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家乡的雾

2017-12-03 13:54 作者:江北乔木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家乡的雾一直在我眼前缭绕,其实早就想写家乡的雾了,那么它是个什么样子呢?家乡的雾没有黄山的雾俊美,我曾这样描写过黄山的雾:“流动于千峰万壑之间,或成涛涛云海,浩瀚无际,或与朝霞、落日相映,色彩斑斓,壮美瑰丽……”家乡的雾也没有泰山的雾飘逸,我曾这样写过泰山的雾:“山涧灰蒙蒙的一片雾,围着山转了一圈,变成了美丽的云海,雾里观泰山,约隐约现,似似幻,顿生一种虚无缥缈之感,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我虽没写过家乡的雾,但它一直缭绕在我心中。

为写家乡的雾,我专门查了《辞海》对雾的解释:“近地气层中视程障碍的天气现象。由于大量悬浮的微小水滴或冰晶造成水平能见距离小于1000米所致。”对雾作了概述。我也曾写过一首拙诗《雾》:“弥漫 凝结 发散 朦胧,弥漫在大地 山涧 天边,山村 农舍 群山 丛林淹没了尊容。纱幕在徐徐拉动,仿佛正在上演一场真实的电影。若隐若现的群山如梦似幻,久违的山村露出了真容,羞羞答答的太阳满脸通红。纱幕拉开了,太阳出来了,山村欢笑了……”

有了这层铺垫,我就想写家乡的雾了。儿时上学、玩耍、剜菜、割草的经历,使我见过了家乡不同地方,不同形态、不同大小、不同厚度的雾。它有时环绕在村舍间,有时弥漫在乡间小路上,有时漂浮在沟壑边,有时缭绕在田野里,有时飞舞于高山顶……雾,是大自然完美的杰作,家乡的雾最迷人了。

我曾和小伙伴一起到一个叫“青石劈”的山涧里挖药草,在这里我见到了大雾,整个山涧里都是大雾茫茫,一片片,一团团,白蒙蒙、灰蒙蒙、飘悠悠的,百米多高的“青石劈”也只露出了一个小山头,整个山涧都在一片雾海里,虚无缥缈,朦朦胧胧我和小伙伴在近处逗趣似的互相对视着,影影绰绰,若隐若现,一如进入了童话世界里。不一会儿工夫,云雾在飘逸,在淡化,大山露出了尊容,树木更显苍翠,花草又绽新姿,我和小伙伴更添了情趣,大雾过后,仿佛有潮湿之感,这是大自然的沐浴和接吻,雾让我灵动地亲近了大自然。

还有一次,我和邻居小伙伴约好去爬家乡最高的山—廓落崮,一为爬山,二为晴日里看北海。我俩很早就吃了早饭 往山上走,到了山里一看,山上山下都是一片雾。雾,并没有淹没我俩登山的念头,反而激发了我们的勇气。经过一番艰苦努力,终于攀登到家乡的最高峰。登高望远,雾连着山,山连着雾,雾中看景,更有意趣。

站在山顶上往东一看,雾中的尹府、黄山水库更显秀姿,与雾中青山、绿树、田野、村庄、农家小院相辉映,就像披上了一层美丽的面纱,更添了神韵,构画出了一幅山乡美丽的画卷;往北看,据说晴日里可观北海,雾天里虽说看不到北海,但却看到了晴日里所看不到的景观,雾中的大泽山、六一九电台尽收眼底,云雾绕着群山盘旋,这是大自然的造化,雾充当了美容师,把家乡群山美化的更加秀丽多姿;往西看,雾中的“青石劈”等群山相连,一如一条长龙蜷卧在那里,时隐时现,那时的茶山虽未开发,却已显现出秀丽的竞姿;再往南看,雾中的一层层梯田、一座座山峦映入眼帘,雾连着家乡的房舍、双庙水库、现河、平度城……一如海市蜃楼,让人浮想联翩,现在想来,仍觉心旷神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次雾中观“状元石”,更使我难忘。“状元石”本来就是美丽的景致。站在公路一处观“状元石”,那魁梧高大的“状元”耸立在东山之上,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那灵动的纱帽翅清晰可见,神气极了!雾天拜见“状元”,更显奇妙景观,迷人双眼,灰白的雾环绕在“状元”身边,一会儿露出了官服,一会儿露出了笑脸,雾中的纱帽翅更灵动起来,太阳渐渐升起来了,雾渐渐褪了下去,“状元”渐渐露出了尊容,太阳、“状元”、薄雾的瞬间奇妙组合,美轮美奂,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让你美不胜收,流连忘返。

雾中的古槐又是一番别样的景致,这棵500多年的古槐如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一样,昂立在村中间。期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大雾的沐浴,雾中的古槐更显迷人的神态。雾在古树的腰间盘旋,雾中的古槐一如美女模特一般,一会儿秀美腿,一会儿秀摇身,一会儿秀服饰,雾因古槐增气象,古槐因雾添新姿。雾让古槐增添了生机和活力,也更增添了古槐的美感。

家乡的雾是美丽的,雾游走在山水间更显美丽;家乡的雾是灵动的,雾飘逸在“状元石”、古槐、“石婆婆”、“石牛”等处更显灵动;家乡的雾是飘渺的,雾在乡村里更显飘渺之姿。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1671/

家乡的雾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