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鼠的囧途

2017-12-02 18:01 作者:香袭布衣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旧岁时节,老鼠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往往人都舍不得的吃的东西,那家伙愣是鼻子灵,武艺高强,无论你藏在家具里,顶棚上,更甚至是挂在半空的竹笼里,最终都免不了被它偷吃的噩运,想来,实在是可恨!鼠头鼠脑都成了形容小人行径的最佳词汇。跟它沾边的好像都没有一句好听的,妇幼皆知的就是哪句最常用的歇后语,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讨厌至极。

别看这家伙德行不行,十二属相里却是坐了头把交椅,倒是跟上人好赖攀上了一点好。传说当年仓颉造字,天干地支的不便于记忆,于是黄帝决定在人类所熟悉的动物里挑选十二个与之相辅对应,大年初一的早上按照报道的顺序选取。结果晚上老是不干好事的老鼠竟然迟到了,这家伙一看莫戏,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去后宫里偷吃个痛快。找来找去也没见一样可口的,看到一对行礼用的大红蜡烛,气呼呼的愣是咬了几个大窟窿。谁曾想这是蚩尤送来的,如此一来,暗藏在蜡烛里的火药漏了出来。等封相行礼之时,方知道老鼠功盖千秋,救了黄帝和大伙一命。九尊之口一开,赐老鼠坐了第一把交椅,风光天下可衣食无忧,恩准去仓里吧!谁料这家伙耳朵小,听错了,误以为去乡里吧。哈哈,从此后老鼠在乡里为所欲为,繁衍生息,无处不在。

记得小时候深受其害,没有老鼠不咬的东西。再结实的门槛都能咬个缺口,最可恨的是藏了几本旧书,都未能幸免,临了还在上面留一些体味,画个地图似的。实实搞不懂它在书里面找什么,咬文嚼字的。最惊奇的是,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个个人饿得面黄肌瘦的,老鼠却吃的胖乎乎的。冷不丁蹲在地面上,半个猫大似的,让人瘆得慌 。而且这家伙真好像读懂了孙子兵法一类的秘籍,跟人斗智斗勇。吹灯后,你听见声响,一经起身,它就悄然,再响,再起身,又无声,如此折腾几次,人也就困了,任由它翻腾去了。傍晚时分,经常会看到土墙根下,它们拖妻带子的去走亲戚,串门子。后来人们虽然研究了许多应对老鼠的措施,反倒成了它们修炼提升的动力,爬柱子,走电线,技艺超乎寻常,进化了许多。

城镇化的大潮席卷了整个乡村,众多的年轻人努力着走出了生他养他的黄土地。不知从啥时候起,人人都渐渐惊奇,乡里的老鼠 越来越少了,少到难以看见,即便偶尔遇到的,都一定是个般刚刚断奶的小家伙,蛮可的样子,让人都不忍心欺负,吓走了完事。日新月异的时代里,许多事情变换的让人匪夷所思,物阜粮丰的当下,许多的人吃的胖乎乎的,更有些贪婪的学会了老鼠的伎俩,专挑仓库下手,吃的油头粉面的。久居惯了乡村的老鼠们却不知因何,郁闷的只剩些鼠子鼠孙了。也有人说是现在农药用多了,食品安全影响了老鼠的生育能力,也不便深究了,人自己都活的胆战心惊的。

而今,我也走进了陪读的大军潮,居住在城里混日子。时间久了,居然发现老鼠也进城了,只是活的比我委屈了许多。水泥房子一家一户的,都装个大铁门,监狱一样,还真进不去。得!又进修了一门武功,潜水。下水道里窜来窜去的,好赖找点营生 ,混个肚子。冷不丁露个头,我的神,浑身湿漉漉的,跟落水狗没有两样,一脸的狼狈。哎!可叹昔日风光不再,造化弄它啊!

也懒得研究过,总感觉人与老鼠关系紧密,有人的地方就应该有老鼠生存。若有一日,老鼠不在了,也不知人会不会安生?!在我心里,倒是挺喜欢它过去的样子 ,更怀念那些旧岁时光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香袭布衣 2017年11月12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1535/

老鼠的囧途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