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想起儿时的烧烤

2017-11-11 15:15 作者:江北乔木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最近,观看了陈佩斯、朱时茂演的小品《羊肉串》,从那幽默的回味中回到现实中,由此引发了我一个奇特的想象,我想起了儿时在茫茫的田野里,“烧花生”、“烧豆子”、“烧玉米”“烧蚂蚱”、“烧雀”,祖母在灶台前用麦秸草烤小青鳞鱼、烧面箍拽……那时这些虽不叫烧烤,可我现在细想起来,这是多么纯纯正正原汁原味的烧烤啊,不仅应该是烧烤,且应是烧烤之母,那种烧烤更有情调,更有野味,更使人难忘,挥之不去,我想许多人都会有这种感觉。

说起儿时的烧烤,舌蕾蠕动,那是一段很有情趣的记忆。那个年代的秋收过后,常常和小伙伴们一起来到空旷的坡地里,拾刨漏在地里的花生、地瓜,掰漏下的玉米,拾豆子,划拉豆叶……还间或打着鸟、捉着蚂蚱、追着野兔,天上飞的,用随身携带的弹弓打;地上跑的,用手抓。那时收获了“猎物”都“交公”,烧烤着吃,记得那时偶尔也捡拾烧烤过斑鸠,大多时候烧烤过花生、地瓜、玉米、豆子、蚂蚱等,现在想起来还似乎能感受到那种野味香。

在坡地里烧烤时,先选个避风处把要烧烤的东西放下,然后分头到周遭拾干柴,拾些干小树枝、小烂木头之类的,再拾些干草、树叶当引火,待捡拾的差不多了,有的小伙伴就会招呼一声:“拾的差不多了,开始点火烧吧?”小伙伴们就围拢到了一起,把捡拾的干柴草堆好,将要烧烤的东西放到柴草上,就要开始点火了,谁开始点火的时候,都给他遮挡着风,因那时火柴实行供给制,带着火柴不多,都是从家里的火柴盒里偷偷抽出来的,有时因风大,划了几根火柴也点不着火,都很着急,也有把火柴划光了点不着火的时候,就跑大老远去借火用,没处借时就无精打采地散伙了。

点着了火,常常听到火烧着干柴“劈啪”地响,一如年节的鞭炮声,响彻在空旷田野的上空,袅袅的炊烟升腾,缭绕在上空,还不时涌动着小伙伴们的欢笑声。只一会儿工夫,就会传来一阵阵扑鼻香,“这是花生味。”“这是豆子香”,他俩还在那争辩着,大一点的小伙伴就剥开了豆粒:“豆子转了粒,蚂蚱断了气。熟了、熟了。”两片嘴唇“叭嗒、叭嗒”地响起来了,小伙伴们这才回过神来,一齐从火炭挑拣着、剥着吃了起来,吃着香脆可口,真是别的方法做不出的美味。吃完后,只见一个个小伙伴的嘴唇上、手上都是黑的,不禁相视一笑,有一种心满意足之感,唇齿间留着野外烧烤的余香,令人回味。

儿时上坡割草、剜菜时,不经意间就会发现一个个蚂蚱飞来飞去、蹦蹦哒哒,就会逗引起兴趣。尤其是捉那 “蹬跶山”、“羧母角”蚂蚱更有兴趣,那时很小的孩子哭着让大人给捉蚂蚱,嘴里不停地喊着要“蹬跶山”、“羧母角”,因这两种蚂蚱看起来好看,烧烤着好吃,所以,小孩子们指名道姓地要。“蹬跶山”是一种绿色的、个儿很大的蚂蚱,它两腿很有力,只要它用力一蹬,就能蹦跳出老鼻子远了,因而得名“蹬跶山”。“羧母角”是一种灰色的、个儿也很大的蚂蚱,它的头长得像样的头,尤其是那两根须更像羊的两个角,估计是因这而得名“羧母角”,不知对不对?这两种蚂蚱每到秋天都长了满肚子“子”,吸引着小伙伴们捕捉它们。这样的蚂蚱蹦得远、飞得远,得伸出手、手并拢、卯足劲、扑得快,捉到手时顿有成就感。

捉到了蚂蚱就用“毛姑樱”、山草等带挡头的蔓草串起来,等到捉了一串、两串时,就顺手划拉一把草,点着一会就烧熟了,儿时听祖母说,把蚂蚱烧的断了气就好吃了,那时谁知道它什么时候断了气,只要见它不动了,也就熟了,儿时烧烤吃蚂蚱最多,也最常见,最有诱惑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儿时吃的烧烤还偶尔有鸟雀,那时坡里的鸟儿多,偶尔捡拾到被别人打死的鸟雀,也有不小的,谁捡到都没有独吃的,常说的叫“见见面,分一半。”就一起吃烧烤了,烤鸟雀得捡拾一些大的、粗的树枝,反复地烧烤着、翻动着。烧着、烧着,香味就出来了,肉香、野味香。不急,这只是外面的肉香,里面的肉还不熟,再耐心地烤一阵子,把鸟身上的毛灰敲打、敲打,就分食之,吃着这样的烧烤感觉大不一样。

想着儿时的烧烤,我还想起了一种别样的烧烤。那时每年放山割草的时候,我跟着大人们上山割草,到了中午的时候,都从山坡上背着、担着草走下来,聚集到一个平坦的地方,分头从周遭捡拾着柴草,堆放到一起,围拢着生起篝火,各家从家里带的包袱里拿出饼子、小咸鱼、咸菜什么的,放到篝火的各个角的干净石头上烧烤着,不停地添着柴、不停地翻动着,我那时就隐隐感到“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情愫。烧烤着的玉米面饼子散发出了平日子散发不出的味道,烤熟了,朝着烤得最好的地方美美地咬上一口,感觉真不一样。我这个儿时极少吃饼子的人,也感到胃口大开,咀嚼着篝火烧烤的饼子,吃着诱人香味的小咸鱼,感觉就是那时候的山中美味。尤其是几家人围坐在篝火旁吃着烧烤,感到特别的香甜,惬意极了,感受到的是一种街坊邻居间的真情,这是珍藏在我心中几十年的印象最深的山中烧烤。

我有四十年没见过、吃过这种烧烤了。

想起儿时的烧烤,我就不由想起了儿时摇曳在田野里的时光,那时的烧烤,篝火中烤进了儿时的想,炊烟里升腾起未来的希望。儿时烧烤,滋味悠长。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8908/

想起儿时的烧烤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