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柿子红了

2017-12-07 19:09 作者:宝塔山人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柿子红了

宝塔山人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

的一天,当我与几位朋友驱车经过宜川县寿峰乡桃源村的时候,忽然远远望见前面路边燃起一片红红的耀眼的“火焰”,可是不见有浓烟升起。看到这情景,我感到诧异极了。当车子接近那一片“火焰”的时候,我才看清那“火焰”并不是火,而是长在树上的熟透了的柿子。于是我便停了车,与朋友一起下车去观赏那火红火红的柿子了。

桃园村位于一山之南麓的向阳处。柿子林就在村子前面的村道与公路之间的一个三角地带。三角地带的中间有一条由公路通往村里的水泥路段,将呈三角形的柿子林分为两个大三角形。那些柿子树高低不一,粗细不均,年代不同。沿村道边的柿子树高大枝繁,干壮皮槽,宛若饱经沧桑的老人,儿孙满堂。高大的柿子树上满是熟透了的柿子,红彤彤的,偶尔可见喜鹊等儿自由自在地在树梢上享用那些熟透了的柿子,还不时地鸣叫几声,向人们表达一下它们的幸福感。从远处看去,那些柿子像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由近处仰视,那些柿子极像正月里的红灯笼,一串一串的,在蓝天下的微风中飘曳着,向人们展示着它们的美艳,煞是招人喜

时令入冬,柿树的叶子早已落尽,树上仅剩下密密的、橙红色的柿子。树上的柿子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挤在一起,将胳膊粗的树枝竟然压得垂落下来。那一团团,一簇簇,一串串的“红灯笼”在那近午的明媚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地靓丽、格外地耀眼,格外地红艳,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招来不少喜爱摄影的朋友来拍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村子前面的柿子林也是村民们休闲的场所。林子中间是一座人工湖,湖的北岸筑有一亭。如果坐在亭子内的休闲椅上,尽情地欣赏这美丽的湖中景色,那是再倩意不过的一件事情了。这座小湖呈长方形,湖岸四周全是高大、粗壮的柿子树。这些树树冠巨大,满树全是红澄澄柿子果,好像湖边竖起了一顶挨着一顶的橙红色的巨伞。湖中绿水清澈,蓝天、白云倒映水中,充当了画家的画布,湖岸上的柿子树便悄悄地跃然画布之上,构成了一幅美丽、鲜艳的画作。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村前这片柿子林的柿子繁茂,而且就连房前屋后的柿子树上也是红彤彤的一片一片的。那黄山野地、坡坡洼洼、沟沟岔岔里的柿子树上也满是红澄澄的柿子。在这里,柿子红了的时候,一般少有人采摘。大多数村民都瞧不上它们,不屑去采摘。他们宁愿背井离乡去打工,也看不上这些柿子。只有那些没有能力外出打工的老人和中年以上的妇女当中勤快的人才会采摘一些,或变卖点零钱,或自制一些自己食用的柿饼。大部分柿子都是自生自落,然后慢慢地烂掉。

当我们在这柿子林里尽情观赏这柿子构成的美景的时候,有一位中年妇女正在一颗树下摘柿子。她站在一把四脚梯上面,摇摇晃晃地,左手抓着一根树枝,左臂弯挂着一只筐,右手不停地摘着柿子,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不一会儿,她就摘了满满的一筐。然后,她一手提着筐,猫下腰,一手扶着梯子,慢慢地回到地上。当她看到我们向她走过来的时候,主动跟我们打招呼。她告诉我们她们这里的柿子没人要,谁愿意摘就摘。她已经摘了几天,摘回去几千斤了。摘回去的柿子,她可以直接卖掉一部分,再制作一些柿饼,还想要制作一些柿子醋。听了她说的这些话,我提议去她家看看制作柿饼的过程,她欣然答应了。我们随着她到了她家的院子。

一进院子,院子里的柿子堆得像火焰山,红艳艳的,好大的一堆。一位老人正坐在那里削柿子皮。削皮是做柿饼的第一道工序。削过皮的柿子或者用线绳串起来,或者直接放在竹帘上,再放到阴凉处晾干,最后待渗出白色的柿子霜,便成了柿饼。从晾干到出霜成柿子饼,大约需要两个月的时间。为了吃到天然的、可口的柿饼,等两个月也是值得的。

在院子的前部的空地上有一个茅草搭成的凉棚,棚下绑了好多根铁丝。铁丝上挂着一串串削掉皮的柿子,看上去极像由柿子做成的珠帘。正当我们与老人和那位中年妇女闲聊的时候,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偷偷地从那柿子网织成的帘子下面钻了出来。小男孩留着“三毛头”,他做着鬼脸,顽皮地笑着。那笑容宛若一朵盛开的菊花,笑吟吟地向我们这边跑来。他跑到那位老人跟前,搂着老人的脖子,撒娇地说:“爷爷,我要吃柿子。”他爷爷把手中刚削好的一颗柿子递给他。他拿着柿子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柿子的蜜汁从他的嘴角两侧直往下流。然后,他拿着柿子就跑开了。

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院子下面的路上来了一个开着农用三轮的人。他吆喊着:“收柿子”。中年妇女听到有人收购柿子,就把那人叫到她家院子里来,跟那人商量价格。待他们商量好价格后,她就去装箱了。我们又有意多停留一会儿,想看个究竟。不大工夫,那妇女跟那位老人就装了几十箱的柿子。然后她跟收购人一起装车,很快就装了满满的一车。结账的时候,那妇女一边数着到手的钞票,一边跟我们聊着她一年的收获,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宜川的柿子虽然没有富平的柿子那么出名,个也没有富平的柿子那么大,只有核桃大小,但是其色甚红,故当地人称之为“呼火蛋”柿子。其实,这“呼火蛋”柿子应该称之为“红火蛋”柿子,因为当地方言里常常把“红”说成“呼”。这里的柿子虽然个小,但是由于黄土高原日照充足,所以含糖量极高,食之甘甜,其味幽远。这里的柿子皮薄肉细,甜而不腻。如果将柿子掰开,其瓤水晶透亮,极似蜂箱里的蜂片被刀割开时所看到的蜂蜜一般诱人。

离开那个农家院落,回到车上,我们继续前行。一路上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宜川县不仅有品质优良的苹果、酥梨、花椒,而且有这么美味的柿子,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充分利用这些丰富的资源呢?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乐意舍弃门前的经济资源,而去打工呢?如果政府能帮助百姓创办一些土特产深加工和销售的企业,这不仅可以解决人们的就业问题,而且还可以提高土特产品的经济效益,从而帮助农民形成自己的造血功能,这岂不更好吗?

看到那些柿子树下红澄澄的柿子在渐渐地腐烂;想到那些柿子树上的柿子也将落地而烂掉,我深感痛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2150/

柿子红了的评论 (共 10 条)

  • 红尘使者
  • 浪子狐
  • 雪
  • 老夫子(熊自洲)
  • 诗心云卿
  • 鲁振中
  • 魏兵
  • 轻风伴月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窝书】,这里有各类美文作品,每晚十点一个小故事,总有一篇符合你的胃口,欢迎喜欢读书的朋友前来评论分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