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秦淮人家

2017-11-14 12:48 作者:冷言雪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几日前,在送完朋友去南京坐车之后,即稍作一些短暂的停留。南京应属一座古城,到处可见一些古老的城墙与建筑。

而让我真正留恋上的便是那一处座立于绿荫碧水间的“秦淮人家”。白墙灰瓦,红灯笼,红木船,还有身着古衣的温婉女子

我穿梭于其中,竟觉历史是如此的逼近。像一卷厚厚的画轴,层层打开,层层推进。有诗落于亭中,有曲奏于心间。

莫不如换一身古衣,梳一帘长发,娴静地坐于船中央。像等待夫君归来的少妇,虽眉上焦急却面露从容;像谁家未出阁的女子,虽眼眸怯怯却嘴角溢笑;像满腹心事的离别之人,虽心有千言万语却沉默不说一字。

我应是想做一回旧时美人。窗前吟诗读写,阁中刺绣剪花,闲时赏月喝茶,兴时弹曲起舞。不问国事家常,莫管苍生喜忧,以茶会友,以诗传情。

若是心头两清,倒也着实澄净。但怀琴棋书画,挥洒出一片资雅人生。且以慈悲看众生,且以平和看万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想必,那些做了旧时的女子,也定是一样的轻盈秀逸。若月下静开的一朵花,含蓄而不失惊艳,淳厚而不失脱俗。内有修养,外有容貌,行走时,翩然不娇柔,安坐时,恬淡不浮躁。

而所居之所,也定是临水靠山,绿草莹莹,繁花簇簇,群游弋。屋内陈设虽简单却又处处惹人注目赞赏,虽陈陋却又处处相得益彰。

无车马之喧,无人声之闹,无尘事之扰,但持一笔一墨一长情来拙著此间纷繁之芜乱。纵使外界繁华三千,也抵不过这一时的悠然自得。

大抵当下世人诸多痴于古物,不为读懂历史,不为研学深思,不过是想从如此复杂的世界里讨得一刻内心里的安详与慰借罢了。

当我们身处于饱含着文化气息的古城里时,我们会用眼睛去注视,会用肢体去触摸,会用心去一点一点地感受着。

前尘即是过往,当下即是前尘。很多年后,我们都会做了历史的旧人。那时,谁来谁往,皆是陌客。

只是在进了一家卖古典东西的门面后,我亦忍不住买下了一款民国女子手提的绣花钱包。刚好穿了一件流苏披肩,却又嗔怪自己内里应穿一件旗袍才是最为妥帖的。

而恰在回来的路上,碰见几位拉黄包车的师傅。游客虽多,生意却是着实冷清,一个个懒散恣意地蹲坐于车前。

我颇有些心动,却终是坚定地离它远去。虽是要付钱的,但毕竟如今人格都是平等的,我既自己能走,又何须摆着个架子,高高在上的坐着,让旁人拉着走去?

可若一天没有生意,怕是师傅们都要愁眉苦脸的了。于我所想,便是在空地上摆几个黄包车就行,至于拉车的那些人,还是安排些其它工作最为合理。

此次秦淮之行,注定只是匆促一场。如若日后有缘,必定要好好驻留一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254/

秦淮人家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