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童年大事

2018-01-11 16:36 作者:云朵儿GAO  | 2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兄弟六个,他是老大也是第一个上大学并留在大学教书的。父母工作忙,我就成了第一代留守儿童。我在爷爷家时,其它五个叔叔无论教学还是上学都还未成家。加上爷奶他们只有儿子,全家人就很宠我这个小女娃,对我的教育也比农村同龄小孩抓得早和严格,五岁就上小学了。

听说我两岁那年寒假,父亲给爷爷家带回来一台大收音机,成了全村独一份。爷爷家满门书生,都关心国家大事,这台收音机就在早中晚吃饭时准时播报。这时候我们全家人在院子里都端着个碗或蹲或坐,专注的边听边吃饭,他们从来不交流。有时候左邻右舍的叔叔和哥哥们端着高高的一碗饭,再拿着一个黑窝头也来听国家大事。小小的我也很喜欢听,也和大人们一样有模有样的听着。就这样,听广播的这个习惯至今都保持着。不过,现在是听电视。

有收音机的第二年,我已经上了村子里的育红班,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已经认识和会写毛主席万岁了。再加上家里有很多连环画小人书,我就自己翻看,有时候叔叔们也给我讲。因此,年龄比小伙伴们小两三岁,功课也能跟得上。

村子里的育红班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记得一个教室里两个年级背对着坐,一群孩子从家里搬个小矮凳,爬在用土坯和泥垒的长条桌子上,听另一个生产队我叫富娃叔的老师在墙上写字上课,更多的时候是背打油诗和数数。我们没有课本,学习任务是离开育红班去上小学时会数到100,会个位数的加减,会写毛主席万岁和自己的名字。

为了会数数,每一个人书包里都有用高粱杆穿成一串的杆杆,是从10个一串,到最后大都是20个一串。我们的小书包也总是鼓着,里面永远是这个串串和铅笔,还有一个作业本,本子大都是用牛皮纸缝的。我的是用叔叔们用过的作业本背面。

后来听说,我们高庄村在当时是全公社唯一一直有育红班的。也因为此,我富娃叔后来转正成了公办教师。那一年,他已经教了近二十年的育红班。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也有人说,是因为我们全村都姓高的原因。全村人崇尚文化,抱成团,齐心办学,在村子中间的沙岗上盖了三间瓦房大教室。选址沙岗上,就是因为教室下面有很大的天然沙场,课间可以玩耍。虽然大多小伙伴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是教室里总会有二十来个孩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富娃叔教学很认真,教大班时小班写字,还要不时的停下讲课,过来管不好好写字疯着玩的,班上永远是乱哄哄的热闹,也永远是快乐的乐园。

我在育红班里渡过了两年快乐时光,很留恋那间教室。这些年凡回故乡,一定会到沙岗上看看,重温儿时美妙时光。

我的童年应该是比小伙伴们更多彩丰富,除了上学外还能听收音机。一天,收音机里传来“在那暗无天日的旧社会,劳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抬头看叔父们,见大人们都没看我,我就不吭气了继续趴在桌子上吃饭,心里却很难受。我的爷爷奶奶就是劳动人民,觉得生在旧社会的爷爷奶奶,在没有太阳的黑暗中种地真是太艰难了。

后来这句话经常听到,我都会陷入沉思。经常会一个人发呆,想象着爷爷奶奶们在没有太阳的黑暗中劳动的场景,想象着有月亮的时候他们在地里收割庄稼的样子,没月亮时可怎么办啊?这个问题困扰着我幼年。五岁多那年,又听到后我就走进灶房,问正在刷锅的奶奶“奶奶,你们在旧社会没有太阳,全是黑天,种地能看清楚吗?锄地时会把麦子也锄了吧?”奶奶头也没抬说“有日头,白天种地,天黑不上地干活。”我听了没吭气就又回到院子里思考,觉得奶奶讲的不对。收音机里整天讲的是“暗无天日”。

就这样,这个心里难过的场面伴随我整个幼年,直到我八岁那年,上了小学三年级才知道这是个形容词。记得语文老师解释这句话时,我一下子就轻松的笑了,同时觉得脸很热。

然而,造化弄人。不久,广播里反复说“十年浩劫造成很多失足青年……”

听到后心里就沉重了,很是着急。觉得在全国人民都大快人心的时刻,有那么多失去脚的青年需要治疗帮助。不过,高兴的是我们村里没有。那么,大城市的街上就会有好多拄着拐杖的失足青年了。

庆幸的是,这个问题没有困绕我太久,大概两个月后,我在报纸上看明白了,是指做坏事犯错误的大哥哥们。但是用“失足”来形容,我至今都认为不准确。

时光荏苒,星转斗移。若干年后我也成了母亲。在给孩子买幼儿读物的时候,我特别留心那些形容词,凡是觉得幼儿的世界没有经历过的描述,我都会详细的讲解,直到孩子完全明白。

然而,在孩子三岁那年,他正在床上玩玩具,我在听电视。突然,孩子表情生气的边玩边说“孩子还是病啊?”

呵,我听了哑然失笑。而后赶紧思考解决方案。我的孩子虽然识字很少,但是他能看明白字体形状。于是,我将孩子抱在怀里,边写边说“爱儿子”三个字是这个样子。“艾滋”是这样子,两个字是不是完全不同?还有,“滋”与“子”的音调也不同。所以,表达的意思就完全不同,与爱孩子无关。

然后,我再给他说“艾滋病”由外国人命名的一种病,全称是英语发音,是由字母组成的,我们用中文译音缩写注明。因此,“爱儿子”不是病。你明白了吗?

孩子“嗯”了一声就继续玩了。过了一会儿他说“我知道了,识字图片上画的拖拉机就不是大公鸡。”

嘿,我开心的搂着孩子笑了。

不久,孩子和同是四岁的小朋友甜甜在我家里玩,电视上正演《西游记》,两孩子都看过很多遍了。突然,甜甜说“叔叔,我俩从哪里来的?”孩子爸笑笑说:“你俩是猴子变的。”我在一旁笑了。虽觉得不妥,但也没有更好的答案。庆幸的是,两个孩子知道是猴子变的后高兴的不得了,都说自己是孙悟空变的。

不过,我还是很留意的。正好楼上有一位老师快生孩子了。有一天,我拉着孩子和小张打招呼。然后,假装不经意地说给我孩子说“小张阿姨肚子好大哟,快要生宝宝了。”孩子对我的话并没有反应。

一个月后,小张生孩子了。满月后我带着儿子去探望。进去时正好婴儿在哺乳。孩子惊呀地望着,紧紧地拉住我手,我赶紧告辞离开。刚走出房门,孩子满眼泪水,泣不成声的说:“妈妈,小张阿姨的宝宝是阿姨生的。我为什么是猴子变的不是你生的呀,你为什么不生我啊?”我紧紧地抱住他说“你当然是妈妈生的了。那一天,你爸爸看你俩喜欢孙悟空,就逗你们玩的。”儿子显然被这个太快的反转吓住了。孩子擦着眼泪问“那甜甜也不是猴子变的了?”我说:那当然了。所有人都是有妈妈生的。我是你姥姥生的,你爸爸是你奶奶生的。

儿子抽泣着说:那我快去告诉甜甜……

时光飞逝,日光如梭。

前几天,留学的儿子假期回国。他说:前不久在纽约见到了九岁就全家移民到加拿大的儿时小伙伴甜甜了,她是专门来学校看我的。其间她向我道歉,说小时候我哭着去她家,告诉她时的样子,让她这么多年都挥之不去,想起来心里就很难受。因为,当天她就回去问妈妈了,她妈妈说我爸逗着玩的。可是,她就没有马上下楼来告诉我,看到我哭着给她说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孩子说甜甜讲的时候都哭了,而他自己根本想不起来这件事,他夸甜甜的记忆力也太好了,四岁的事情都能记住。

我说这事是有的,我也记得。甜甜记得是因为她在反复回忆这件事,所以就记牢了,妈妈就清晰地记得起四岁前的某些事,同样是那些事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孩子说:我也记得第一次在电视上看残奥会游泳比赛时的画面,刚开始缺一只胳膊的比赛,后来就是四肢全无,用牙咬着绳子固定等着出发,这让我心里难受极了……

我当然记得,往事历历在目。那年孩子三岁多。开始是我和他一起看,并拍着小手高喊加油。随着伤残级别的加重,我俩就不作声地看着,气氛也很凝重。当看到四肢残疾的运动员准备比赛时我实在不忍心看下去,就去了其它房间。孩子很快表情极度恐惧地来到我面前,声音打颤地说“妈妈,是不是接下来就是没有头的要比赛了?”

我难过并内疚的告诉他“没有头就活不了了,这就是游泳最后的比赛。运动员很了不起,他们很坚强,为国家争光!走,我们去为他们鼓掌去。”

……

光阴如流水不返,可是童年的那些事,却永远的留在了我们的记忆中,这些不可磨灭的往事,对于那时的我们件件都是大事。正是这些成年后再回想,看似很幼稚,却让长大后的我们难忘美好的童年。同时,也告诉我们幼教的重要。

今天,我将这些年一直放在心上、两代人的童年往事写下来,谨以此文献给远去的童年,致敬我的童年和陪伴儿子的童年岁月

作者:云朵儿GAO2018.1.9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270/

童年大事的评论 (共 2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