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易水萧萧西风冷——将军该怎样体面离开

2017-12-07 00:51 作者:维扬之水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偶然翻到《诗经.周南.兔罝》这篇,读了一下,倒有俩字不认识。

心畏其难,索性查查读音和翻译。

喜欢“赳赳武夫”这个说法,感觉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位英姿飒爽的猎手,在布置着抓兔子的密网。引申一下,也可以说是将军在精心布置城防,保家卫国。

说到将军,脑子里显出来的影像,往往是戏台上那种顶盔挂甲,背后插四杆小彩旗,手里挥舞刀枪,你来我往打仗的。有许多好看的戏,比方《三国》系列里的长坂坡、唐代戏《界牌关》、宋代戏《岳飞传》系列里的八大锤、高宠挑滑车等,个个精彩。

《界牌关》里的罗通,被人用车轮战算计,暗地一枪挑出了肠子,一时怒火上来,把肠子往腰腹上一缠,接着跟敌人打,那才叫个英勇!很有乃父罗成的傲气和狠劲儿。

挑滑车一段,那车是铁做的,上面装满石头,加上从山上冲下的力道,只怕一辆不会小于千斤重。高宠先打败四个金将,见到滑车冲来,一枪挑一个,连挑了11辆,可惜胯下马不给力,吐血卧倒,导致一代名将被第12辆滑车碾死。据说高宠的祖先能追溯到兰陵王高长恭——一位美貌到必须戴上丑面具才能去军前打仗的将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以前的地名都很好听,让人浮想万千。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比如“琅琊”,一见这词儿,就会联想到魏晋年间的名士风流,还有琅琊王氏。一代名相谢安,边下棋,边看信,然后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对客人说淝水之战的胜利,“小儿辈大破贼。”走出屋门却露出破绽,那心里高兴的!脚下穿的木屐齿折了都没感觉到。

电视剧《琅琊榜》,江左盟宗主梅长苏披着有白狐狸风毛的斗篷,驾一叶扁舟,翩然而至。之后施展神机妙算,一步步巧妙安排,终于洗清冤情。如果按现在的地名,剧名得改叫《临沂榜》。

哈哈,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镜头立马翻转,古装改现代剧,一位穿花掩襟棉袄肥黑裤子烧火的壮实大嫂边烧火边唱,“炉中火,放红光,我给亲人熬鸡汤。加一把蒙山柴炉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谊长。”

比如庐州——现在的安徽合肥,有首歌《庐州月》如改为《合肥月》,似乎就少了许多韵味。

“……乌篷里传来了一曲离殇,

庐州月光 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 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 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庐州月光 梨花

如今的你 又在谁的身旁

家乡月光 深深烙在我心上

却流不出当年泪光……”

“合肥月光,洒在心上……”自己哼哼,忍不住也要笑,这味道不对哟!还有长坂坡,如果赵云出来一亮相,某乃正定赵子龙!估计他自己也纳闷,不是常山赵子龙么?

月光不是那月光,地名不是那地名,将军也不是那将军,死法不是“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的死法。

11月底,海牙法官一宣判,波黑的前克族武装军队高官斯洛博丹•普拉梁克当即表示不认罪,还喝下不明液体,然后不治身亡。比他早几天,中国上将张阳,涉嫌贪污腐败被审查期间在家里自缢身亡。

一个将军,该怎样优雅而体面荣光地结束军人生涯,离开人世呢?

像秦朝蒙恬和宋朝岳飞那样被人害死?像大汉冠军侯霍去病那样功成名就后病死?像赵国老将廉颇那样能吃能干却被人打小报告,说他吃一顿饭却拉了三回巴巴,再没能上成战场郁闷死?如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后,那些大将们假痴不颠寻欢作乐的老死?还是如徐才厚那样弄了太多的钱却得病没过堂就翘了辫子。

徐才厚之后,还有几个跳楼的将军,记不得名字了,加上最近自缢的张阳,有好几个了。

自杀的将军,中国有,外国也有。古代,现在也有。文学作品里有,现实中也有。还是想着心中赵子龙的模样,雄纠纠、气昂昂,那才是大将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2054/

易水萧萧西风冷——将军该怎样体面离开的评论 (共 6 条)

  • 雪
  • 一粒微尘
  • 鲁振中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李族川{火淼}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