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也说开卷有益(不要像海绵一样)

2017-12-25 09:59 作者:亓方文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读书

去年看了烂尾的《恶魔法则》,跳舞许下补坑的,说去年年内补上,今年都已过了大半了,还没见。偶尔看个贴说《恶魔》是学仿的《亵渎》,就随手下到手机里看,看了几天,越来越血腥和讲不讲理的理了。

“罗格先生,您为什么会忽然来到我这偏僻的领地呢?”

“伯爵大人,我本来是生活在深山之中,和几个朋友在研究魔法。但是在一次研究古代典藏中,我们无意发现,这片土地上埋藏着一个恐怖的恶魔!根据年代推测,恶魔的封印应该是非常的危险了。所以我这次来,就是想找出恶魔的封印地,防止有人在无意中放出了这个恐怖的恶魔,并且重新加强这个封印。”

勒克伯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忧色。

“罗格先生,既然您也发现了这片土地上藏着一个恶魔,我也就不再瞒着您了。最近几天来城堡里出现了许多怪事,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巨大的魔物在出没。一会我会带您去看看这些魔物留下的痕迹,那不是人类能够办到的。”说到后来,伯爵的声音开始有了一丝颤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罗格依然平静,看在伯爵的眼里,却是希望又大了几分。

“罗格先生,您知道,虽然我手下的骑士们都很勇敢,可是处理魔物却不是他们的特长。”

“不用过分忧虑。”罗格安慰道。“这些魔物应该只是那个恶魔的手下。如果远古恶魔真的复活了,我也不会是它的对手。但它还处在封印之下,光是这些手下们不足为虑。这次跟随我过来的几个人都是除魔的好手,她们的技艺十分高强,值得信任。好了,饭也吃得差不多了,这就请您带我去看看魔物留下的痕迹吧。”

伯爵应声起身,领着罗格向城堡的地下室走去。

“一切竟然会如此完美,他竟然有一个沉迷于魔法的儿子,难道真是有神或魔在眷顾我吗?”罗格想着。

一行人缓缓步入了阴沉、寒冷和潮湿的城堡地下室。

这里显然经受过一番摧残。

桌椅散乱地落了一地,墙壁上的装饰都被撒扯了下来,几具铠甲被大力压成了一堆废铁,墙壁上坚硬的青石上,留下了无数道巨大的爪痕。

看着这些长数尺,深寸许的爪痕,老伯爵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但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引领着罗格继续向地下城堡深处走去。

在最深处的一处贮藏室里,孤零零地放着一副全身甲。

“这是我家族中一位祖先留下的铠甲。他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骑士,在无数次的战士中为家族争得了荣誉。但后来他犯下了不洁的罪行,被驱逐出了家族。所以这副盔甲就被放在这里,而没有放在城堡的武器陈列室中。其实,单以品质而论,这副盔甲是我的家族这几百年的珍藏中顶级的收藏。”

罗格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任何表示。他已经看出这副盔甲上好的质地。当然,和精灵族倾其所有为他打造的全身甲还有一些差距。胖子知道,勒克伯爵这么废话,肯定还有下文。

老伯爵叹了口气,轻轻在盔甲上一拍。哗拉一声,盔甲上半边突然倒了下来。

整副盔甲已经被斜斜切成了两半,断口无比的光滑整齐。

勒克颤抖着说:“你看到了,这副盔甲已经被魔物给切成了两半!我所有的骑士加起来,也绝对不会是这个魔物的对手!这不是普通的魔鬼,是不是您口中的远古恶魔已经复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也许放弃领地逃亡是我惟一的选择了。可是,我实在抛不下这这一万多的领民啊!”

“这不是远古恶魔阿摩罗的痕迹。”罗格淡淡地说。

“啊!”勒克又看到了希望。

“这只应是这个恶魔的头号手下,凶狠嗜血的白骨傀儡魔像的杰作!”罗格又把老伯爵打入了深渊。

胖子还没有完。

“既然他都已经活动了,那就意味着远古恶魔的复活已经不远了。你最好带我把你的整个城堡看一看,我需要找出封印的位置。现在看起来,封印应该就在这个城堡之中。”

勒克伯爵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张。他失神地带着罗格走出了地下城堡。

“伯爵大人,我们最好多带几个人,我的那些手下最好也在场。现在魔鬼随时有可能袭击我们的。我是一个魔法师,在战斗时需要战士们的保护。”

老伯爵已经恐惧得完全没了主意,他召集了所有的骑士,这才觉得安全了些,才敢带领罗格察看整座城堡。伯爵手下的十几个骑士们看来对魔物的事情都已经心中有数,听说要巡察全堡,找寻恶魔的封印,许多人都是脸色发白。但骑士的荣誉感又不容他们退缩。

一路从城堡的底层查看到了最高的第三层。罗格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连厨房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城堡三层就是伯爵父子的卧室和伯爵的办公室了。罗格毫不迟疑地踏上了楼梯。老伯爵犹豫一下,也跟了上来。

看过老伯爵的办公室和卧室后,罗格又推开了伯爵儿子的房门。

小保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回了房间。他正坐在里面,整理着高高的魔法书藉。看得出来,他对魔法有发自内心的喜,一刻也不愿离开他的卧室兼魔法实验室。这是一个十分凌乱的房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烧杯和器皿,地上涂着许多乱七八糟的符号。

“我找到恶魔和它的封印了!”罗格平静地说。

老伯爵紧崩的神经突然爆发了。他一把抓过了保罗。“你个混蛋东西!我早就叫你不要搞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你以为你是谁,没人教你你自己就能学得会魔法?!快让罗格先生看看,哪件东西是恶魔的封印?哪件东西是?保罗!以后再也不许你接触任何关于魔法的东西!”

“开始我还没有注意,但现在我知道了。”

罗格的声音听在伯爵的耳朵里,就如同丧钟一般。

“封印就是保罗本身,远古恶魔就在保罗的身体里。很快,也许就是明天,远古恶魔将依托保罗的身体在这个世界里复活。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死。”

老伯爵和小保罗都呆住了。

“这不可能!不是真的!”勒克突然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很遗憾,这是真的。看,这是侦测邪恶的魔法。”罗格吟唱着咒语,抬手间,一道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在白光的照耀下,整个房间里突然显出了浓浓的黑色雾气。保罗身上的黑雾有如活物,正在疯狂翻滚着,在他背后,隐隐有一座白骨之门的幻影。白骨上都沾着淋漓的血丝,时时有火焰从白骨之门中冒出来。

白光下,老伯爵和骑士们都没有反应,而精灵们都反射出柔和、温暖的嫩绿色光芒。至于罗格,自然是一身圣光了。在他精神力的屏蔽下,侦测邪恶的魔法根本无法接触到他黑暗的体质。

老伯爵抓住了罗格的手臂,恐惧和绝望已经让他的声音变得嘶哑:“罗格先生!有没有办法救救保罗,救救我的儿子!他才十七岁,十七岁!还是一个孩子呀!”

罗格柔和动听的声音里带着无比的冷酷:“这个封印正在动摇。你们都已经看到了,地狱之门即将打开,深渊中的火焰已经开始从门缝中冒出。远古恶魔阿摩罗随时都有可能复活!阿摩罗一旦复活,第一件事就是摧毁保罗的灵魂,占据他的身体!然后,魔力无比强大的远古恶魔会将这座城市的人全都变成魔兽,再将这块土地转换成最适合它生存的熔岩地狱。”

“那该怎么办!您不是说您可以增强封印的吗?”勒克死死地抓着罗格的手臂,现在罗格是他惟一的希望了。

“远古恶魔已经躲入保罗的灵魂之中,增强封印的惟一方法是用圣火梵化他的身体!”

“什么!”勒克伯爵突然暴怒起来“你想烧死我的儿子?你想烧死我惟一的儿子!你这个邪恶的巫师!我绝不会让你得逞的!来人哪,把他给我抓起来,关到水牢里去!”

精灵武士们都拔出了长剑,风蝶也从背后取下了闪着莹莹绿光的巨大轮锯。

“伯爵大人,我很遗憾,您并没有逮捕我的实力。既然您为了这个儿子,不惜冒整个城镇毁灭的危险,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这几天我会等在镇里,等您改变主意。记住,远古恶魔随时会复活,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今晚。恶魔一旦复活,我就会立刻离开,我还不是它的对手。伯爵大人,我最后再说一次,不管您怎么选择,保罗的命运已经注定了,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

说罢,罗格在精灵们的护卫下,转身离去。

保罗突然倒在了地上,他已经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晕了。

老伯爵怒道:“你想走吗!骑士们!把他给我抓起来!你们都聋了吗?没听见我的命令?”

伯爵手下的十几个骑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动,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罗格在精灵的簇拥下离去。

“你们居然敢违抗我的命令!想造反了吗?你们的骑士精神呢?都到哪里去了?”老勒克伯爵气得浑身发抖。

一个骑士犹豫着,终于道:“伯爵大人,我们的骑士精神不曾改变。可是,你为了保护被恶魔占据了灵魂的儿子,宁可将整个萨依城推入地狱。我们无法再向您效忠了。”

“那是个巫师!他是个骗子!”

“伯爵大人,对不起,刚才侦测邪恶魔法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这些年来您对我们非常的好,你是一个无比仁慈的领主。所以我们无法对保罗挥剑,虽然他马上就会变成恶魔。可是我们现在还能为这座城市做点事情,至少我们要带着这一万多市民暂时离开这里。”

老伯爵颓然坐在了地上,他将儿子抱在了怀里,老泪纵横。

“你们走吧!都走吧!这个城堡里所有的东西,能带走的就都带走吧。就算保罗真的是恶魔,他也是我惟一的儿子。如果命中注定要灭亡,那么我愿意和他一起堕入地狱!”

寒风中,老伯爵抱着昏迷中的保罗登上了城堡最高的塔楼。他的身影显得如此的孤单

人民就是这样被“眼见为实”而愚弄,或许不善良但却是无辜的老伯爵父子被牺牲,只为了成就主角的愿望和目标——当然,他是在享受他的努力的成果。

书,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好还有坏。

开卷有益啊,记得自己的立场,不要像海绵一样。

2010-09-25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4169/

也说开卷有益(不要像海绵一样)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