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晚秋(散文)

2017-11-14 15:10 作者:一秀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晚 秋(散文

贾世昌

“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的林都之秋就这样远去了。甚至画家笔下的丹青还没有最后完稿,摄影家镜头里的系列风光还没有来得及完美定格,秋天却蓦然转瞬即逝,连声招呼也不打地就匆匆而去!

昨天,漫步汤旺河畔,一棵棵白桦、青杨还绿叶婆娑,郁郁葱葱的。仿佛一之间,那玉树临风的树上却剩余风中瑟瑟抖动飘絮的金黄色叶子,几只恋恋不舍这家乡的的小在树的枝头上无奈地飞来飞去,鸣唱着属于它们自己的恋歌。哦,深秋了!

城中似乎无秋。

四周群山有豪情澎湃的松涛滚滚,河畔有树,便有秋。树多,便秋得有声有色,轰轰烈烈。落叶成毯,黄得堂皇而富丽,让秋的肃杀,竟溢出惬意的温暖感觉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年四季,我偏秋。

秋,明丽、透彻、舒爽。没有的躁动、的浮华、的冷漠。初秋的艳阳生暖,中秋明月思亲,很美。而我最喜欢的却又是这萧瑟的晚秋。

晚秋,到处是沉甸甸的质感。近距离地触摸,便可读出秋的丰硕与瑰美,豪放与凛然,读出秋的厚重与诚实的品质。

深入阅读这大美、壮美的秋,自然要读写秋的诗。读刘沧“秋尽郊原情自哀,菊花寂寞晚仍开。高风蔬叶带霜落,一雁寒声背水来。”品其清冷;读汉武帝刘彻的“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怀其幽远;吟魏文帝曹丕的“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感其冷寂;尤其读柳永的“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晚,抱影无眠。”满世界的寂寞何堪!

去岁深秋,长夜难眠。云月八万里,上下五千年,回首人生蓦然间到了花甲之年,感慨万千之余,曾即兴填了一散曲:

秋深,霜冷,菊残。枯叶飞,五更寒,伶仃西窗。长夜寂,人空瘦,心依然。噫,纵矢志不渝,读书万卷,迷津难渡,谁是圣贤?更何堪!

日前翻出读之,仅涕其内心苍凉,却不知所谓苍凉何来?!

也许,秋风、秋、秋韵、秋情,已使感慨秋天的人独怆然而涕下,心中更敬仰一代伟人毛泽东那“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的壮阔胸怀。

晚秋,贵在本色。苍穹高天行云,透彻清明。可读出浩然、戚严,读出坚定的永恒,读出善待人间万物的悲悯禅心,读出任尔东西南北风的乾坤定力。

晚秋有爱。那是毫不掩饰、质本天成的真诚大爱,那是宇宙中最真实的本然。那爱,在晨曦里,在暮色下,在生活全部过程的风雨中。这种奇妙的爱,如高天朗月,似田野芬芳,恰涧边红松,竟大漠绿洲,是林中藤影,仿佛雨后彩虹。那大爱的的旷伟瑰丽,令一切春的呢喃、夏的热烈黯然失色!

晚秋有憎。那是心系清寰宇、净人间之责,凛然难犯的冷面法神。一切污泥浊水、魑魅魍魉、毒菌虫蛇都在晚秋冷峻无情的荡涤之列。欧阳修在《秋声赋》中说秋之肃杀与凛冽:“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那毫不掩饰的大憎恶剑指分明、摧枯拉朽、淋漓尽致!

晚秋,真喜欢你这石破天惊、敢昭日月的大爱大憎的铮铮风骨,喜欢那敢爱、敢憎、敢担当的男子汉品格。大气、肃然、激情无限而又正气凛然;亲和宜人却又边界鲜明。初秋,与浓夏泾渭有别,总有一丝屏障的清风。深秋,即便霜凝,也决不与寒冬混淆。

“删繁就简三秋树”,晚秋,拒绝浅近与稚嫩,不屑轻浮与谄媚。凄风冷雨,成就通彻的淡定与从容---童话寓言不属于你。

不经意间,晚秋去矣。

秋去秋来,却已是另一个秋了。

年年岁岁秋相似,岁岁年年秋不同。秋,在季节变幻的过程中,只是瞬间的光景,人生亦如此,于是,触景生情,便感慨多多。

2017年11月14日于楚凡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265/

晚秋(散文)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