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裹小脚之痛

2017-11-14 11:31 作者:张博学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裹小脚之痛。

我在荒谬社会的痛苦中,在身边荒谬人群的痛苦中,经常思考一个问题:女人裹小脚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会堂而皇之的发生?而且这种历史的结束离我们如此之近!在1920年左右已经裹了小脚的女人们在50年代仍然持续的裹自己的小脚!直至持续到70年代甚至80年代!因为脚已经变形,不裹不舒服!我们在20世纪80年代仍然能看到裹小脚的女人!岁数活的大的小脚女人在20世纪90年代还能看到!甚至在2017年的今天,还能找到健在的小脚女人的存在!如果现在一个百岁老奶奶,很可能就是一个裹小脚的女人!我们现代人,有幸亲眼目睹了这种历史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及审美观念的存在,但很不幸我们的民族不应该发生的这样的怪事它就发生了!发生在全国,发生在每一个家庭!发生在每个女人身上,真是荒谬绝伦!女人拿痛苦不当痛苦而当作美丽,男人不拿丑陋当丑陋而当荣耀,脚裹的越小越荣耀,真是绝伦的荒谬!

我们看30年代、40逃饥荒、逃战乱的照片,逃难人群中的妇女就是用一双小脚拖儿带女在跋涉,怎样的艰难!

2、网上查,裹小脚的历史有这样的叙述:

一说,在殷商时期就有裹小脚。

二说,缠小脚最早开始于公元969-975年南唐李煜在位的时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李后主的一个窅娘别出心裁,用帛将脚缠成新月形状在金莲花上跳舞取悦皇帝。后来这个做法流传到民间,缠小脚之风渐渐普及到了百姓人家。但也有人认为,早在公元前770-476年的战国时期,缠小脚就已出现了,或许更早还可追索到商代。总之,缠小脚这一封建社会的恶俗具有悠久的历史,千百年来残害了数不清的中国妇女。可以说,缠小脚是父权制传统下“男尊女卑”最突出的表现之一。据记载,民间女子从四五岁就开始缠小脚,到成年时脚长若不超过三寸,即成为备受赞赏的“三寸金莲”。在当时,这样的小脚被认为是“女性美”的一个重要方面。即使长相、身材再好的女子,如果是一双天足或脚缠得不够小,就会遭人耻笑,并且嫁不出去。“好大脚”也成为漫骂、羞辱妇女最难听的一句话。而实际上,小脚“美”是以女性身心被摧残为前提的。缠小脚的方法是通过人为的强力,野蛮地造成女子两脚的跖骨脱位或骨折并将之折压在脚掌底,再用缠脚布一层层裹紧,被缠足的女性步履艰难且疼痛非常,更有可能引发残疾和致死。民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说法,就是女性千百年来遭受这一苦难的集中反映。而一旦把天然的脚缠成了“三寸金莲”,女性在劳动和交往方面必定是十分不便、大受制约,惟有困守家中,站立、行走必扶墙靠壁,不仅“男主外、女主内”顺理成章,“男强女弱”也成了事实,女性若有什么不满、反抗、私奔之类更是难上加难了,惟有忍气吞声,听任摆布。事实上,这种违背自然与健康、建立在摧残妇女身体基础上塑造出来的“美”,不仅是美的极度扭曲和变态,对于父权制社会施行对女性的压迫与控制,也的确收到了强化的实际功效,正如《女儿经》所说:“恐他(她)轻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约束”。

我们抛开殷商时期裹小脚的时间段,就从969年计算裹小脚的小脚龄,裹小脚的荒谬绝伦的错误也延续了1000多年。一个明显的重大错误延续1000多年,是我们整个民族的聪明,还是整个民族的愚蠢?这个残酷愚蠢的错误能犯1000多年,那么不太残酷愚蠢的错误能犯多少年?看来得一直犯下去,也许,犯一万年!

3、一个女人的漂亮由她的漂亮的脸蛋和漂亮的体型所决定,怎么会有一双小脚决定!

在1000多年的时间里,没有一个男人说我就要娶一个大脚女人做妻子!我就喜欢大脚!大脚还能帮我干活!

也没有一个纤弱和健壮女人说我就是拒绝裹小脚!裹小脚太痛,太摧残人,抱小孩走路都很困难!

没有一个官员说女人不能裹脚!没有一个洞明世事的读书人说裹小脚是及其愚昧、愚蠢、残暴、残酷的事!

结果宫廷里的女人裹小脚,荒山野岭,田野地头,庄稼汉的女人也在裹小脚!

美女裹小脚,丑女也裹小脚!

裹一个小脚,颤颤巍巍,不能干活,还要养育小孩,这是怎样艰难的事,但还是要裹!这是怎样的一种荒谬!

楚王好细腰,满宫皆饿死。那个王八蛋皇帝或者那个礼教圣人好小脚,就让全国的妇女受酷刑,裹小脚?!

这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野蛮的文明!

我现在思考的严肃而现实的问题是:我们还在继续犯着多少世俗的裹小脚式的错误却浑然不知,津津乐道!世俗的许多东西是很可怕的!

经典结论说: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

事实上,天生了仲尼,万古夜更长!

虽然裹小脚可能不是孔子的发明,和孔子扯不上关系,可是礼教是孔子发明,和孔子有扯不断的关系,而裹小脚是礼教的一个怪胎!

4、现在有些道貌岸然的学者在提倡恢复国学,宏扬国学,尊孔复礼,这实在不仅是一种浅陋,而且是一种丑陋。

国家的社会风气不好,国民的道德败坏,和传统国学的关系微乎其微,而和现实的治国方略和采取的治国措施则是重大而直接的关系。

前几年,有人把孔子雕像抬进天安门广场,这几乎等同于让放开小脚的女人恢复裹小脚。

传统文化中确实有非常好的东西,但传统文化中也有很烂的东西。问题在我们打倒传统文化时,把优秀文化也打倒了,而在恢复传统文化时又把垃圾也抬出来了。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这个名言中包含的错误成份大于正确成份。中国人没有自己脑子的独立思考,跟风跑的情况非常普遍,非常严重。

5、中国人喜欢跟世俗跑。

世俗的东西多的没法罗列。

我这里取一个不太重要的举动说说。

在单位喝酒,一个接一个的小科长跑来敬酒。他们的敬酒辞是"真心实意敬你一杯"。当你端起酒杯和他碰杯,他把自己的杯子降低到你的杯子以下。当你把自己的杯子降低到和他同平面,他又迅速把酒杯再降低。如此循环,害得你无法和他碰杯。事后他们说,给对比自己高贵的人敬酒,要把自己的杯子降低,表示对对方的尊敬,这是喝酒的规矩,也是酒场的礼貌和教养。我真不知道这种礼貌和教养是谁发明的,反正我和领导碰杯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杯子降低,包括一次公务活动和省部领导碰杯也没有降低自己的杯子,不想害的领导也不断降低杯子表示对你的尊重,就算我不懂礼貌,不懂教养。 不虚伪,不做作,人格平等的教养我还是有的。就是认定这是一种合理的、必需的、有教养的礼节,你杯子稍低一点,礼节稍做显示就够了,不能低太多,你低太多,逼的对方适应你的礼节,反而没礼节了。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他们在酒桌上反复把自己杯子降低,表示自己卑微的礼节,而在其他生活和工作场合,他们本应像酒桌一样把自己摆在卑微位置,可是恰恰需要他们卑微的场合,他们很粗俗,很放肆,很傲慢,很猖狂,很蛮狠,很不懂礼节,很没有教养,这反证出他们酒桌上的礼貌和教养恰恰是不懂礼节,不懂教养。他们在官场上从来不说我身份低,道德差,文化浅,能力弱,科长你来当,处长你来当,局长你来当,却削尖脑袋投机钻营往上爬,踩着别人肩膀和脑袋往上爬,酒桌上他们又表现的如此有教养,这不是荒谬、虚伪和笑话?如果酒桌上这种教养真的是一种教养,那么你就在生活工作的所有场合遵守这种教养,这才是全面的、彻底的、真正的教养,而不是小事装教养,大事没教养!该他们有教养的地方,他们一点教养都没有。不该他们有教养的地方,他们的教养比有教养的人还有教养,这叫什么教养!发明并提倡碰杯降低杯子为礼节的人,和最初提倡裹小脚的人一样愚昧愚蠢和恶劣!有教养,有独立思考的人,不要跟风!

6、中国人喜欢跟权势跑。皇帝穿长袍马褂,带瓜皮帽,全国就跟着皇帝穿长袍马褂,带瓜皮帽,不仅土壕绅士们这样穿戴,连读书人也这样穿戴。皇帝留个猪尾巴,男人们都留个猪尾巴。你看看清华学堂初期那些包括梁启超在内的大学者的穿戴,你就知道知识分子也在跟风跑。后来,领导人穿中山装,全国自然跟着穿中山装,即使西方留学回来本该西装革履的被西方先进文明洗礼过的知识分子也脱下西装换上中山装。皇帝的威力就这么大。再后来,主席艰苦朴素穿带补丁的服装,全国不论穷富一律以穿破衣服为荣,要和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划清界限。即使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也不愿或者也许不敢穿一身漂亮服装展示自己更美丽,而用一身打补丁的衣服遮盖自己的美丽,使自己和世界失去多少美丽的颜色,也让男人们坐失了多少欣赏美色的机遇。一句"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红装爱武装"就把女孩子的美丽扼杀在服装中。及至"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迷迷糊糊的革命小将们就斗老师,斗权威,斗读书人。喊几句口号,念几篇稿子,斗斗也就算了,结果有人就被活活打死了。人家说的是"斗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限定的非常明确。你斗人家老师,斗人家知识分子干什么?人家并没有要你打死人,甚至没有要你打人,你打死人干什么。这种放大错误的结果就把人家推向"十恶不赦的罪恶"。及至改革开放,又反思错误,当年穷凶极恶斗人的人又流着鳄鱼眼泪捶胸顿足的道歉,任何时代都是你冲在前边浮在浪尖表示正确。中国人跟风也就摆了,你不要加大风级,不要扩大限度。结果就大大扩大了限度,几乎每件事上面说是做一寸,到下面就扩大为十丈,无限的放大度数。搞公有制,就不留一丁点资本主义尾巴,害的百姓忍饥挨饿。搞私有化改革,又容不得国家大动脉和国家支柱大型产业的公有,跑出一波混账经济学家鼓吹私有,并从混合所有制改革突破,这是多大的错误!中国人喜欢把正确放大成错误,也喜欢把错误放大成更大错误!也许历史上裹小脚,要女人的脚不要太大,结果就裹成三寸金莲,没法走路。如果一个中国人愚蠢,一个中国人疯狂,一个中国人残暴,为什么绝大多数中国人跟着放大这种愚蠢、疯狂和残暴?一个人吃了屎,怎么举国都是吃屎的货?再及至"资本主义复辟",你把土地分给农民,把城市工商业和中小企业私有化也就够了,凭什么把教育市场化,医疗市场化,国有企业私有化,国有资产转移海外?这是一个人能搞起来的事情?全国为什么不抵制,反而推波助澜的跟风?我所在的兰州市的兰州自来水公司,就在黄河边上,守着黄河水供水,成本很低,可是兰州的或者甘肃的官老爷眼睛里容不得国营自来水公司存在的沙子,一定要把自来水公司改革给德国人私人经营。最早一吨水几分钱,几毛钱,现在改到一吨水2元7角。2元7角也就算了,可是水表问题太大,两个空巢老人用水,买10吨水没用一周就没水了,水费比北京贵了好多。这也是改革的好处?中国人不是裹小脚时代跟风,是任何时代都在跟风,都唯权力人物马首是瞻。一个跟风的民族多么不堪。我假定,如果现在国家有权力人物欣赏裹小脚,提倡裹小脚,全国的妇女一定会裹小脚,男人一定会支持妇女裹小脚。没有一个妇女会反抗说"我不裹",也没有一个男人表示"我就要娶一个大脚女人当老婆!这从众多妇女当妓女的事实能够证实!一个潮流来了,也许生活所迫,众多女性就走上卖淫道路,有人跨国去卖淫,这是多大的民族耻辱,就有浩浩荡荡的卖淫嫖娼大军。这不就是裹小脚的翻版么?如果有人提倡裹小脚,大家就是不裹,提倡者奈何?

7、只在特定场合、特定条件下局部正确而在其他场合并不正确的一句整体错误的话一旦流传,大家就跟着说。一个错误观念行动一旦形成,大家就跟着跑。跟随正确的社会发展潮流跑没有错。跟随错误的社会发展的负面潮跑就错了。严重的问题是:全国跟着皇帝裹小脚也就摆了,但一个很小的单位人们也喜欢跟着屁大的领导裹小脚就非常可怕!一个毛毛虫领导,敢横行无忌的作恶,就有一群鹰犬呐喊着助威。明明小领导做事胡来,事情做的不合道德,不合道理,不合逻辑,就有垃圾们助威,喝彩说做得好。有人背后骂领导事情做的太混账,一见到小领导马上满脸堆笑,说你事情做得真好。这比裹小脚更恶劣。裹小脚伤害的是女人自身。而社会权势领域的裹小脚伤害的却是正直善良的人。

8、中国民间几千年有太多传统的教导人的道理是错误的道理。这也许和人的生存环境的严酷有关,才总结出被动对付严峻环境的错误道理。这些错误小道理多的没法梳理。只能泛泛谈谈。一方面中国人教导别人开口不论人非,讲嘴上的道德。另一方面有权有势的中国人把人往死里整显示自己的威势。开口不论人非的人与恶贯满盈的人怎么可能互相不论人非?一方面讲做人要正直,一方面又讲圆滑,讲审时度势。圆滑和审时度势演化为见风使舵,观颜察色,明哲保身。正直的人与与见风使舵的人怎么一致?如果人人开口论人非,吐沫也会淹死人,那么人就会谨慎,不敢有被别人论的非,社会也就清明了。现在把论人非的人视为不道德,而放纵有非让别人论的恶人,这就把事情颠倒了。正确的方式应该是杜绝恶人论好人的非,而不是杜绝好人论恶人的非。敢论恶人非的人一定是好人。而敢论好人非的人一定是恶人。要让恶人有"祸从口出"的忌惮,而不应该让好人有"祸从口出"的忌讳。社会上恶人太多,就是我们明哲保身,放纵助长了坏人作恶。够不上法律层面解决的恶,就必须用道德层面来解决。而语言、舆论含有强大的道德压制功能。论人非的道德功能足以形成对恶人的老鼠过街功能。有句妇孺皆知的话叫"墙倒众人推"。如果是一个坏人的墙倒了众人来推,这是合乎逻辑的推。可是常常是好人被坏人整垮,好人的墙倒了大家也一起推,像过节娱乐一样高兴的推,这就彰显出中国人的极不道德。与墙倒众人推形成对照的是花开众人捧。人们捧一个优秀善良的人是合乎逻辑到。可是人们捧的是流氓恶棍。越是流氓恶棍,越容易投机钻营,操控局势,越容易当官。一个流氓一当官,大家也围上去捧,去舔,我们对这种情况几乎司空见惯。中国人教人做人的太多道理实际上不是道理,而是技巧。在一个做人讲技巧而不是讲道德的社会,正直的人、有道德的人就是傻瓜,就是二愣子,就是白痴。讲道理的人就是一根筋,认死理。不变通的人就是脑子不灵活。灵活的含义就是黑白两道都来,善恶两道都做。多么可怕的聪明!中国人认可做人的技巧,不认可做人的道德。中国人认可裹小脚的错误,不认可不裹小脚的反抗。中国人,该强调的道德观念,做为一种非智慧阻止人们强调。不该强调的道德观念又当做一种智慧教导人们强调。中国人的思想似乎总处在迷迷糊糊的混乱状态看不到清晰度,让人悲观。站在思想高度的人能看清低度思想人的错误之处。站在低度思维的人很难看清高度思维人的正确。因此,思想高深的人看思想浅薄的人是错误的。思维浅薄的人看思维高深的人也判断为是错误的,所以思想高深的人企图纠正思想浅薄人的错误几乎不可能,因为思想浅薄的人也认定自己的思想正确。这和"秀才见了兵,有理说不清"的道理一样,明白人遇到糊涂人,有理也说不清,让人悲观。要改变传统错误思维状态的纠缠,需要用哲学重建中国的思维模式,使其符合实际道理的思维轨道。

9、人小时候容易被一句美好动听的话片面误导从而形成根深蒂固的世界观。我在14岁读过一篇文章。文章里有一句话渗入不成熟的骨髓:君子成人之美。于是我就抓住一切机会和生命过程成人之美,想让人感觉自己是个君子。这种少年时代的一句话偏差形成的固定的"世界观"害了我一生。人老了,对一句无论怎样闪光的话可能忽略。小时候把一句经典的话当做圣经而一生遵守。君子思维就是我一生遵守的思维,结果成全了不少小人,我让小人反过头来害的很惨。于是才领悟到君子思维是怎样的浅薄和愚蠢。君子思维遇到君子,那是正确的思维。君子思维遇到小人,那就是愚蠢至极!在底层的工人农民群,无所谓君子小人,大家就是挣钱吃饭。但在存在权力和利益的基层官场,权力和利益都不大,但陷害人并作威作福的小人还真不少。你用推测常见的好人的方式把坏人习惯性推测为好人,你就会吃尽小人的苦头。所以中国人又提出防小人的告诫,结果君子又被当做小人提防和伤害了,没有极丰富的社会阅历,几乎没法对付小人的微笑和君子的冷峻。

10、许多教人处世的高论,只在同等道德,同等品位,同等层次的人群范围使用,低于同等品位,使用这些高论就错误。严重低于同等品位使用这些高论,就会被恶人利用了你的道德、善良、包容严重作恶!非常流行和被大家普遍认可的开口不论人非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道德的提法,是一个美好的提法。但我们在嘴上坚持开口不论人非,我们却在刑场开口论人非,在监狱开口论人非,在法庭开口论人非,在派出所开口论人非。这些是法制层面论人非。可是大量的不道德够不上法律层面,我们最好在道德层面论人非,把不道德扼杀在道德层面,大家人人怕别人论自己的非,从而做事不越界,严格在道德层面做事,在这种条件下,还有必要论人非么?论人非的最终目的是消灭人非,消灭论人非,岂不是更好。不论人非表面看是很道德的,实质上是很不道德的,他助长了坏人作恶,助长坏人不道德。我们这个社会,我们生存的单位,有多少横冲直撞的恶人,就是开口不论人非的错误教导把这些恶人放纵出来的。如果大家开口论他的非,他敢横行无忌的作恶?开口不论人非,甚至佛教里行善积德的教导,都是好人、善良人在遵守,不良之徒和坏人并不遵守。开口不论人非是只考虑保护自己的安全而逃避对别人安全的考虑和对整个社会安全考虑的一种很自私的聪明,是表面道德掩盖下的极不道德行为。有一句话叫"通过战争消灭战争"。我把这句话演绎为"通过论人非消灭人非",让人群和社会变得美好。我不得不说我自己在几十年也是一个把自己整残的裹小脚的人,我被几千年的聪明的教导裹挟,大度对人,我开口不论人非,我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和任何人保持友好善良,希望世界上的人都自己的朋友,结果我的善良变成软弱,被地痞流氓整的面貌全非。这是用搞残自己身体的代价换取社会的审美认可。

11、真理有时候在多数人手里,因为多数人都长脑子。真理有时候只在个别人手中,因为真正聪明的只是个别人。真理就是正确的说法和正确的做法。正确的说法和正确的做法不是自己的判断,是要经得起公平正义和道德良心的拷问,经得起逻辑推理的演算,经得起衡器秤出的轻重。怎么称?同样是错,要看错的先后和轻重,先错的先输理。同样是对,要看那个是份量更重的对。如果凭自己评判,小偷和强盗都认为自己正确。

更多的时候,个别人只拥有正确的思想,却不拥有权力和控制社会的资源把正确的思想变为正确的做法,纵然个别人握有真理,也只能任凭荒谬泛滥。这大概就是几千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根源。可惜的是许多领域谬误仍在顽固流传,裹小脚的现象到处存在,无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243/

裹小脚之痛的评论 (共 9 条)

  • 王平如是说
  • 心静如水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 诗心云卿
  • 鲁振中
  • 李族川{火淼}
  • 王东强
  • 草木白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