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和他的牛

2017-11-15 00:28 作者:假行僧  | 1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极不情愿的进城了,我托了好多关系,找了好多人,说了好多好话,才给年迈的父亲在城里找了一份看大门的活。在此之前,父亲一直老老实实在家务农,连进城的机会都不多,更别说在城里生活了。

父亲一直和土地打交道,和耕地的老黄牛打交道,突然让他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他有些不适应。第一天下班回来,父亲脸色很难看,蹲在墙角抽着旱烟,一句话都不说。

我知道父亲是受委屈了,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他这个样子肯定是在怨我,他本来在农村生活的好好的,每天和土地打交道,和黄牛说话,他自在。现在让他进城了,他失去了土地,失去了耕牛,他不自在。我原本是打算让父亲进城安享晚年的,又怕他忙惯了闲不下来,所以才自作主张找了这么一份美差,没想到弄巧成拙,父亲不领我的情。

在吃饭的时候,我有意无意的问父亲这份工作怎么样。

父亲冷冷的回答道:“不怎么样,还不如在家种地了。”

“你别管他,种了一辈子地还没种够啊!他那是想他的牛了。”母亲的一句话让我恍然大悟,我这才知道,父亲放下不下的不只是土地,还有那几头黄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的一句不经意的话,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父亲还年轻,现在我长大了,成熟了,父亲老了,我们的位置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以前是父亲的话是有决定作用的,现在我的话成了最后起决定作用的了,我越来越像父亲的影子了。或许很多年后,父亲不在了,唯一能证明他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来过和存在过的唯一凭证,就是创造了我,把他的影子留在了我身上。

提起牛,不得不说我们家和牛的故事,这虽然没有中八犬那么让很多人熟知,但在我们家,牛一直是很重要的一员,父亲放不下它们也是在情理之中。

农业社刚解散的时候,村里把集体的东西分到了社员手里,所有的东西都分配的差不多的时候,队里的两头牛,却怎么分都分不公平,谁都想要那两头牛,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由。饲养员的理由是牛一直是他负责喂养的,理应把牛分给他,使用牛的说牛是他一直在用,牛理应归他,还有很多社员,各有各的理由,每个人的理由都足够充分,无可辩驳。

我们家与牛也是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农业学大寨的时候,队里负责耕地的是我父亲,父亲那时候还不到二十岁,却耕的一手好地,队里的老庄稼手都赶不上他,为此,父亲和牛就产生了浓厚的感情,他每次说起那对牛时,比说起他的儿女还要自豪。

因为各执己见,互不相让,这两头牛始终分不下去,最后,队长只好把这两头牛都宰了,每家每户分十斤牛肉。当时,父亲和饲养员坚决反对把牛宰了分肉,但他们两个人两张嘴四只拳怎能抵得过村子里那么多人了,最后他们还是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起初,父亲和饲养员是争得最凶的两个人,但最后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得到牛,却为了两只牛和一个村子里所有的人结下了梁子。

后来,父亲总是会说起这两头牛,父亲说,这两头牛有灵性,像人一样,懂得感恩,能通事理。

“毕竟是畜牲,畜牲就该有畜牲的命运。”听父亲说起他的牛,我倒是不屑一顾。

“你个小畜生,没有牛,你恐怕早饿死了。”父亲没有预兆的给我一顿骂。

从此,我是绝口不提有关牛的一切,免得父亲又想起过去的事,我也要跟着受罪了。

父亲说,他没有去领那十斤肉,那一天村子里满是牛肉香,只有父亲和哪个饲养员在牛棚里坐了一,抽完了一袋旱烟。

“你不是进城之前把牛都卖了吗?回去你也没牛养啊?”我试图用这样的办法说服父亲,让他留在城里,当初为了断了父亲回去的念头,我特意把买牛的钱扣下了,怕他不想在城里呆了,再返回老家买几头牛仔子养。

“牛他压根就没卖,在你老姨家养着了。”母亲不小心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我现在知道了父亲在玩什么把戏了,他早就想好了,在城里呆不长,所以把牛先寄养在老姨家,等他回去了再接过来继续养。父亲用这招瞒天过海骗过了我,但他没有骗过母亲。

“那这钱是怎么回事?”我拿出父亲卖牛的钱问脸涨的通红的父亲,父亲这个时候像个孩子,一言不发,等待着我的判决。

“这钱是他和别人借的,本来打算在城里挣够了就还给人家,可他只上了一天班就不想去了,这笔钱是挣不够了。”还是母亲说的,我才知道父亲这出戏做的真是天衣无缝,如果不是母亲说漏了嘴,我是万万想不到父亲会这么做的。

其实在那次宰牛事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家里再也没有养过牛,耕地的是一头骡子,我小时候就看到过家里的那头骡子,长长的鬃毛,通身都是红褐色的,威风凛凛,人一靠近就会发出很响的鼻息。吃料的时候也很有力,豌豆进了它的嘴里就好像进了粉碎机,咯咯几下就咽进肚子里了,喝水也是很有劲,一口气大半桶水就没有了。小时候,我可喜欢看它吃料喝水了,或许正是有了我这样一个崇拜者,每次有我在它身边,它总是很得意。所以,我从小就喜欢它,有时候它脾气好了,还能骑在它身上兜一圈。相对于我对它的喜欢,父亲就对它严厉多了,这能从它身上的一道道鞭痕看出。父亲总是说它好吃懒做,而一旦说起骡子,他总会说起他的那两头牛,说那两头牛是怎么怎么的好,怎么怎么的勤奋,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父亲重新养牛是在我上高中的时候,那时候父亲身体不好,不能外出打工,而我和姐姐都在上高中,那时候高中可不是义务教育,我和姐姐的学费是很大一笔花销。也是在那个时候,父亲决定养牛,但这一次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牛,其实在那次事件之后,父亲发誓一辈子都不养牛的,但他还是没有生活倔强,最终他还是要违背他的誓言,重新把他最不愿做的事再做一遍。

父亲把骡子卖了,用卖骡子的钱买回来了两头半大的小母牛,他说,这两头小母牛再过一年就可以生小牛了,小牛买了就可以支付我和姐姐的学费了。我对父亲买了骡子有些不满,但他这么做也是没办法,听他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是自己太自私了,看他每次看牛时的眼神,我知道他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了,每每这样,我就能理解父亲了,也替父亲可惜、难过。

正如父亲说的那样,有了那两头母牛,我和姐姐才顺利的在那个穷苦的年代了读完了高中,才有机会上大学,见更广阔的世面。那两头牛说来也算是我和姐姐的恩人了,我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买完小牛后,老牛那撕心裂肺的呼唤声,它肯定不知道为什么早上还吮吸乳汁的子女,到了黄昏就不在了。而在这个时候,父亲总是沉默,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抽烟,似乎想让呛人的烟带走他所有的烦恼,带走生活的不如意。

“别去上班了,你回老家吧!把借别人的钱还了,把牛接回来吧!”我把从父亲哪里扣下来钱还给了父亲。父亲听到我这么说,他的眼中满是喜悦,他算是如愿以偿了。

第二天,父亲一早就回去了,母亲过了几天也回去了,母亲在此之前一直在一家酒店干保洁,她是想减轻我的经济负担才这么做的。父亲回去后,我让母亲也辞了工作,让她回家陪父亲,而她也想回去了,她说,她担心父亲一个人吃不好,要回去给父亲做饭。

父母走后,房子里空荡荡的,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总会想起家里的那两头牛,想来我也该回去看看它们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313/

父亲和他的牛的评论 (共 1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