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眼泪

2018-01-12 22:16 作者:任真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每每想起那些悲痛、离愁、思念的事情,泪水总能打湿双眼。

1991年6月,中考前的第三天,一个噩耗传来,大哥去世了。无比悲痛的心情,无法接受的事实,我的大脑都要炸了,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好端端的大哥,怎能说没就没了呢?想到这里,泪水在眼眶里滚动。

我已管不上中考不中考了,带着悲痛的心情,急忙赶路回家。一路上急急忙忙,一路上哭哭啼啼。

回到家里,大哥已入殓,脸用白纸盖着。我看到这样的情形,悲痛到了极点,大声哭了起来。父亲连忙劝着我:“满崽你莫哭了,让眼泪滴到你大哥身上,对你大哥不好”。我哽咽道:“我不哭了,不哭了,让我好好看看大哥吧”。

我在大哥的棺材旁哽咽,脑海里浮现全是大哥的音容笑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如今,大哥已走了二十七年了。二十七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思念他的时候,情感的倾诉与泪水一同在心里涌现。

一个年青的生命

怎能忘记

那只有二十三岁的

年青生命

父母眼里还只是个孩子

年青生命

可邪恶的病魔

却夺去了他那年青的生命

夺走了父母的希望

死者较为容易

活的异常悲伤

白发人送黑发人

父母的酸痛悲伤

如针般刺在心头

怎能不焦痛

多好的一个孩子

邻里乡亲眼里

这孩子知书达理

从不惹事生非

说话办事

文质彬彬

待人接物

客客气气

多好的一个学生

老师眼里

品学兼优

勤奋好学

从小学到初中

从初中到高中

他都是班级的班长

就在病魔夺去他生命的时刻

他还是县第一中学

因病休学的高二学生

如果不是病魔的摧残

他很有希望考上理想大学

可一切的一切

是那样的美好短暂

昙花一现

怎不悲伤

好好的孩子

知书达理的孩子

品学兼优的孩子

很有希望的孩子

就这样被病魔夺去了

年青的生命

你走了

来不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就悄悄地走了

你走了

没有实现自己人生理想与追求

就悄悄地走了

你走了

带着对人世间的眷恋

带着对人生的遗憾

就悄悄地走了

谁说

死的容易

就在你离去的那刻

眼神是一片茫然

表情是那样的难堪

你是在找遗失的岁月

你是找未报答的恩情

你走了

带着悲痛与忧愁

遗憾地走了

走的时候才只有

年青的二十三岁…

悲泪还未干,悲痛又生起。大哥去世的四年后,父亲因病魔的折磨,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辛勤操劳的家,离开了人间。

1995年11月14日,那天下午,我刚从室外训练回到班级,连队通信员通知我,说指导员找我有事,来到指导员办公室,指导员先是同我谈谈家里的情况,问问父母的身体状况,然后话题一转说道:“谭杰,今天我收到你家里给连队寄来一封信,看完信后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你父亲真的很伟大,我深深被你父亲感动着。”当我看到指导员脸上的表情和听到说话的语气,心想家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便急切地问道:“指导员,您告诉我,是不是我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指导员表情庄重,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话,说道:“谭杰,不管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坚强,都要挺住, ‘信’你在我这里看吧!”我从指导员手中慢慢接过家信,那熟悉的字体展现在眼前。

满崽: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人世,你不要太悲痛,太伤心,人总得要死去的。你也不要抱怨你妈妈,是我让你妈妈这样做的,我告诉你妈妈在我过世后一个多月才准把信给连队邮寄,让连队领导再告诉你,免得你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做出对不起部队,对不起领导的事情来。

满崽,你看信后,不能向领导请假回家,如果请假回家,那我死后也不会安宁。咱不能给部队领导添麻烦,你在部队一定要好好干工作,听领导的话,别忘了我经常写信对你说的那些话,别忘了你当兵临走时跟我和你妈妈说的话。

满崽,我离开了人世,可放不下你和你妈妈,我很愧对你们,你能原谅吗?我也不想死去,病魔无情呀!你从小就在爸妈身边,小学、初中、高中,也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们,而今你到部队刚一年,还是个新兵,不知训练苦不苦,在部队适应不。

满崽,你在部队要好好干工作,好好训练,好好学习书本知识,别忘了自己的愿望,等到你考上军校回家时,到我坟前看看,给我烧烧纸钱,我在阴间也会很高兴的。

满崽,坚强点,我走了,家中只有你妈妈一人,你又不在家,要常给你妈写写信,你妈妈一人在家很冷清,当你成家后一定要让你妈妈同你们一起住,好好地顺着你妈妈。

满崽,爸信就写到这,我在那边会保佑你和你妈妈。

……

我边看信边哽咽,等信看完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伤心欲绝地大哭起来…

二十三年过去了,我从普通一兵成为少校军官,又于2017年转业到地方,变成了一名转业军官。这多年来我经受过许多的艰难困苦,但我从没有被艰难曲折打倒压跨。每当我在困难面前要低头时,便拿出你的信看看,又重新振作起来,去面对各种艰难的挑战。

以后的路还很长,依然会遇到许多的艰难困苦,我会在您的激励和鞭策下,重整行装再出发,去慰祭您的亡灵……

失去亲人之痛,撕心裂肺,伤心欲绝。而思念亲人之苦,凄愁难耐,惆怅万分。

“残星几点阑珊,冷月无辉上云间。我欲乘风风已湮,兰舟独倚桂门前。人语从来离愁苦,不知最苦是相思。与君已隔千万重,动如商参不相见。浊酒涩,清酒澈。一盏换过又一盏,今霄月逐昨霄寒。一夜夜,浮华倦。”

当读到这首诗,越过千年与诗人产生了共鸣。我不知晓诗人写这首诗时,是否泪流满面?可我联想到自己的离愁与别恋,早已泪涌在心头。

1994年12月,我穿上绿军装离开家乡娘送我上车情形依然历历在目:……车开动了,车里变得异常安静,随着汽车前行,我们所有新兵眼睛都湿润了,有的新兵渐渐地大哭起来,我湿润的双眼透过汽车后玻璃窗,看见爹娘站在人群中向汽车摆摆手,我难受向他们挥挥手。远去了,远去了,车把我载走了,载到去实现理想和追求的地方……

1996年11月,我第一次回家探亲,当踏上故土,看到娘的情景,也依然记忆犹新:……回到了家,看见娘正在织毛衣,当我叫一声姆妈时,娘顿时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满崽,是你,我满崽真的回来了,你把娘都想死了”。娘说着说着,我发现娘眼眶里有泪水在滚动,我马上对娘说:“姆妈,您看您满崽这两年长结实没有”。娘这才转过神来,看看我,摸摸我的头,摸摸我的脸,摸摸我的手,摸摸我的胳膊,高兴说道:“我满崽这两年长壮实了,长魁伟了”。娘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眼眶的泪水流了出来了。“姆妈,您别哭,我不是回来了吗,”娘对我说:“满崽,娘没哭,娘是高兴呢,娘看到我满崽探亲回来,是高兴呢,是高兴呢。”我细细看看娘,发现娘脸上的皱纹多了许多,两角的鬓发又白了许多。我对娘说:“姆妈,我这两年不在,您一人在家既要操劳家务,又得忙着农活,您累坏了吧,是儿子不好,没有尽好孝心,让您受苦受累了,我明年退伍后,好好在您身旁照您”。我说着说着泪水也不知不觉流了下来。两年没有回家,怎能不想家,不想娘,何况娘是一个人在家。娘看到我这样忙说:“儿子,妈不准你瞎说,你得好好在部队干,听领导的话,在部队千万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军校,娘再苦再累也没啥,好了娘不说了,娘给你做好吃的去,你刚下车一定是累了吧,饿了吧,好好等着,一会儿饭菜就好”。我看着娘离去的背影很美,很伟大……

2005年12月,当我好几个月才回家,看到妻子挺着个大肚子,全身浮肿,那脸浮肿得都变了模样,我真得不知怎样表达内心的情感。感到亏欠妻子太多,由而第一次在妻子面前流下了眼泪。

2017年1月23日,已有四十岁的妻子为我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在医院护理妻子时,看到妻子经受着强烈的疼痛,泪水不知何时湿润了我的双眼。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384/

我的眼泪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