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两年

2017-11-09 09:36 作者:梧桐不落叶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两年

总觉得自己的大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细想之下,未有毫厘可获,便自顾自的活下去。并没有一个人独自在典雅的橙黄路灯下漫步过,也不曾毫无目的的走向远方,似乎必须要有一些事情走到我身边,才能拉动我前行。我的大学里,缺失了什么?我的字典里,为何没有绽放的大学?

自第一天站在大学里迷茫,我已不知不觉徘徊了两次花谢花开。走过两次轮回,我的双眼里不再熠熠生辉,眸子里的水凝成一面镜子,任那云卷风流,荡不起一丝波澜。不是我学会了镇定从容,而是对世界和自己放纵,不为所动,偏安一隅的,苟活着。当身边的朋友们都在抱怨自己有多累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大一那年尚有一份信仰,而当这信仰远去后,我竟也只是缩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不觉不问。可笑自己竟还怀揣着最后一点自信,自信自己不是不如人,而是不屑于将现实的枷锁套在自己身上,真是无知者无畏!

若要说理想的大学生活,应该是那一年吧!那一年有着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走出小小县城;第一次坐上了轻轨;第一次拥有了大量自由……那一年信仰还未曾远去,我们在到过的每一个地方或多或少留下回忆;那一年我对生活的热情还在,社团、学生会以及各种实践活动我也是露过面的;那一年,借着青放肆的幌子也为年轻买单……那一年啊,有着太多的美好。我并不苛求时光让我重新来过,走过的都是回忆,好坏都应该珍惜,他们是密封的,保质期就是我们在世界上的期限。除了亲力亲为者,谁又能熟知逝去的历史。那一年啊,就由我保存吧。

在跳入下一年之前,我并没有太多准备。一切都在高速发展时,信仰断了,莫名其妙而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最初也未曾在意,之后的某个里,也会有着伤感。好似响应者“光盘行动”一般,我坠入浑浑噩噩的这一年,身份是“无产”阶级。

这一年,一切行云又流水,时间也在我抱怨无聊的时候对我失望;这一年,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在里逍遥天下;这一年,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一年的前半段本已不清楚是怎么过来的。倒是朋友对我说了一句话迎来我的反思:这学期除了游戏,你还有什么?是,想起来了,在那个秋季节里,我看小说、玩游戏,这些就是业余生活的全部,所谓积极进取,乏善可陈。或许,心也早已迎合着气候,慢慢地下,冰封住凄凉。

物极必反是这一年的写照。这一年暑假,我所拥有的世界,在高温下膨胀到极致,然后,突然爆炸。之后,天渐渐凉了,拾起碎片,不愿前行,随寒冷一点一点麻木、僵硬。当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史料未及是大凄凉下萌芽的一粒生机。

有人携一缕春风入梦来,天寒地冻,似再也不能封印胸腔里澎湃的热血。我感谢这个人,能想到的感谢语不多,有一段歌词确实颇合我意:“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世界就在我眼前,我却还坚持“她”就是我的世界。本就是错误的人,又怎么回事对的世界。这个人将我放到真实的世界里。原来,青春正盛。《左耳》的叛逆抛出一句执着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看来,我也年轻过,也有过青春。不紧不慢的365天,希望和绝望的交替登场,终究是希望顶住了攻伐。

做人,总要信的。在自己的世界里呆久了,这个人对我说:世界那么大,你要出去看看。我,在路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8598/

两年的评论 (共 8 条)

  • 王东强
  • 江南风
  • 浪子狐
  • 襄阳游子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雪中傲梅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