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夕阳山外山》(四)

2017-11-25 02:34 作者:梦寒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列车在一个小站停了片刻,然后又继续向北飞速行驶。明远看到身边的那位女子没有下车,不知为什么,他心中暗自庆幸起来。虽然明远不知她来自何方、又去往何处,但是感到她就是自己冥冥中要找的那中久寻的心仪之女子。他很想与她找个合适的机会交谈,但是又怕唐突和不妥,一向开朗的他变得犹豫起来。为了让自己过快的心跳平缓一些,明远拿出了笔记本想要写些什麽。忽然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美丽的画面:一个英俊少年来到池塘边,看到一只高贵的白天鹅翩翩起舞....这场景好美!一如他现在的感觉。明远迅速地有了创作灵感,握住钢笔连忙写了起来......

窗外的越下越大,玻璃上布满了哈气,乘客们三三两两地在低声交谈着,不知这场雪要下到什么时候。与明远换了座位的女子名叫薇,此时,她把手中的那本散着淡雅幽香的《婉约词》放在车厢的小桌上,又找出一块小纸巾擦去了车窗上的水雾,然后侧过头出神地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一棵棵白玉般的雪树迅速的从眼前向后闪过,辽阔的田野也披上了银装,一道道田垄向远方汇集.....雨薇喜欢看雪花飘舞,她觉得唯有这时,世界才是这般纯净,她也知道,看到雪花飘飞,便也快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乡了。

原来,雨薇是一位北方女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南方工作。尽管在学校的图书馆上班很适合雨薇沉静的性格,并且还能在工作之余遍览群书,但是思乡之情还是常会萦绕于心。此时,雪落无声,天地一片银白.雨薇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南方赏梅的情景,不禁有些感慨:南方有梅却很少下雪,而到了北方,漫天飘雪,却少见梅开。看来世间美好的相遇都需要天缘呢!继而她想到自己已过而立之年,却还是孤单一人,期许的那个“他”尚不知何时出现......想着想着,她不禁微微蹙起了娥眉。雨薇平时就练就了善写格律诗词,现在由于触景生情,心中忽然便涌出这样的诗句来:“南有红梅树,孑然待雪来。风吹香落袖,谁赏一枝开?”默诵了几遍之后,雨薇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反正算是无聊地打发漫长的旅途好了,于是自负聪颖的她决定再填一首雪中寻梅的词。

雨薇又翻了翻刚才看的那本《婉约词》,觉得填一首《新雁过妆楼》会好些,但是,这首词属于中调,字数较多,不能像绝句那样在心中默咏。于是,她从包里拿出纸和笔,然后伏在车桌上写起来:“雪漫云空,纷飞处,疑是仙蛾出宫。朱阁凄冷,卷帐带泪飘蓬。又忆梅枝斜照里,暗香疏影对孤亭。剩红颜、枉观冰镜,徒盼东风.......”谁知上片刚写完,笔就不出墨了,任雨薇左右甩动,可就是写不出字来了!

看来是没有钢笔水了,雨薇自嘲地笑了笑,正准备收拾起纸笔。“给,请你拿去用好了!”忽然,雨薇听到身旁又传来了那个亲切的声音,同时,一支笔已经放到了车桌上。她转过头一看,正是刚才把好座位换给她的那个男子,放下钢笔正对着她微笑呢!他的面庞是那样俊朗,一双浓密的剑眉显得刚毅而深沉,秀郎镜里的一双大眼睛清澈而又真诚,雨薇没有细看他穿的是什么装束,就赶忙把目光收了回来,她的心中已经开始有些慌乱,因为刚才换座位已经让她对这位男子心生好感,觉得他就像是自己的兄长那样亲切,现在,一个“请”字听起来又是多么文雅,而把钢笔放在桌上任女士选择的举止又是多么具有绅士风度啊!可是,尽管对这位男子有些好感,但是也不能轻易用陌生人的东西。谨慎的雨薇还是暗暗告诫自己。

雨薇赶忙笑着摇摇手对明远说:“谢谢!不用了!我只是写着玩呢!别耽误先生的工作”因为刚才雨薇看到明远的膝上摊着一个笔记本,知道他也在写些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就更得用了,我们是一样的,我也是在写着玩呢!这样吧!你用我的钢笔,我看你那本书,好不好?”明远没有放弃,继续笑着对雨薇说。他的语气很是真诚,而且,第二次在不知不觉中用了“我们”这样的称呼。这让雨薇的面颊有些发烫。

“好吧。谢谢先生!”雨薇不好再拒绝,她把书递给了明远,然后拿起了那支笔,又稳了稳神,开始续写那首词的下片:“何时烛摇暖?红袖随玉佩,净隅融融。欲诉心言,茫茫总是尘封。元未到已瘦,叹颜损、一枝渐凋零。须臾过、黯送嫣香去,遗梦匆匆。”雨薇感到写这首词与以往的感觉不同,这可能是手中的钢笔仿佛还带着那个人的温度,让她写起来很是羞怯。

明远小心翼翼地接过了书,还没等读,就已经闻到了书中传出的淡淡的香气。这香气让他有些陶醉。翻看第一页,他看到了右下角写着“雨薇”两个字,字迹是楷体,很是清秀。多好听的名字啊!明远不禁在心中赞到。他没有心情翻看里面的宋词,而是偷偷打量起正在写词的雨薇来,刚才,雨薇微蹙双眉专注写字的样子牢牢刻在明远的脑海里,他知道,这个女子心里一定有很多忧伤。他甚至在想:如果,上天给我机会,我一定要好好呵护她!

雨薇将写完词的纸折叠好,放进包里,然后准备将钢笔还给明远,这时她看到明远正愣愣地看着她,雨薇有些难为情了,她不知所措地把笔放到明远的文件包上,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又轻轻地问:“先生写的是小说吗?”明远已经回过神来,他赶忙递过笔记本给雨薇看,还谦虚地说“算不上小说,只是业余好,算是随笔吧!”雨薇接过笔记本一看,立刻就惊呆了!

雨薇没想到明远的字这样好,他的字就像是字帖上的一样刚劲有体,又很像是毛笔杆上刻的字一样飘逸灵秀。再看他写的文章,文雅流畅,构思精巧,更是让雨薇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业余爱好”者之手。只见这篇文章开头是这样写道:

《纯情少年与白天鹅》

明远随笔

一个日的下午,少年来到辽阔,美丽,浩渺的天鹅湖,远远望去,波光粼粼,水天一色,霞光万道,近边处结了一层玉一样晶莹透明的薄冰,闪烁着清亮色的光芒,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枯萎的芦苇黄而密,沿着湖岸一片片的,悠长而连绵,一望无际,残荷点点,依然挺立,偶有不知名的儿从茂密的苇丛中惊起,少年独自坐在岸边,静静的欣赏着这冬日难得的美景,美丽,圣洁高雅的白天鹅早已深深的锲刻在少年的心底,

微风习习,吹过面颊,轻拂起少年的长发,他的目光如秋水一样的清澈,深情而迷离,出神的凝望着远处的白天鹅,似乎在交流着彼此的心语,日复一日,期许心灵的挚语远处的白天鹅能心有灵犀。

心诚则灵,忽有一日,当少年又来到湖边时,惊奇的看到圣洁的白天鹅在优雅的转身离去,

文章没有写完,雨薇知道是明远把笔借给了她的原因,她的心情非常复杂,其中有感动,有歉意,还有对故事发展的深深期待,她忽然感到和明远好像认识了好久....她莞尔一笑,对明远说:“不好意思。都是因为我打断了你的思路,我真的期待这个故事有个好的结局哦!”明远也笑了,他意味深长地对雨薇说“会的,那只白天鹅会飞回来的!”

列车开到北京了,雪还在下着,雨薇拉着行李走出了车厢,天气很冷,雨薇下车时却没有戴手套,她只好将手缩到衣袖里,她拉着拉杆箱慢慢往前走,可是,心中却觉得少了什么,她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忽然,她看到明远正拿着一双手套向她走来,一刹那,雨薇觉得心里很暖,很暖......

文/梦寒 【小说连载 待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0593/

《夕阳山外山》(四)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