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亚马逊畅销书《绝地反击》(汪译赫尔曼07)连载05

2017-12-07 14:49 作者:翻译家汪德均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5

我走进厨房,拿起电话。“你好,探长。”

“福尔曼女士吗?刚才是你女儿接的电话?”

“对啊。”

“这孩子很不错。”

“谢谢。”——他到底想说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只听得他清了清嗓子:“想问你几个问题。”

“请讲。”

“你认识一个叫‘弗林’的人吗?”

“弗林?不认识。为什么要问这个人?”

他没吭声。

“那是达莉娅的姓吗?”

“不错。”

“达莉娅·弗林。”我轻声重复道。“我不认识,你是怎样知道的?”

“她母亲看了新闻就给日内瓦湖警方打电话,母女俩住在一起的。她女儿那晚没有回家,也没打电话……”声音逐渐减弱。

我闭上双眼。得知孩子遇害的消息,母亲心中的那种悲痛,他人无法想象!

“福尔曼女士,我知道你说过不认识她,但我一直想知道——你说过你在那儿拍一部片子吗?”

“对啊。我告诉过你是拍那个度假村的。”

“其间你去过任何一家豪华餐厅吗?”

“豪华餐厅?”

“不错。”

“我的资金并不宽裕;汉堡王、麦当劳才是我常去之处。为什么问这个?”

“那个叫弗林的女孩儿就在‘佳景’工作。”

“佳景?那是日内瓦酒店里的餐厅吗?”

“正是。”

日内瓦酒店是日内瓦湖畔的唯一酒店,因为大部分湖岸线都是私人拥有的。城里来的大佬们,有些想要保存湖畔原有的风貌,有些不想要外来者经营,于是限制了业主们的船只下水滑道的数量。每20英尺的湖岸只能有一个下水滑道,这就使得再建度假胜地就毫无意义了,每一条小小的下水滑道当然也就极为珍贵。但日内瓦湖是一家豪华高档酒店,提供住宿带早餐,拥有绝佳的观景之处,里面有一家五星级的餐厅,就连远至芝加哥、密尔沃基 [1] 的游客都给吸引了过来。船只下水的滑道并非游客们优先考虑之事。

“我没到过那家餐厅,但听说过那儿菜品精致。她是那儿的服务员吗?”

回答是一阵沉默;我想象着他在不停眨眼;片刻之后:“不是,她是厨师。准确地说,厨师长。”

我暗暗吃惊。在日内瓦湖最高档的餐厅要想当上厨师长,不仅需要天赋,更需要长期的努力!这个达莉娅·弗林居然那么厉害!我想象到的只能是:作为一个女人,她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在职场上“赢得”一场又一场战争,闯出了自己的成功之路。

“你确定从未遇见过她?”米拉诺维奇问道。

“探长啊,我都给你说过好几遍了,我只是在休息站才第一次见到她!”

他没回答。

“唉,求求你啦,别再——”我突然住口。他是警察,当然要调查死亡现场靠近死者的任何人,他正该询问我。再说了,假如他查明了我的身份,就会知道我是谁:以前的几起谋杀案调查我都卷进去了的。

我开始踱着步子:“探长,你还有别的情况想了解吗?如果还有,不妨直说,我会尽力协助。”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并不均匀。“事实上,有一对夫妇”——他停顿了一下——“反常现象。或许这意味着什么,或许什么也不是。”

“究竟是什么——反常现象?”

“呃,首先,似乎只开了一枪。为什么会只开一枪呢?”

我记起了霍默·辛普森 [2] 的话。“那家伙是个神枪手吧?”

他清了清嗓子。“或许是吧。可为什么只有弗林一个受害者呢?”

第一次枪击案也只有一个受害人,我回想起。这一次,这个问题为什么值得这么注意?“探长,你这个问题我不太理解。”

“你当时就站在她身边,福尔曼女士。”

现在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想说说,为什么我还活着?”

“福尔曼女士,你有没有仇家会干这种事的?”

我停止了踱步。“你认为是有人想杀我?但是没打中?”

“我没有什么认为,只是询问。”

天哪!我先是凶手同伙,现在又成了凶手的目标!顿时大脑狂转起来。我转头一看,蕾切尔在门厅里歪着脑袋偷听。原来,过去的这几天,我一直处于某种险境。很有可能,有人一心想报仇;也有可能,有人是出于“民间治安” [3] 的正义感!但那首先得假定,我对于某人来说,关系极为重大,大得有必要杀害我!可我并不是那样的人呀!我只是一个纪录片制片人、中年单身女人,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还有一个八旬老父;或许,还有很多好奇心,多得不成比例。

“我查了一下,”米拉诺维奇接着说。“你和当地警方有联系,他们认识你。”

这肯定是真的。

“这就意味着……”

“或许并不意味着什么。但事实是你刚好站在她身边,你是最后一个和她交谈过的人。于是我就一直在想,这恐怕绝非偶然。”

“我一直都在给你说,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顿了一下。“探长,我不是调查者,但在我看来,有很多理由把弗林遇害与四月份的狙击手枪击案联系起来:受害人都是女性,都是在休息站,都是从一辆绿色的皮卡里开枪——”

“我们很清楚这种相似性。”

他们当然清楚。“好吧,如果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或是记起了什么和那辆皮卡、那个女孩有关的事,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一定会。”

“哦,对了,”他补充道。“你接到的电话有可能是沃尔沃斯郡 [4] 司法当局的,也有可能是日内瓦湖市警察局的。我们两地联合办案,但他们也很有可能单独行动。”

“你就不能把我说的告诉他们?”

“告诉他们了,不过他们是威斯康星州的,我们是伊利诺伊州的。”

“奶酪头对平地佬 [5] ,哈哈?”

沉默——长达心跳一拍。

“再见,福尔曼女士。”

晚饭后,我端着一杯葡萄酒到了厨房外面的露台,坐在了摇椅上轻轻地前后摇动。季时,我在商店里试了一下,就知道应该买下了。红木做的,绿色的垫子,温柔的摇动给人一种宽慰的感觉、宛如被压抑的情绪得到了释放。我一边摇,一边小口喝着葡萄酒,看着阳光缓缓地从后院撤退,给万物镀上了一层玫瑰红。

我觉得达莉娅·弗林之死与四月份那次枪击案有联系,但从米拉诺维奇询问我的语气来看,他并不肯定,我也心领神会;我不仅仅是目击证人,而且很可能是嫌犯。但我对警方是恨交织,因而也不想听到他们更多的问题。

回想一下和苏珊的交谈。假如我克制住了自己,没和达莉娅闲聊,就不会卷入此案。那么我当时所做的一切就是,买了冷饮,对直走向我的沃尔沃,出事之前早就离开那儿了。但是,和人交谈是我的天性,假定再遇到一个类似的场合,很可能我还是会上前去搭讪的。

屋里电话响起,我的摇椅慢了下来。

“明白了,”蕾切尔叫道。

过了一分钟,还是没等来法庭的传票,我就再次开始摇了起来,同时老想着达莉娅·弗林。她给她母亲说过何时到家吗?过了多久她母亲才开始着急起来的?不错,达莉娅早已成年,但子女无论多大,母亲都会担忧。她当时在干什么?阅读?收拾餐具?还是打开电视,宁可听着空洞的闲聊也不愿目睹屋里的冷清?她听到日内瓦湖一个女子遇害,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会设想死者是不相干的人吗?或者,在她的内心深处,一下子就知道躺在柏油碎石地上的受害者就是自己的女儿?

太阳逃遁,晚霞满天,万物沐浴在层层柔和的绿色光影之中。我母亲死于胰腺癌。不过,假如她还活着,也不会和我一起坐在摇椅里消磨时光。在我的记忆中,她总是很忙,事务繁多:不是收拾屋子,就是拯救世界。记得有一次,我得了流行性腮腺炎,是爸花了一个星期在家照顾我,陪着我坐在一把老式的黑色摇椅里。他有时讲故事,有时唱歌,但并非经常都很快乐;因为他的歌声介于愤怒的青蛙与严重走调的低音号之间。不过,多数时间他闭口不言,只是坐在摇椅里摇来摇去,而我则坐在他膝盖上。

色逐渐加深,蚊子趁机袭来,我一巴掌拍死了一个大胆的家伙。家庭娱乐室里,蕾切尔独霸着沙发,四肢伸开懒散地躺着,宛如克里奥帕特拉 [6] 在那艘固定不动的游艇上,身边散落着她的玩具;两条长腿悬吊在一端扶手上,长长而蓬松的金色卷发与白皙的长腿对比鲜明;无绳电话紧贴着耳朵,交谈的话音刚好盖过了电视发出的噪音。我吻了吻她的头顶。

[1] 密尔沃基:威斯康星州东南部港市。

[2] 霍默·辛普森:美国福克斯广播公司1989年开播的电视动画情景喜剧《辛普森一家》中的主角,2016年9月开播第28季,这以前已经播出617集,是美国播出时间最长的情景喜剧与动画节目。

[3] “民间治安”又称“街头治安”,是指有些人认为警方执法不力,因而私自采取行动以获得“司法公正”的行为。

[4] 沃尔沃斯郡:属于威斯威斯康星州,美国的郡大于市而小于州,相当于我国的地级市。

[5] 奶酪头对平坦佬:调侃幽默的说法,前者指威斯康星州人,因其出产大量奶酪;后者指伊利诺伊州人,只因伊州地势平坦。

[6] 克里奥帕特拉:(公元前69-公元前30):埃及托勒密王朝最后一位女王,一声颇富戏剧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2129/

亚马逊畅销书《绝地反击》(汪译赫尔曼07)连载05的评论 (共 9 条)

  • 春暖花开
  • 雪
  • 浪子狐
  • 紫燕之约
  • 老夫子(熊自洲)
  • 心静如水
  • 稚藕弋
  • 鲁振中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