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想念母亲

2017-12-05 19:14 作者:苦乐年华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想念母亲

昨天还阳光明媚的,一场冷,仿佛一之间季节就从秋日的温暖阳光里过度到季。薄雾笼罩的远山,站得修长笔直的白桦树像一排排哨兵,忠诚地守护着这片养育它的土地,几片发黄的叶子倔强地留念着光秃秃的枝杆,冬季,说来就来了……

时光如沙漏,一转眼就是一年的最后一个月了,和弟弟通了一次电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相聚在一起的日子还不到一星期,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小家,都在为了自己的小家忙,好在现在通信方便了,想念的时候便通通电话聊聊天。弟弟说见母亲了,母亲给他说"家里老房子怎么搞得那么破旧,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弟弟的声音有些哽咽,今年弟弟在镇上买了块地修房子,一百多平米共四层楼,老家的老房子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折腾了。听弟弟这么一说,心里某个角落突然间就疼了起来,以至于要张开口来呼吸。

母亲离开我们有三个年头了,可感觉上母亲一直没有走。每一年回家过年,总能远远的就看到母亲在田园里折菜忙碌的身影,家里那条大黄狗就绕着母亲撒着欢的跑。母亲的脾气在村里是特别好的,自我们有记忆以来,母亲就从来没有与人红过脸吵过嘴,倒是村里的姐姐婶婶们有个什么头疼脑热不开心的事时,都会和母亲说说。村里人家,总是有一些贪小便宜的人,每一年母亲种的瓜瓜菜菜的,总会有那么些人帮着"共享",村里也因为这些事没少人家吵得不可开交。而每当此时,母亲总能用一颗宽容的心一笑而过。

那时候,父亲作为第一代水电建设者天南地北的跑,母亲就成了我们幼小的唯一依靠,白天母亲下地劳作忙农活,晚上还要辅导我们的作业功课。母亲不像村里那些经常打骂孩子的婶婶们一样,平时母亲从来都不会打骂我们的,只有弟弟实在太淘的时候才会生气说几句,但是在学习这个事上,母亲是严肃的,记得那时候不太喜欢数学课,每次晚上写数学作业的时候总是不会做,母亲就一遍一遍的讲,实在太急了母亲就扯一下我的耳朵。那个年代,母亲是村里唯一一个识字的妇女,男的也都大多不识字。村里的亲戚朋友来信了,母亲就成了大家的眼睛,母亲不仅要把来信读给事主听,还要一边听着事主的叙说,一边以事主的口吻给对方回信。农闲之时,姐姐婶婶们又都会围坐在家门口的场院里,母亲有一手好的刺绣活,家里的枕套被套在母亲那双满是老茧的手里变得灵动鲜活起来,记忆最深刻的,是母亲为我做的那个枕套,白的纯棉布料上,一树鲜红的梅花迎风怒放,一只小停在枝丫上鸣叫,画的上方草体刺绣的"江山如此多娇"龙飞凤舞地诉说着寒梅傲霜雪的气势。每一次躺到床上,看着那只鲜活的小鸟,我童年的梦里便有一只小鸟,在母爱的天空里自由自在地飞翔......!

听母亲说,她们那个年代搞阶级斗争,由于外公是佃农,成分不好,成分有问题的家庭,子女是不能参加高等教育的,所以母亲小学毕业后,就不能继续上学了。这也许是母亲一辈子的遗憾,也是他们那个时代人的悲哀,由于父亲常年不在家,家里家外就母亲一个人操劳,繁重的农活让母亲那双手总也没有细腻过,甚至于有几次因为劳累过度而晕倒,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不抱怨,什么事都独自默默承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病魔如同冬日里无情的寒风,生命就像寒夜里摇曳的烛火,尽管我和弟弟们伸出了双手拼命想去呵护,可我们终究还是没能留住母亲远去的脚步。这世界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眼睁睁看着自己最亲爱的人在痛苦中远走,而你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都做不了。那种痛彻心扉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人生的无常。幸福与不幸,你永远都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

转眼三年时光匆匆而过,一堆黄土隔断了母亲的音容,今生,再看不到母亲熟悉的身影,再听不到最亲切的呼唤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难言的悲哀让我一直背负着对母亲的愧疚,"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晖"母亲所给予的养育之恩,又怎么能报答得了呢!每每看到那些父母健在的人,心里便会生出一丝羡慕,父母还在的时候,总觉得日子就是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经历过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才知道身体健康之于每个人就是最大的幸福。父母在,无论你飞了多远,家便还是儿时的那个家,父母走了,感觉自己便像断线的风筝,家还是原来的家,只是少了那一双牵着线的温柔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1930/

想念母亲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