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康熙与德妃》总共九十九章,三十六万多字

2017-10-24 21:05 作者:心静如水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十一》可怜沈婉挪出

与人撮合自身未卜

一群奴才骗出了纳兰性德公子,随即便凶狠的来撵沈婉母女:“你们娘俩赶紧出去,我们要锁门了!”其中一个家奴看性德公子真的坐上马车回家了,连忙跑上楼去警告沈婉母子,可这沈婉母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沈婉的母亲问道:“为什么呀?性德公子刚下楼,你们就来撵我们,性德公子刚才临走时可没这么跟我们母女说,他都没撵我们,你们这样做凭什么?你们这群狗奴才!真是胆大妄为!过两天性德公子来了,看我不告你们的状,让你们没饭吃,都到大街上要饭去,你们还不快滚!我真要去找性德公子了!”沈婉母亲一边大骂那些纳兰明珠派来的家奴,一边站在床边护着沈婉,可那些家丁可不管这么多事,那个家奴又说:“今天我们既然敢过来撵你们出去,肯定就不怕你们去告的,因为这是我们家明珠左相让我们来撵你们的,刚才出去的性德公子,就是当今明珠左相的大公子纳兰性德,知道了吗?我们家大人已经知道了性德公子在此包养了你的沈婉姑娘,我们家老爷很生气,你们娘俩要是想活命呢,赶紧滚出去,要想去蹲大狱呢,我们这就送你们进去,这两条路你们自己选吧,老太太,怎么样?想好了没有,不想蹲监狱赶紧滚出去!别让我们费事!”那个家奴明显的不耐烦了,他大叫着,恐吓着。沈婉母女听说纳兰性德是当朝左相纳兰明珠的大公子,这娘俩一下就懵了:“怎么办呢?娘,咱们还是走吧,你老人家也别跟他们吵了,我们是吵不过他们的。”沈婉的母亲一听婉儿这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就只好说:“走就走吧人家都来撵了,婉儿快点起来咱们走!”沈婉的母亲拉起躺在床上休息的沈婉,准备收拾银两之类的东西,可那个家丁又道:“别动这些东西,这屋里的东西都是我们家性德公子买的吧?那你们就无权带走了,你们就这样走出去吧,不打你们就不错了,还想拿什么东西,走走走!”那个家丁使劲的推着沈婉母女让她们赶紧下楼,那些金银珠宝之类的好东西不就归他个人的了吗?所以他们怎么可能让她们带走呢?沈婉的母亲拉着身怀有孕的沈婉,无奈的下了楼,一边走一边嚷嚷:“你们干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拿东西,那些东西确实是性德公子买的,可他已经送给我的婉儿了呀,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拿呀,凭什么?”沈婉的母亲越是嚷嚷,那个家奴推她推得更快:"走走走,滚滚滚!滚远点!你再嚷嚷我一会揍死你,滚!滚远点,出去再给你闺女重找一家去吧,你又能坐在家里享福了!哈哈哈!这里不是你们这种人呆的地方!以后可千万别来了啊?”那个家奴狂笑着,把门关上了,几个人都一起跑上楼哄抢起那些好东西来。

这一切性德公子当然不知道,他还真以为老父亲找他回去有事,慌忙回到家里,看到了父母安然无恙,他的心也就放了下来,随便和父母说了一会话:“父亲大人,孩儿回来看你们二老了。”“嗯,又上哪疯去了?这几日才回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当父母的人了?做个好孩子,就得上顺父母,下善待妻儿,你瞧瞧你自己这些天都在干些什么?父母不拜见,妻儿又不管,你太放任了,你知道吗?外边的女人就这么好?让你连家都不想回了!?”纳兰性德的母亲,看明珠大人训斥儿子,越说越有气,赶忙起身帮儿子说话:“孩子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别生气了,你再气坏了身体,可怎么好?说他两句就行了,再说了,你也没看见他在外边找女人呀?大人别听那些奴才们浑说,我的容若儿,可从小就是个好孩子,从来他都不惹我生气,大人怎么听风就是呀?他们瞎说什么你都信,皇上前儿个还夸我的容若儿好呢,那天可是他亲姑姑惠妃娘娘从宫里传出来的话,这还假的了?”“我怎么一说孩子你就护啊?去去去,你就会惯孩子,你看你把个好孩子都惯成什么样了?你还说!”“我说话,怎么啦?我就不能替我儿说句话呀?我的儿哪不好啦?他一回来你就骂他,你还让不让他回来了?”性德的母亲刚说完,就听见外边有个奴才过来回话,“大公子,外面有几位公子找。”纳兰性德站起身,跟父母说:“孩儿有事去去就回,还望父母成全。”明珠大人听说外面只是几位公子哥,随即也就挥手让纳兰性德跟他们一块去玩去了,回头又跟他母亲说:“你看看,你生的好儿子,这刚回来又走了。”“走走,他不是有事吗?”“有事,天天有事,皇上现在都没他忙,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忙了些什么?”“他爱忙什么忙什么?你管他干什么?”“我不管他我管谁呀?管你呀?我还不能说话了!”说完话纳兰明珠自己一甩袖子,回里屋歇着去了。

这时的纳兰性德刚走出大门,早在门外等候多时的大学士严绳孙拱手相见:“性德兄,多日不见,一向可好?""好好好,不知贤弟远道而来失敬失敬,还望贤弟海涵啊!”“嗳,性德兄哪里话来,性德兄见外了,我这次来可是替一位好友有事相求仁兄的,还望性德兄务必帮忙啊?”“是吗?如果贤弟真有事情找到愚兄,愚兄一定鼎力相助,哪有推迟之道理,贤弟只管放心好了,你我还是到酒楼一叙吧。”纳兰性德说。“啊,好好好,酒楼吗,这次贤弟已经包好了,就在沁香楼,仁兄啊贤弟这次就不让你破费了,这回我还让你见一位大才子,你看可好?”“是吗?不知这位我可认识?”“他是打江南来的,你恐怕没见过他,不过,此人的才华也是不浅啊!”“是吗?这位大才子真的来了吗?”“仁兄啊,他不但来了,还有事相求贵公子你呢?”“他有何事?我又能帮他什么忙呢?”“那当然是仁兄你能帮上忙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千里迢迢过来找仁兄你了。”“好,只要我能帮上的忙,我一定帮,让他尽管说好了。”“好,爽快,性德兄真是爽快之人,此人已在酒楼等候多时,性德兄请上楼。”俩人一路有说有笑,不知不觉来到了酒楼之上,纳兰性德往里一看,哎呀,好一个白面的书生,真乃风流倜傥,潇洒英俊,纳兰性德刚看见,便喜欢上了。

“这位是……?”纳兰性德问道。“啊,我来介绍,这就是性德公子,仁兄,这就是当今江南才子顾贞观。”"哎呀,久仰久仰,久仰大名,今日能见到贵公子,真是三生有幸啊,不知贵公子这趟远道而来找性德有何事?只要本公子能办的,尽量帮你办,绝不推诿,不能办的,我也会想办法帮你办,只要这位贵公子能信得过性德就行!”纳兰性德生性爽快,乐于助人,他一听这位才子有事要求他帮忙,他还没问什么事,便答应了下来。”那就多谢性德兄了。”顾贞观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顾贞观早就在酒楼,要了一桌上等酒菜,这时他看见纳兰性德的为人,如此大气,也就不想隐瞒什么,于是便站起来给两位斟满酒,款款道来:“性德兄啊,这次小弟要求仁兄的事,是我的一个小表妹,因为我们俩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家父看我们俩到了该订婚的年龄,刚要去提亲,没想到去年让我那贪财的舅舅把她嫁给了皇上做妃,不知她现在在宫中可好?就想过来问问,哪怕能见到她送点东西也好,这也说明她在宫里安然无恙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不知仁兄可否能帮贤弟这个忙?如能见上一面那就更好了。”

纳兰性德一听他是要见宫里的妃子,吓得慌忙摆手:“使不得,万万使不得,这怎么可以,她现在已经是皇上身边的人了,你怎么还想见她?见到她,你又能如何?又有何用?使不得,使不得,万一让外人看见了,告诉皇上,你我都是要掉脑袋的,而且还有可能会牵连到家里的人,此事不可,万万不可。”“性德兄,这事要是不难何劳仁兄费心,只是贤弟确实想她,哪怕她能送给我一件信物呢,我今生便也死了心了,还望仁兄一助,如能成全此事,贤弟感激不尽。”说完顾贞观双腿而跪不肯再起。

纳兰性德看到这位才子如此钟情那位小表妹,没有办法只好伸手将顾贞观拉起:“贤弟请起,何出大礼啊?愚兄尽量帮你想办法就是了,来来来,喝酒喝酒,满上,满上。”顾贞观被性德公子拉起,随即端起酒杯,举杯相敬道:“这一杯小弟我先敬两位仁兄仗义相助,来来来,干了!”“干干干!”大家一起互敬,刚喝完,顾贞观又给俩位倒满了好酒说道:“来,这第二杯严兄和我一起敬性德兄吧,愿他能尽快帮小弟我遂愿!”“好好好,干干干!”这三位一起又干了,喝完酒,那顾贞观又为大家到了第三杯说道:“这第三杯,就庆祝我今天能够有缘和性德公子相见相处,来来来,大家干了!”“干干干!”他们一起喝着酒,划着拳,好不高兴,酒过半巡,他们中的严绳孙说道:“算了,今天就喝到这吧,性德兄明天还有事,不可多饮,以免误事!”纳兰性德,也起身说道:“今日酒钱我出了,你们二位先在酒楼住着,等我的好消息,我答应的事,我会想一切办法去办,你们二位放心好了!”顾贞观听说纳兰性德即要帮他的忙,还要付酒钱,立即说道:“这酒钱,就我付吧,性德兄,不能让你破费的,这忙你已经答应帮我了,这酒钱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再由你付了,还是我自己付吧!”“哎,贤弟啊,你太客气了,我性德还能少这点酒钱与你们,再说了,你们二位哪位又有我过得好啊?这酒钱你们就别争了,我还得快快回去,与宫里的皇姑还有我那小表妹商量,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这事你们就别操心了,嗳,可是我找谁才合适呢?”纳兰性德在酒楼里,来回踱着步,他想了又想:找姑姑惠妃?不行,太冒险了,皇上经常在惠妃姑姑那,万一让皇上知道了,那惠妃姑姑可就遭殃了,那就找自己的小表妹,兰贵人,她那安全,因为皇上很少往她那去,对,也只有找她帮忙了,这位小表妹做事一向牢靠,小心谨慎,想到这里纳兰性德便说;“我派人马上到宫里告诉小表妹,嗳,顾贞观啊,你要不要先给她送一样东西,让她知道你是谁呀?”顾贞观忙问:“那我送什么东西给她好呢?嗳,就送她我这把扇子好吧,上面写上一首我的诗,性德兄你看这样可好?”“不行,不行,这个扇子不行,这些男人用的东西万万不可往里传,嗳,你就买个宫妃喜欢拿的团扇吧,在那上面题上诗,送进去方可。”“那好吧”顾贞观撂了一定银子给店小二,“小二给你银子,烦你跑趟腿,去给我买把团扇回来,剩的银子就给你做跑腿钱了!”那店小二高兴的接过顾贞观撂过来的银子说:“好来!”不一会那个店小二就到街上买来了一把团扇,递给了顾贞观,“这位公子扇子来了!”那顾贞观接过扇子,在那上面随手写了一首诗,并留下了自己的名,交给了纳兰性德。

性德公子拿过来一看:

去年小妹远离家,

留下愚兄独看花。

夜相思不入眠,

决心追妹到天涯

“好诗,好诗,嗳,不知你那小表妹看了以后会不会流泪到天亮啊?嗳,可惜了,可惜了,你那贪财的舅舅活活的拆散了一对好鸳鸯!”"嗳,父母爱财,孩子爱人,无奈无奈呀!”这时的严绳孙大学士听完纳兰性德的话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作者:李让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6630/

《康熙与德妃》总共九十九章,三十六万多字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