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举杯后都走散

2018-01-12 17:32 作者:尖叫在风中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天的故事,说谁好呢?

有过很多朋友,最后都失联了,因为天生不愿主动交流的懒人,有些人,你觉得在你生命里很重要,你经常发去慰问,可是得到的回复少得可怜,也有些人,偶尔给你发来问候,而你可能也疏于回复,因为她不在你的朋友的定界之内。于是,你慢慢发现,那些人都走远,当你有一天回过头想要抓住的时候,发现一切又太晚。

米修在高中毕业那一年的暑假,每天都在赶场,早出晚归,因为几乎每天都有同学都在办升学宴。那是过完高中地狱般三年的完完整整的释放,所有人都好像重新活过来一样,每一场宴席,觥筹交错,开怀畅饮,而米修总免不了要灌上几杯。虽然对酒精过敏,一喝就上脸,可是那有什么办法,谁还不能趁着这个机会疯狂一下。于是乎,那个暑假,米修练就了还不错的酒量,虽然每次一喝完脸都是红扑扑的,火烧火燎烧到不行,却一直都没有醉过。

米修大概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个暑假,因为她忽然发觉那些陪她度过最后一年高中生涯的同学都和她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到更远的天空,想要抓住这青的尾巴疯狂一下。米修以前一直觉得孤单,因为她不知道那些每天埋头苦读的人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不愿意抬起头来和旁边的同学开个玩笑,说说自己的心事。她会花很多时间去想一些漫无边际的东西,她心里有无数的新奇和感慨,她不知道该向谁诉说,因为大家都在忙着奋笔疾书。米修对于他们这种机械式的生活难以理解,所以那时的她倍感压抑,她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累。这是一个冷漠的地方,她想,所以她拼命地想要逃离。

曾经,她想,或许,毕业之后再也不要跟他们联系,一群疯子,一群没有自我的疯子。

米修曾经想过以光速逃离那个班级,因为那些人,那个环境,是她无尽的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然而,那一个暑假,改变了一切。

那些人忽然变得可起来,因为米修发现他们和她一样爱疯爱闹,一样充满天马行空的想法,一样对这种禁闭监狱式的高中生活充满了诟病和不忿,只是他们更加懂得忍耐,更能顺应地接受不可改变的现状。

毕业之后的每一天,就像繁花绽放一样,满世界都缤纷起来,终于,大家都可以敞开心怀地欢笑。米修也开始慢慢融入其中,她不再觉得自己是踽踽独行,她终于拥有了同伴,她的欢喜可想而知。

米修不曾想过,在那样寂寥而烦闷的的天,居然也会有人暗暗喜欢她,那叫她又惊又怕。这又是后来很久的事了。

她记得那一年她跑上讲堂去领语文试卷,下台的时候L笑笑地跟她说,忽然觉得你一站上去和语文老师长得好像,于是米修一脸黑线,暗暗地有些生气。因为语文老师是一个胖胖的很率性的老师,她很可爱,但米修知道他指的像一定大半是因了胖,虽然并不太在意自己胖胖的躯体,可是第一次有人旁敲侧击地引出来,心里不免有些懊恼。

米修和L是初中同学,可是三年同窗,却没好好说过一句话。高中三年,他们还是同学,就连高三那年换班,他们居然还是被分到同一个班。即使他们同窗6年,米修却依然和他熟络不起来。高三那年,意外地他被安排坐到她的前面,米修有时候和他说笑,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只是有一件事,米修常常觉得抱歉,因为米修喜欢把脚搁在课桌前面的横木上,常常一脚伸出去就把他踹了一脚,次数多了,米修也觉得不好意思,可是大概一辈子也改不过来从小学养成的这个习惯,于是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说抱歉。大概,最终L觉得忍无可忍了,他和别的同学换了位置。米修更加觉得歉疚,她确定这一定是因为她经常不小心踹他的缘故,却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歉意。

毕业的时候,L家办升学宴那天,大家都很开心,唯独蕾蕾醉了,只饮了一杯啤酒而已,一路摇摇晃晃被大家搀着去了KTV,那天,米修唱得很尽兴,只要有YY在,她们总能成功地合作一首又一首歌曲。最后,同学们走得七零八落,只剩下YY、米修和L,因为她们要坚守到最后一首歌结束。就在YY和米修要走的时候,L对米修说:“还有最后一首了,你不是很喜欢秦时明月的主题曲吗,我帮你点了,唱完这首再走吧!”米修笑着说:“我是很喜欢,可是一直没有学会怎么唱。”L坚持:“那就听一下,听完再走。”米修犹豫了,可是YY急切地要走,于是,米修放弃了。那一刻,她看到了他脸上的失望。可是,来不及思考,已经被YY拉出去好远。

再后来,米修开始跟L频繁地用手机联系,在睡觉之前和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消息,当然,不只是L,还有其他很多人的。因为在那个暑假,忽然米修跟很多人开始熟络起来,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

开学之后,米修依然和L保持着联系,聊大学的新生活,聊新朋友,新环境,每天都要分享彼此的故事,久而久之,这已经变成米修的一个习惯,她一直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可以分享的朋友。很快,米修的生日快到了,L问她想要什么礼物,米修说算了吧,什么也别买了,寄过来还得邮费,浪费钱,L也没在说什么。

生日那天,米修和室友们在外面饭馆吃饭庆祝,期间收到L的来电,他说祝她生日快乐,寒暄几句,说不打扰她吃饭。她感激至少还有人记得她的生日,开心不已。

那天,米修接到很多条陌生短信,都是祝贺她生日的,她真的很开心很惊喜。直到他打来电话,她恍然大悟,这一定是他的礼物,电话里急着追问这是不是他做的,他承认了。米修天性秉直,她并不懂那些浪漫,她不会假装不知道,等着他揭开谜团。如果放在现在,不管是谁这么做,大底她都会在他说明之后才装作恍然大悟。有时候成全别人的浪漫,也是一种成长

他说他叫了99个人给她发生日祝福的短信,他央求同伴同学,社团认识的人,凡是他能接触的人都说了一遍。要知道凑够99个人,对他来说,还真的不容易,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短信,却代表了他所有的真心。

然而当时的米修根本没有时间仔细去想,只顾着与室友们的狂欢,把这些都抛在脑后。

直到那一天深,收到了一个又一个陌生的短信,有一条大概是一个女孩子发来的,她说羡慕有一个人可以给你这样的浪漫祝福,他一定很喜欢你,说祝她生日快乐,说请她一定要接受他。

那一刻,米修忽然有点愕然,因为她每天欢欢喜喜地和L聊着,却不曾想过,他们会是朋友以外的关系。她只是把他当做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一个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人。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那一刻她忽然觉得有些抱歉,抱歉她把她所有的故事都告诉他,抱歉每次烦恼时伤心时愤怒时都找他倾诉,让他得以了解她,让他得以亲近她,让他喜欢上她。

那一刻,她觉得抱歉极了,因为她知道她无法给他任何回应,她是一个自由至上的人,她不喜欢的人,从来不会试着去接受。这大底是另外一种悲哀,因为米修的自我,不容许她在感情上做出任何让步,因为在米修的爱情世界里,没有妥协和让步,没有感动和感激,只有纯粹的爱,才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有时候我觉得就像有些人有洁癖一样,生活里容不下一点脏东西,而米修只是在她的爱情里有洁癖,如果不是全因为爱,那就不必在一起,所谓的精神至上,米修一直坚守。

米修在心里其实是慌乱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她只知道她无法答应他。觉得歉疚的同时,忽然又觉得自己好像受骗了一样,因为这样一个人,带着喜欢她的心,却化成她的亲密朋友一般,了解她的全部,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被窥探了般,只是却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她知道,如果她一早知道L喜欢她,决绝不会和他聊得那么多,让他了解那么多。

终于,米修在第二天,还是鼓足勇气问他,为什么那些人发的祝福好像把我当做你女朋友一样来看?

良久,他回了一条,如果是真的,你愿意吗?

米修心里五味杂陈,她有些激动,也有些懊丧,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才会让一切变得好一点,她不懂,只想着让这一切早点结束。那一天,米修回的是:对不起,我不愿意。

L执着地问:为什么?

米修只好坦白地说:我不喜欢.一句我不喜欢,抵过了所有原因。

L也是伤心失落了,回:我现在在上课,我们晚点再谈。

那一刻,米修有点失落,因为她觉得他大概并没有那么喜欢她,因为在他看来,上课居然比这个要重要许多。其实后来她才想明白,或许,他也是真的伤心失望了,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发来的毫不犹豫的拒绝,面对她说的不喜欢,他应该一时也已经无法好好思考了,所以才会找了个理由来搪塞。米修现在依然能想到,他在上课时应该脑海里还是不断放映着那些他们的对话,她的拒绝。

米修知道,他们或许再也不会是朋友了,因为米修的爱情字典里容不下杂质。

那一天,L的大学室友打来电话,他说L真的很喜欢你,为了给你庆祝生日四处奔波,找了好多人给你发祝福短信。他说L怨他们擅自做主让米修知道真相,为了这事儿L已经跟他们生了好久的气,他说能不能给L一个机会,语气很恳切的样子。于是,米修无奈道: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能接受他,我们还是朋友。

其实在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米修心里也是没底,因为她知道不可能了。

后来,L没有再联系过米修,他说的以后再谈,也就没了。米修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联系他,俩个人也就断了音信。

大学四年,有过几次高中同学聚会,他们见过,却不曾交谈。直到大四那一年春节返校,他们在火车站相遇,同乘去南昌的火车,一路上他们聊了很多,没有觉得尴尬,最后笑着道别。米修发现,时间真的是一剂良药,当我们都成长许多,回过头去看曾经,忽然觉得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

我们谁也不欠谁,只是彼此生命里的一段回忆

未曾想过三年后会来到我的城市工作,虽然不曾相见,但是我知道我们各自都很好。

HP,你叫我看的大蛇丸,我始终都没有去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363/

举杯后都走散的评论 (共 14 条)

  • 浪子狐
  • 火淼
  • 雪
  • 云鹏
  • 千帆
  • 心静如水
  • 王平如是说
  • 鲁振中
  • 倚石老人
  • 绝响
  • 心爱
  • 淡了红颜
  • 墨白
    墨白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
  • 李雪卉爸爸
    李雪卉爸爸 审核通过并说 走散了……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