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南扬州嫣嫣笑柳(序)

2017-12-16 16:25 作者:Amor baile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南扬州嫣嫣笑柳,北古苏潺潺情缘】

一去便知。

这是我家老头子在我外出求学前,还在家的时候叮咛的话:咱们男孩子就不该优柔寡断,想太多,瞎墨迹。不在南京又怎样,不都是江苏之城?何况杨柳飘飘,烟花三月,去亲自体会了才知道。

事情得从遇上高考失利的小宇开始讲起。不过开篇又不愿意讲太繁琐,加上我与小宇的情缘足足记录不下三遍,发腻了,懒得再胡编乱造。这里简笔带过。我相信大家更愿意听我伙同他的枕边趣事。

那这里就从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刻开始讲起吧。

我正和倩哥在西大街的一家茶饮店,老塞,一楼正中间的圆桌上靠椅背斜坐着。那是饷午过后,阳光袭击路面的恐怖场景。我一只手揉捏塑料杯子,冰冷的气体缩成一团,集中在吸管的低端,再喷发而出,消散在热气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忘了具体是通过什么途径得知高考成绩已出。空间的动态?里头总有些毛急激动的朋友,无论是高分低分都会发动态感慨一下。微博热搜?看到了福建高考成绩已出的爆贴。朋友的电话?哭嘤嘤着,跺脚生气,又或者是喜出望外,拍手叫好,一口气说完自个的成绩和得知成绩的心情,再然后就是沉不住气,想先了解我的成绩和我的心情。心情好,他们哈哈大笑。心情不好,他们赶紧挂断电话。

咯噔一下,我的心感觉已经被烈日灼烧,没多大感觉。紧接着就是融化,流淌在花穗边的大理石地面上。到最后,就是感觉不到热,心里一阵空,留了一口子凉气。

不高算低的成绩,让我也成了那种哭嘤嘤着,跺脚生气的人。询问倩哥的分数。相差不大。但她终归是比我高分。

我挺接受现实的。那会的第一个想法是,按分割线来看,我即将算是大学的人。妈的要求似乎也不高,寒门出贵子,不上重点,好歹也得是个大学。思前想后,我觉得先得给我爸打个电话。

爸妈不去计较分数的多一分,少一分。他们比较愚昧。他们的理想分数是在分割线以上,即便是刚刚上位,都值得他们拍手叫好。这是难得可贵,农村人的喜庆。

我是心有不甘的。不全是因为这分数。

倩哥是高三里同桌里唯一的女生。我喜欢她大大咧咧的,只要有糖可以分着吃,见你郁闷可以揍你两拳完全不当回事的性子。用爽朗来总结。下课总可以见到她眉飞色舞。有时候囧着两双疲惫的双眼,定是前一天熬到深夜造成的后果。失去色彩,黯淡。可是减少不了她对英语的热情。在上海上过学,英语对她而言是轻轻松松,张口就来的。况且高一的时候,听过她校园电影配音比赛中的口语,流利不说,还非常标准。羡慕不说,还非常恨。

那时候会找借口觉得自己成绩差都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家里的经济不高导致了我在知识储备方面缺胳膊少腿。

现在想想,那会的嫉妒心理,真是下贱至极。我不敢想象,我自己会如此的去对比。那时候的虚荣心,更是没话说了。我斗敢要了用我妈从外婆养老金那借的一千块钱买了我的第一部智能手机。

懂得理智弄清楚现实。现实就是,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嫉妒,去恨了。黑板角落用粉笔歪歪扭扭写着的倒计时,已经剩下不到两百天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要有大幅度的提升,自然得好好努力起来。于是,我和倩哥定的计划可以排满一整张课桌了。我们结下联盟,立誓要互相帮助,一起进军排名版的前几。那是我做的真性情的事情了。

每天到班级互相询问彼此是否有没有将约定好的任务完成。再接着下发今天的任务。

倩哥英语强项,貌似是数学拉后腿。不过我也是半桶水,再加上我理综基本上毫无好转的迹象。我要死的心都有了。还挥汗呢,估计洒的都是血了吧。精力全搭了进去。

我一向是不妄自菲薄的,只是觉得我的人生是遇上了瓶颈。这话什么意思,还不是因为那时候遇上了小宇。凭我现在和他开了无数次这样的玩笑,我再说一次他也不痛不痒。是的,我认为就是他的缘故。

其实这样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倩哥知道。

在我和她立誓成盟友之后,我们的的确确每天早起去班级背书,下课一起讨论数学题,回家还认真听英语听力。不过三分钟热度,总是一眨眼就不见了。

所以这件事不能怪小宇。我总是想证明一点,那就是我的人生不见起色绝对与我无关。可是真的是跌跌撞撞久了,带着仓惶狐疑,就连遍体鳞伤的神情都欺骗不了自己。那是不值得同情的。

后来我和倩哥换座位,是因为班主任的政策。倩哥眼睛近视不轻,讲台旁多了两个位置。有一个是倩哥常去坐的。班主任觉得差学生再怎么努力都不会在短时间有所提升的,就让差学生在后排自生自灭。好学生不该因为坐在后面被影响,或者看不见而自暴自弃。于是好生尽量往前挪。特例是那些想学习,却又近视偏严重的家伙。

而我,有幸挤在中间的位置。既能前后转合,又能露均沾。

在时间越来越逼近的时候,我似乎已经没了紧迫感。甚至对高考这件事的恐惧,已经从恐怖片场走到了喜剧片场,再到了悲剧片场。我是知道自己的能耐的。可是还是想装着努力一下。

我是班级里的劳动委员。实际上算是副的。从初一到高一蝉联四界的劳动委员后,高一的班头似乎看我潜心修炼,可以位列仙班了。于是偷偷给高二的班主任推荐我,认可了我的能力。于是高二有幸成了班长。可是班长官大,我又技不压身。害得班集体习风不正,班主任直接被校领导批。这班主任年纪轻轻,待我不薄,没对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反而鼓励我好好学习。我最终提了辞职信。为了不让自己手头上闲的发慌,当高三的班主任命我为副劳动委员的时候,我勉强算是接受了。

是的。高中三年,我换了三个班主任。更有趣的是,我的大学,每年也都在更换辅导员。

正劳动委员,高高瘦瘦,标准身材。打得一手好篮球。运动神经超常。脑力除了用在学习外,对于记忆今天是那几个同学值日打扫卫生的事情,会有那么几天是短暂性失忆。于是这任务就交给了我。

我依旧是在黑板上写名字来提醒同学们打扫卫生。可是常常很早的时间点去教师,倘若值日生没来,我就会帮忙扫地。虽然劳动委员福利就是免除打扫卫生,可是我的初高中,扫了好几年的地。让我承受下来的理由,居然是因为初一的班主任,总说吃亏是福。我就觉得赚点人品应该不错。

当有一天我扫地的时候,我突发奇想。既然我都可以帮忙扫地,为什么不可以帮忙监督同学,又可以催促自己的时间。

我找了一些成绩差不多的同学,他们都是想学,可是没怎么花时间的。我们约好早起互叫,去班级大声背书。毕竟成绩好的学生自然不需要监督,人家自己就会给自己压力。而成绩差的学生,老师给的压力都不接受,怎么还会理会我这种凡夫俗子。所以只好拿那种看去乖巧,又不上进的下手了。

我们还真是说到做到。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吧。就高考了。

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那些我叫去一起学习的,全都是在最后一次模拟高考中,成绩比我差的。而在真正的高考中,那些人全比我高分。也就是我在陪同我一起努力的同学中,成了最差的一个。

发挥失常,高考失利。这纯粹用来当我考不了高分的借口。

我填写志愿也变得无所谓。在我堂哥的提议下,我选择了信息方面的专业。在最后要提交志愿的前几分钟,我选择了南京的学校。

万万没想到。志愿书上明明写着在南京的学校,分校区已经搬去扬州一年多了。恰巧我又被这所学校给录取了。

于是出现了开头处,我爸说的话。

他说人生需要去试试才知道成败,输赢总得在证明中找到存在。

明了了。

那一日征途,便是我四年的扬州路,大学。眼看时间即将画上句点。点点滴滴,记忆倒是清晰起来。既然如此,趁着毕业还有些日子,工作也没个着落。清闲自得,不如乐己生朝,朝气起来,人也不至于成日萎靡不振,失了信仰。

嗯,我信佛,不心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3282/

南扬州嫣嫣笑柳(序)的评论 (共 9 条)

  • 江南风
  • 东湖聚李胤德
  • 漫舞洛城
  • 王平如是说
  • 火淼
  • 浪子狐
  • 雪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