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第一的立德乐(10)(文字版)

2018-01-13 16:26 作者:宜昌石头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永远第一的立德乐(10)(文字版)

商场如战场,谁能抢得先机,就能在四川那块大蛋糕上分得更多更大的份额,德国商人抢先建造了一艘比“肇通”轮更大、马力更为强劲的“瑞生”号轮船,满载客货,准备驶往重庆。不想因为诸多因素,1900年12月27日,踌躇满志的“瑞生”轮从宜昌开出的当天便在西陵峡中的崆岭滩触礁沉没,12名乘客遇难,货物水损严重,船长自杀身亡。这一事件对于热望开辟川江商业航运的老外们都是一个沉重打击,加上当时正在打仗,川江航运事业由此沉寂了八年之久。

那艘很荣幸的成为了入川第一条商轮的“肇通”轮首航峡江成功之后名声大振,正准备大展宏图。不想该轮自重庆返回宜昌时,恰逢华北爆发了大规模的义和团抗英运动。远在大西洋的大英帝国虽然战船无数,可惜鞭长莫及,便以白银廿四万两对立德乐的这艘船进行了战时收购,在宜昌紧急将“肇通”号商轮改装成“金沙(Kinsha)”号炮舰。那艘“金沙”号炮舰先在川峡江内执行威慑巡逻任务,后加入到长江中段舰队。

打开了宜昌到重庆川江航道的立德乐本来就想通过长江水道进行轮船运输,不仅加快对外贸易货物的周转,也极大降低从宜昌到重庆高得离谱的木船运输成本,义和团和八国联军的战斗却使得他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一计划的继续实施,转把目光投向天府之国的中心成都,异想天开的想开辟一条顺着长江从重庆到泸州,再通过沱江直达成都的轮船航线,同样也因为中英关系吃紧而告吹。

其实,除了开辟川江轮运,立德乐在重庆的工厂、矿山和对外贸易使他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这个年龄已经有些苍老的英国佬还在重庆开了家“利川保险公司”,主要经营重庆与宜昌之间“挂旗船(简称旗船)”的货物运输保险和船舶保险。1893年1月,英国领事法雷斯函告成都将军和四川总督:英国商人立德乐筹备资本,拟在重庆设立利川保险公司,为客货保险。并函附利川保险公司章程。这是明显的在外交层面上对立德乐的支持。

3月27日,《申报》也曾载文:“立德乐洋行利川保险公司,近因江水浅涸,无甚险阻,投保者甚是踊跃,闻立德乐已携眷东下。”4月4日,时任大清邮传部长的盛宣怀函告轮船招商局,一方面要求招商局“三日内议复”,与其有没有利害关系,另一方面也透露:“查下游通商各埠,均各设有保险之举。重庆既为通商口岸,自难阻其设立保险公司。”招商局自然心领神会,4月6日答复说:“英商立德乐所设利川保险公司与仁济和保险公司(招商局子公司)利权尚无多大威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所谓“挂旗船”一般是指外商雇佣中国木船在长江航行,只要向海关完税,领取船照,并将关旗及雇主洋行的行旗悬挂船上,所经过的沿途关卡仅呈验海关船照而不受其节制。其中的好处另文详说。可是挂旗船越多,立德乐的保险公司亏损就越大,据统计,1891年进出重庆港的挂旗木船是607艘次,到1899年,进出重庆港的挂旗木船已经多达2908艘次。而幸灾乐祸的招商局的分析结论是,立德乐不了解中国国情,也低估了川江的风险。

1904年,早已赚得盆钵满盈而且已经66岁的立德乐似乎厌倦了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华的不断冒险和商业打拼,加上人老以后思乡心切,打算携夫人回国休养,便把立德乐洋行的所有业务交给帮办聂克省打理;到上海后,他又来信指定将自己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均由隆茂洋行进行接管。(关于英商隆茂洋行,又是一个比立德乐单枪匹马独斗更加波澜壮阔而且规模宏大的故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438/

永远第一的立德乐(10)(文字版)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