数,持搬迁的态度。一大阵营占一小部分,坚持留守观望的态度。刘二将动员的结果向乡上做了汇报,乡里安排尽快开展搬迁的前期工作。利用秋冬和来年开春时有利时机在新址抓紧平整田地,过年春季就可灌水耕种农作物,保证不误农时。待来年秋季建好房子就可搬迁入住了。

仲秋时节,农田里的小麦成熟了,满坡的金黄,满坡的浓浓麦香。群众抢抓天气晴好的有力时机抓紧收割打碾庄家,没过小腿的小麦稀稀疏疏,麦粒不太饱满,一周时间就全部收拾停当。刘二迅速组织好愿意搬迁的村民,开上手扶拖拉机装上整地工具直奔新址金山区。个把小时的功夫,就到了兴摊乡金山区,这里视野开阔,道路纵横交错,撂荒地一望无际,顿时就吸引了眼球。大家都说眼前的荒地适合耕种农作物,是发展农业的理想区域,比起老家山区的山旱地就强多了。十八户人家的户主都聚齐了,经过商议,在兴摊乡干部的引荐下,大家凑钱租来四辆大马力推土机,按照规划平整起土地。顷刻间,空地上机械来回穿梭,尘土飞扬。刘二带领大家拿着铁锹忙碌的平整起梗,一支烟的时间,几块大面积标准化农田尽显雏形,大家灰头土脸的个个笑的很开心,一排排洁白的牙齿尤为显眼。黄昏时分,大家收拾好工具,在阵阵嬉闹喧哗声中,载着饥饿、载着梦想回到了菊花台。

听着门外拖拉机的声响,各家的媳妇都跑出门来恭迎受了一天累的男人。南郭先生走进屋里,媳妇早已把做好的饭菜端在桌上,等待男人回来能够吃上喷香热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