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42年前的那片雪花

2018-01-10 14:55 作者:江北乔木  | 2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月八日早晨,我刚走出楼梯口,就见大多车盖上披了一层薄薄的花,而有的车盖上却一点儿雪花也没有。我瞬间就意识到:昨晚下过小雪,没有披上雪花的车是刚开进院里的。由薄薄的雪花我猛然醒悟: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周总理逝世42周年纪念日,昨晚的雪花是提前赶到的,是为悼念的周总理而来的。犹记42年前的雪花是后到的,是在周总理逝世后的第二天清晨降落的。雪花一前一后的降落,蕴含着很深的意味,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

一九七六年一月九日清晨,开始的天是晴朗的,我和同学们按照学校里的安排,一推一拉地到老家的老龙湾东坡去推石头,准备盖校舍。当一群男女同学说笑着推拉着小推车走到一个叫“小石门”的地方时,突然,天空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同学们就开始议论了:“怎么轮到推石头,又开始下雪了?”“可不是,单单延到这个时候下雪。”也有同学风趣地说:“不是说:下打扇,刮风抬石头吗,这推石头也差不多。”正说着,村里那平时像哑巴似的大喇叭在清晨突然响了起来,我和同学们都感到意外和惊讶,也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自然放慢了脚步,说笑声也嘎然而止,都在竖耳静听。

这时从大喇叭里传来了震惊人心的消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以低沉的声音播送着:“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以极其沉痛的心情宣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周恩来同志,因患癌症,于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九时五十一分在北京逝世,终年七十八岁……”这个惊人的消息惊得我们半天说不出话来,带来的是沉重的打击和叹息,接着就是和同学们低声的议论,议论的内容无非是:“周总理是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好人。”“真没想到他会逝世,太惊人了!”那时候的翩翩少年,说不出像时下这般经典语言,只能把悲痛埋在心底,化悲痛为力量,多推石头盖校房。记得我和同学们再也没有埋怨风雪的了,而是顶风冒雪,推石头的劲头更足了。这段推石头的经历因与伟人辞世联系在一起,使我至今难忘;那巧合骤然飘起的雪花更使我产生了想象,一颗伟大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天空纷纷降下了白雪为他鸣不平,悼念这位人民的好总理,这更使我难忘。

我清晰地记得,周总理的逝世,让国际社会悲哀。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许多国家的外交官在联合国纽约总部“闹事”,质问联合国为什么为中国的总理逝世而降半旗,这是极其罕见的,也是极高的荣耀,而他们国家的元首却没有享受同等的待遇。面对各国外交官们的质问,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只说了短短的几句话,他说:“为了悼念周恩来,联合国下半旗,这是我决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它的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它适用的人民币多得我们数不过来,可是它的周总理没有一分钱存款!二是,中国有10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可是它的总理没有一个孩子。你们任何一个国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条,在他逝世之日,总部也照样为他降半旗。”这件事在当时传为美谈,一直传了好长时间

我清晰地记得,周总理的逝世,让全国人民悲痛。“长安街两旁的人行道上挤满了男女老少。路那样长,人那样多,向东望不见头,向西望不见尾。人们臂上都缠着黑纱,胸前都配着白花,眼睛都望着周总理灵车将要开来的方向。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双手拄着拐杖,背靠着一颗洋槐树,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一对青年夫妇,丈夫抱着小女儿,妻子领着六七岁的儿子,他们挤下了人行道,探着身子张望。一群泪痕满面的红领巾,互相扶着肩,踮着脚望着,望着……”此情此景,表达的是对人民总理的无限敬爱之情。

我清晰地记得,周总理的逝世,让全国文艺界人士都感到悲痛。那时,我从收音机里经常听到全国人民悼念周总理的消息。尤其是经常听到著名歌唱家郭兰英含泪唱的《绣金匾》:“三绣周总理,人民的好总理,鞠躬尽瘁为人民,我们想念你……一唱周总理,人民的好总理,好总理。无限忠于毛主席,敌人害怕你,我们热爱你,我们热爱你……”这首歌曾深深打动了亿万人民的心,大多歌词我能背下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清晰地记得,周总理的逝世,让全校师生都感到悲痛。在我们的教室里悬挂着周总理的头像,旁边写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铮铮誓言;非常重感情的英语老师经常让我们诵读:“our beloved premierzhou”意思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政治老师给我们讲周总理参加联合国会议的奇闻秘事,增添了我们对周总理的敬重之情。

我清晰地记得,周总理的逝世,对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我当时满含泪水参加悼念周总理的活动,并在同学中热议周总理的丰功伟绩。我记得还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发自内心地写出了悼念周总理的作文,语文老师含着热泪在两个班级同学中当范文读,那时我非常激动,激动的不是自己的作文宣读,而是对周总理的无限热爱。

42年前的雪花不寻常,让我想了这么多、这么多,我会永永远远想下去,因为这非同寻常的雪花是悼念和缅怀敬爱的周总理!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163/

42年前的那片雪花的评论 (共 2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