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亲

2017-12-29 17:44 作者:简木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忆中 与母亲相处的日子好似寥寥无几

自己总是固执的认为 自己与母亲相处的日子 从九岁之后再也没有留下一起生活记忆

其实自己不过是 让别人觉得自己显得孤独 或是成熟一些

人类 不都擅长用语言来修饰自己么

每每与母亲相处不到三日 便无法再继续坐在一张桌子上好好吃饭

这是不是一种代沟 我不清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每次我都试图对待母亲时 就如同对待外人一般 显得温文尔雅 成熟风趣

可是 每次都会被母亲毫不留情的揭穿

呵呵 或许吧 本就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 我这些小伎俩又怎么能瞒过母亲

毕竟母亲不会像外人一般对你存在距离与礼貌

我总是倔强的认为 母亲对哥哥要比对我好的多的多

算然事实如此 但母亲对自己的好 怎么能拿来与另一块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做比较

况且那团肉比我早出生了九年 而且那是母亲所之人与母亲留下的结晶呢

毕竟母亲年少不懂事 亏欠了那块肉那么多

清晨 从中醒来 却已经忘记了昨的梦

半睡半醒的躺在床上 那些与母亲的记忆又再度浮现在脑中

但却犹如九月秋风一般 在撩拨你的脸颊之后 便要消失不见 于是只能将那种情感寄托于笔墨之中

还记得那年刚入 我裹着像粽子一般 卷缩在学前班教师内的窗边 与其余同学 吱吱呀呀的跟着老师在念着些什么

现在想来 我甚至忘记了那位老师 或者同一片天空内的同学

我以为这宝贵的记忆中只有我一个

母亲不知道抽了什么风 竟然跑来看我 那胖嘟嘟的脸庞 洋溢着如同三月那温暖阳光般的微笑

从窗口中递过来一个用红色塑料袋包裹着的圆形面包 烤得橙黄的面包上粘着一层香油 在面包的中心处 还露出了面包内裹着的砂糖

那年我六岁 刚上学前班

转眼间 冬去来我踏入了一年级

许是升入了一年级 那时候的我以为自己长大了 亦或是交到了新的的朋友

于是我开始变得捣蛋起来

呵呵 现在想来 或许那个时候我的早就懂得了夜不归家

记得有一次 镇上出现了放映院 我和小伙伴们一起窝在电影院里 看着投影屏幕上 那些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电影 笑呵呵的傻乐着

导致忘记了时间

当我被父亲揪着耳朵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 天色已经全然暗了下来

被狠狠的收拾一顿之后 第二天身上多出了许些小蝌蚪 不得不说 我曾经也是白嫩帅

虽是三月 但是那天阳光却也算的上暖和

母亲将赤裸裸的我平放在双膝之上,脸庞满带微笑的看着碎石路上的路人 轻轻的为我擦拭着红药水

转眼间 岁月流逝 物是人非

这次是母亲带我再次来到这处 让我童年时期充满噩梦的地方

“哟 那个小家伙长这么大啦!还会不会骂我娘啊!”

看着面前那满是微笑的面孔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母亲拉着我的手 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间人来人往 柜台上放着许多瓶瓶罐罐 还有不知道藏在那里的那些暗器 都使我终身难以忘怀

幼年便体弱多病的我 时常被父亲带来这里光顾一番 每次那人总会微笑的告诉我 别害怕 那感觉就像被蜜蜂蛰了一下而已

我从那时候便知道 大人的话 永远都是拿来骗小孩子

而被父亲狠狠按在怀里的我 却是无法反抗 只能默默的承受 最多完事之后 回敬一下那微笑的脸庞一声 “阿伯 喂唉那么”

这次 父亲没能再带我来 带我来的是母亲

母亲没有父亲的力气 而我 也已经是一个十岁的小伙子

即将轮到我的时候 我做出了一件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在那个夕阳下 我尽情的奔跑在田野之上

全然不顾母亲在身后竭力呼唤 与母亲身边那些嘲笑的人

母亲哭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母亲流泪

看着坐在地上的母亲 我停下了脚步 转身走了回去

那也是我第一次强忍着恐惧 被“蜜蜂”蜇了一下 而且事后没有骂娘

匆匆岁月 转眼我已经是十四少年

一个人孤独在市里求学 平日里装着一副阳光般的面孔下 透露出淡淡忧郁深沉的模样 不知骗上了多少无知少女

我总是抱怨着 母亲从来没有来探望过我

很久以后与母亲吵架时才知道 原来母亲之所以不肯来 全是因为我说过她太胖 我怕她在我同学面前丢脸

我发誓 这只是我的玩笑话

但我没想到 母亲竟然会那么的在意

那一日 看门的大爷笑嘻嘻的找到我 说是我母亲来看我 深色中竟然对我夹杂着一丝献媚 搞得我云里雾里的

母亲出现在校门口处 但与我对母亲的映像全然不同 只见大姨夫的车子停在一旁 而母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超我走了过来 先是一个拥抱 然后睇过一个一看包装就非常昂贵的盒子 然后寒蝉两句就潇洒的上车离开

我从没想过母亲会打扮成这个样子 尽管真的很美

我也从未想过母亲会那么的潇洒 但我看见了母亲眼中的那丝不自然

我就那么呆呆的拿着精美的盒子 享受着其他人对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可是 看着母亲离去的身影 我的内心怎么就揪了一下 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从那次以后 我再也没见过母亲穿那套衣服

而那时候的我 只是记得自己和母亲说过 我生日的时候你都不在 也没有给我礼物

呵呵 礼物.......

转眼间 我已经二十有一

整天在家坐着白日梦 做一名啃老族 而我与母亲的关系 似乎越来越远 远到她想见我一面 都要用我的身体不舒服做借口 而我做出一副还不耐烦的模样

前几天刚刚做了一个小手术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 却留下了让我毕身难忘的回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4838/

母亲的评论 (共 11 条)

  • 浪子狐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雪儿
  • 漫舞洛城
  • 东湖聚李胤德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火淼
  • 雪
  • 简木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