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枝头那颗孤傲的红苹果

2017-12-12 00:21 作者:宝塔山人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枝头那颗孤傲的红苹果

宝塔山人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

曾经有一位老人在黄土高坡的梯田上经营了一片苹果园。每当天来临,果树萌发出稚嫩的毛茸茸的灰白色的幼芽。待这些幼芽长成椭圆形的嫩绿色的小叶片时,叶片中间就长出一簇簇白色的花蕾。花蕾一天天地长大起来,开出一朵朵的白花。在果树花盛开期间,果园里满是白茫茫的一片,到处飘逸着果花的幽香。花期里,老人忙得疏花。花期结束,果树上便结出众多的毛绒绒的小苹果。待确保幼果健康的情况下,老人又忙着蔬果。蔬果之后,老人便忙着给果树施肥、浇灌、杀虫、套袋。待苹果接近成熟时,老人还得忙着除袋。在老人的辛劳和精心务养下,果树长的干壮冠扩,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每当苹果成熟的季节,整个果园里的果树上都挂满了一张张红扑扑的笑脸,微风过处,浓郁的果香扑鼻而来,招来许多人采摘。

在果园里最高处的一级梯田里长着一棵高大的苹果树。此树主干的枝梢上结着一颗体格硕大,形状浑圆的苹果。其色红润,其表靓丽,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引人入胜。她高高地独居枝头,高傲地仰着头,目不俯视,眺望着远方,似乎充满了期待。

时入中秋,到了苹果采摘的季节,老人开始收获自己一年的希望了。一天,老人来到这棵果树下,踩着梯子上去摘苹果。树下部的果子全被摘掉了,然后老人站在梯子上,踮起脚,一探一探地欲摘那树梢上的红苹果,可是怎么也够不着。老人便对着那颗苹果树说:“红苹果,红苹果,你快下来,让我带你快回家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红苹果独立枝头,心不在焉地向着远方东张西望,不肖一顾地说:“我才不跟你回去呢。你家里穷成那样,连我安身的地方都没有,我跟你回去干嘛?”

老人听到这话,唉声感叹道:“哎,真是世道变了,连个苹果都嫌贫富!”老人只好摇摇头,伤感地走下梯子,离开了这棵果树。

又一天,一个农民模样的小伙子来到果园。小伙子身材高大壮实,五官端庄,皮肤黝黑,性格内向,为人憨厚、实诚,但他也有一颗火热的心。当小伙子发现独居树梢之上的红苹果后,他便来到果树下想把她摘回家。他想尽办法,可就是怎么也够不着她。于是他双手握住树干使劲儿地摇晃,企图把那颗红苹果摇晃下来,然而他的努力全是徒劳。红苹果依旧高高地挂在树梢上,随风飘摇着,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依旧光彩照人。她依旧眺望着远方,似乎还是在期待着什么。

小伙离开树冠下,走出树荫,站在树旁,抬头仰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嘴里念念有词地道:“红苹果,红苹果,请你下来吧,让我带你回家去。”

红苹果独立枝头,头也不低地对小伙说:“看你那傻大个样儿,土不拉几,黑不溜秋的,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还想让我跟你回家,简直是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小伙子被红苹果数落了一番,无地自容地头也不敢抬,只好恢悻悻地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从山外来了一位小伙子。他五短身材,瘦骨伶仃,留着鸡冠头,染着黄毛,穿着一身时尚的黑西装,上衣外套敞开着,脚上蹬着一双名牌黑皮鞋,鞋面上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双手插在两侧的裤兜里,迈着罗圈腿,摇头晃脑地来到这棵果树下。他仰起头,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垂涎三尺,极欲得到那颗红苹果。然后,他急屁火烧地绕着那棵苹果树绕了几圈,可是毫无办法。之后,他捡来一根棍子,踮起脚,仰着脖子,一跳一跳地想把红苹果打下来,可是最终还是无可奈何。最后,无奈之余,他仰视着红苹果,祈求道:“红苹果,红苹果,请你下来,让我带你回家吧。我爸可有万贯家财,就我一个儿子,如果你跟我回去,将来的家财都是你我的。”

红苹果依然高傲地居于枝头,望着远方,对他连瞟一眼都不瞟一眼,然后说:“看你那小样,尖嘴猴腮的,站没站相,走路还迈着个罗圈腿,兴头晃脑地。一个男人,没一点出息,只靠着老爸活着。万一有一天你老爸倒霉了,你家破产了,你靠谁呢?快快走开吧!别丢人现眼了。”

听了红苹果的话,小伙子只好迈着他的罗圈腿,焉头耷脑地灰溜溜地离开了果园。

又几日之后的一天,一位身材清瘦的高个子小伙子从山外而来。小伙子留着分头,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发蜡铮亮,油光可鉴,面部白皙,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穿一身毛料高档西装,打着暗红色的领带,脚穿一双油光铮亮的皮鞋,说话彬彬有礼,一看就是一名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待他来到这棵苹果树下,他仰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毕恭毕敬地向着红苹果微微鞠了个躬,仰视着红苹果,自我介绍道:“鄙人,姓郭,名兴,家居延州,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生,现在京城工作。今日有幸到此遇见您。想请您下来与我同去京城,怎样?”

红苹果微微低头,眯着眼睛看了书生一眼,便说道:“你虽学富五车,身居京城,并非我喜欢的那种人。你还是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听罢此言,书生感觉很没面子。然后“哎”了一声,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离去了。

红萍果仍然高高地挂在树枝高处,随风飘摇着。她望着书生远去的背影,叹息道:“哎,读书把人读成呆子了!我怎么能跟一个呆子去呢?”

又隔数日,从山外开来一辆豪华越野车。当车在果园下边的路边停下后,从车里出来一个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胖子。胖子身材矮小,脑袋长得像个浑圆的西瓜。“西瓜”的顶上光溜溜的,在太阳的照射下光鲜铮亮,两鬓的那几根毛梳得顺溜溜的,油光可鉴。胖子上身着白色衬衣,打着蓝底红色小花领带,外穿灰色夹克衫,衣襟敞开着,下着一条黑色高档料子裤,脚蹬一双耐克运动鞋,走起路来像企鹅一般,两条胳膊向外一摆一摆的,两腿迈着“八”字步,向果园走来。他边走边东张西望,看到身边那些树上的苹果不是太青,就是太红。看到这些,他失望地摇了摇头。正在他失望地叹息时,忽然最上面的那层梯田里的一棵苹果树上有一颗随风飘摇、跳跃的红苹果进入眼帘。他欣喜若狂,迈开“八”字步一路小跑地来到了那棵苹果树下。他在苹果树下转来转去打量了半天,想来想去,就凭他那身材,他是怎样也不可能上树去摘到那颗红苹果的。无奈之余,他只好站在苹果树下,扬起脖杠子,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嘴里念念叨叨道:“红苹果,我是乡里的乡长,手里大小还有点权,也多少还弄了点钱。你下来吧,让我带你走吧。”

红苹果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乡长一眼,然后道:“哦,你就是那个村村都有丈母娘的乡长啊?久仰大名了,今天总算见到你的真身了。你以为你手里有点权就能利用它贪污腐败,祸害乡邻吗?原来你就是这幅德行。你赶快给我滚开!我宁可被冻烂在这地里,也不会跟你去。”

听了红苹果的话,胖乡长唉声叹气地,灰溜溜地离开了果园。临上车时,他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车门口。然后,他双手扶着车爬进车里,开着车一溜烟地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寒风料峭,红苹果依然孤傲地独居于树梢之上。她望着那胖乡长远去的汽车后扬起的灰尘,自言自语道:“谁都想把我带回家,没那么容易的事。谁要真的想带我回家,就必须具备老农的勤劳,农民小伙子的忠厚与实诚,罗圈腿家那样丰厚的家财,书生那样渊博的学识,胖乡长那样的权位。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带我回家。”

红苹果仍然高高地挂在树枝高处。天气愈来愈冷,树枝上的叶子由绿变黄,又由黄变枯,最后全部飘落到了地上。眼下,树上只剩下枝头上的那颗红苹果。红苹果居于枝头,眺望着远方,仍然期盼着有人来带她回家。可是天气越来越寒冷,没有一个人再来光顾她。

时令进入季。红苹果虽然尤红,但由于她终日暴露在寒风冷霜之中,她的光泽日渐消退,原来红润、光鲜的皮肤开始褶皱了。进入寒冬,原来光彩照人的红苹果先是褶皱,后来干脆自行落地,再后就慢慢地烂在地缝里了。

当我最近一次再到果园里的时候,见到地缝里有一个烂的如狗屎的苹果,上面还落了个狗爪印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2649/

枝头那颗孤傲的红苹果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