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故乡的冬天》之八《冬天的晒谷场》

2017-11-25 09:09 作者:芙蓉山人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家院子的前面是生产队的队部,队部是一栋以仓库为主的上下两层的木制大型吊脚楼,吊脚楼后面是生产队的牛棚,吊脚楼前面(也就是仓库前面)就是一亩见方的晒谷场了。队部是大人们聚会的核心场所,自然也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的最佳游乐场所了,晒谷场更甚。秋的晒谷场常常被生产队和院子里的人家占住晒东西,只有天,空闲较多,所以冬天的晒谷场才是我们真正的乐园。今天文章要分享的就是晒谷场的冬天了。

晒谷场是水泥抹铺的地面,平整光滑,这对峰山脉深处道路都是青石的小村来讲已经很难得了,对于我们这些大山里看惯了全是木制建筑的孩子来讲这水泥地面尤其感觉非常新奇。因此,生产队的小孩们,只要一有空就聚集到晒谷场玩耍,恨不能充分把夏秋两季不能玩的损失追回来似的。冬天在晒谷场玩的项目很多,白天有打纸板、踢房子、捡石子、打陀螺、滚铁坏、骑自行车、老鹰捉小鸡,晚上一般就是丢手绢、捉迷藏、练习打仗。

白天的晒谷场被分成很多豆腐块,一群一群小伙伴各自玩着不同的项目。

打纸板的一般都是男生,用报纸或者旧书纸折成一个一个方纸板,几个人一组,在地方相互摔打,看谁能把对方的纸板打翻就算赢,而且会把对方的纸板直接赢过来归为己有,这是个竞争非常激烈的游戏,我是常胜将军,口袋里常常鼓鼓囊囊塞满了赢回来的纸板。

踢房子就比较简单些,不分男女。地上用粉笔画两排十个房子,扔块小石头踢房子,人们分成两组进行竞赛,看哪一组先完成就获胜。

捡石子主要是女生玩的游戏,需要心灵手巧。捡石子游戏,首先要到小溪里挑选颜色漂亮且个小圆滚的小石子,一般三五个,那时候的女生衣服口袋里几乎都有几个这样的小石子,可以随时拿出来玩耍;其次就是三五个小女生一起比赛,把石子放在地上,变换各种手势和花样,一边捡拾地上的石子,一边把石子抛到空中再接住不能失败,看谁连续玩耍的时间越长、玩的花样月新奇,谁就获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打陀螺是一项冬天里开展的好运动。因为用力抽打陀螺,身体容易发热,可以抵抗晒谷场的风寒。晒谷场平坦光滑,是打陀螺的好地方。陀螺都是自制的,以扎实的油茶树最佳,沉重且不容易开裂,锥部镶一颗小钉,就是当时上好的陀螺了。晒谷场上人手一只陀螺,飞旋着比赛,那种景况非常壮观。

滚铁环是那时候全国小孩都玩的游戏了,只是我们那儿的铁环,好一点的铁环是家里水桶的箍子,其次就是自己用铁丝敲一个圆环了。水桶箍子圆整度好、环有一定宽度,滚起来比较稳定、不容易倒,大家都比较喜欢,但是必须是家里坏掉有水桶或者木盆才能弄到,所以,有很多小朋友就化着心思把家里的水桶和木盆弄坏,与父母斗智斗勇,常常因此挨了不少打。简陋的铁环常常是用粗一些的建筑铁丝做成,那时候生产队常常有铁丝,我们就偷偷剪一些下来,箍在圆筒上敲成铁环,这样的铁环常常有一个接口不平整,滚起来不顺畅,但是能有得滚就不错了。比赛是常有的事情,两个人一组从同一个出发点同时出发,看谁滚的时间久就算获胜。这个游戏我的水平一般般。

骑自行车是少数人的专利了。因为在生产队时代村子里是没有自行车的,家庭自行车的购置是分田到户后才有的事情,也只有少数人家有,是非常令人羡慕的。村子里所有会骑自行车的人都是到晒谷场练习的,所以,只要有人来练习骑行,不管大人小孩都会聚到晒谷场观赏。我家很穷,买不起,自行车是金贵的东西,叔叔家的自行车不让动,而我是一个非常有自尊且自卑的孩子,所以即使八十年代末买了自行车,我都一直没有学会。

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全国的小孩都会,这里不表。

冬天晚上,我们也尽情发挥着晒谷场的作用,丢手绢、捉迷藏、练习打仗是经常性的项目,为什么这些项目主要在晚上展开?因为更隐蔽、更有对抗性。

对于丢手绢,十几个小朋友围坐成一个圈,大家闭上眼,一个人手握手绢围着人圈跑,秘密地把手绢丢在某个小朋友的后面,然后喊停,大家睁眼,猜猜丢在了谁的后面,可以连续猜三次,猜对了就算丢的小朋友输了,猜不中就算被丢的小朋友输了。输了的人就罚站到人圈里唱支歌。那时候小学里能学的歌很少,所以大家都挺羡慕那些能够有哥哥姐姐在上初中、高中的小孩,因为他们有人教新歌。

捉迷藏,通常的玩法是蒙眼玩法,但是我们小时候有种特别的玩法,就是晚间捉迷藏,安排在晚上,就是想让大家更难找。其时大家聚集在晒谷平了,一个人转身蒙上眼,其他人一声号令四散逃窜隐藏,然后让蒙眼人撤下眼罩到处寻找,直到全部找出为止。我们主要隐藏在仓库的吊脚楼和牛棚里。有擅于隐藏的人,在黑暗里和牛躺在一起,根本就发现不了,常常让人找上个半小时都找不到,就算寻找的人投降,然后自己神秘地出现了。

所谓打仗,是男孩们的游戏;是与河对面的生产队的小朋友,相约在某个晚上,在河上的木桥上斗棍棒。因此,我们这些小孩,就得抓紧时间在各自的地盘练习。每人在砍柴时就选择好一支自己喜欢的木棒作为武器,即使上学也提上操练。天冷的晚,就是操练棍棒最佳时机,可以暖身。那时候操练棍棒,没有章法,模仿着电影里的动作,就是一顿胡搞,一通乱喊,快乐极了。真到与对岸小伙伴打仗的时光,两队站立桥头,一声呐喊,就往桥中心冲去,彼此棍棒相打,棍棒有折断的、有掉进河里的、也有伤到人的,热闹非凡。即使伤到人,大家也不计仇,第二天上学又是好朋友。

冬天下雪时,晒谷场上一片白皑皑的厚厚的积雪。这时候通常上演两种游戏,其一是雪后捕麻雀,其二就是滑雪了。这两种游戏后续有专门的文章介绍,因此不做赘述。

晒谷场上的冬晒,主要是晒苕粉、苕丝和油茶籽。今天专门介绍晒油茶籽。秋末冬初,人们把油茶果从山上摘回,堆积到晒谷场上,经过一段时间日晒,茶果皮会开裂,露出油茶果仁,这时候就可以分拣堆积如山的油茶子了。人们常常在晴天的太阳之下劳动的,坐一张小板凳,在油茶果堆里分拣油茶果仁。其时,有一个特别的收获,就是茶果里长有白色的油茶虫子,这种虫子用油炸一下非常香脆,营养丰富,因此,这是分拣茶子的副收入,是小孩们的最,这也是我们这些小孩最爱参与分拣茶子的原因吧。

晒谷场上除了夏晒、秋晒、冬晒等生产活动为,全村最盛大的公众活动,莫过于露天电影。那时候没有电视,文化娱乐活动非常少,电影是最时尚最盛大的文化大餐。冬天农闲,所以电影安排得比往常多些。在田头拉一块幕布,人们都自带板凳,聚拢在晒谷场看电影。因为四邻八乡的人们都来了,所以我们这些小孩挤不到坐位,就到银幕反面去看。冬天很冷,很多人提着小火箱取暖,但是也有很多人没有任何取暖设施仍坚持看到最后,往往冻得哆嗦,即使这样,人们脸上依旧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有时候有马戏团经过,大家就会请马戏团表演,期间还有魔术。人们对于猴子、马、小熊等动物的认知就是从晒谷场的马戏开始的。那时候感觉马戏和魔术比电影还好看,尤其魔术非常非常神奇,感觉魔术师就像孙悟空一样有本事可以七十二变。

过年时分,晒谷场上异常热闹。杀猪、打糍粑、做龙灯、舞龙灯都会在晒谷场上进行。那时候的农村每个生产队都有这么一块公共的晒谷场,小小的晒谷场,实际真是我们那个时代大山里人们的活动中心,它承载了我们许许多多的劳动和工余活动,也承载了我们许许多多的欢乐和成长

后来土地承包之后,生产队集体建制名存实亡,队里的财产都分割给村民了,就连这一亩大小的晒谷场也不能幸免。晒谷场就这样消失了,变成菜园,最后变成房屋。

现在,偶尔回到老家,站在曾经的晒谷场,回想起儿时晒谷场的乐事,总觉得回味无限,但同时有一份怅然若失,那份纯真童年时光,在如今的社会里已经难以寻觅了,可是,我却一直在心灵深处寻找,在里寻找。是否因为我太固执?

2017.11.21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0607/

《故乡的冬天》之八《冬天的晒谷场》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