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东湖钓月

2017-10-23 16:36 作者:龙马精神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东湖钓月

(陈寿华)

你如果乘坐湘桂线南宁至凭祥的列车,在宁明站下车后,就会看到南面那一望无际的田畴上,有两处古老的自然和人文景观东西相望、默默厮守,它就是宁明十景中的“蓉峯夕照”和“东湖钓月”。前来宁明观光旅游的人们,要是游览世界闻名的花山之后,不去那两处景区看一看,那简直就是一种遗憾。

且不说蓉峰塔的雄伟和古朴,单说东湖那未经修饰又难以名状的原生态韵味,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流连忘返。

东湖位于宁明县城东北角的平野上,紧靠在明江的拐弯处,与同在城北郊平野上的巍峨耸立的蓉峰塔遥相呼应。它距离县政府、北仁屯以及宽阔的江滨大道北端不到两里路,却形成繁华和清净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

富有传奇色彩的东湖,像一个农村少女,虽然至今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虽然比不上苏东坡笔下“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杭州西湖,但它“天然去雕饰”,具有一种天生的美。它虽然不闻名于世,但原先近百亩的清澈湖面,历来为人们所推崇。如今几经沧桑,历代农民的填湖造田,致使东湖面积只剩下数十亩的规模。尽管如此,它依然风采依旧,在大地上与其儿孙生存繁衍了数百年,依然向人们展示独特的风姿与魅力。在那里,翠竹婆娑,绿草如茵,语花香,萤飞蛙鸣,俨然是动植物和谐相处的独立王国。尤其是东湖吸纳来自明江河畔的清风祥气,依靠自己疏密有致的绿色屏障,把毗邻的北仁屯、附近的县城噪音嚣尘、乌烟瘴气过滤得一干二净,以近乎原始的模式让自身蜕变成县城居民的心仪景点,给人们带来诸多愉悦和安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说它神奇,还得说它的前世今生。据本地清代名人黎申产辑的《宁明州志》记载: “东湖在城东二里许,旧传其地原系一村,某年村中忽见一白牛自外至村中,人以牛无主也,杀而分食之。有老寡媪无子,众不分其肉,翼日有一父老问媪曰,‘白牛之肉汝亦与食乎’?媪以未与对。父老曰:‘不食甚好’。明日一村尽陷为湖,独賸一土地祠及老媪屋耳。至今湖水大旱不凅,人意其有龙也。州中每值岁旱,祷于湖也,设坛集诸道士诵经,官即坛行礼毕,遣渔者网鱼,得鱼则以朱笔书求雨状,纳入鱼口,仍放湖中使达诸龙,每每即日得雨也……(标点符号系笔者所加)”。虽然《宁明州志》之所载在今天看来缺乏科学依据,但那种传说毕竟给东湖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尤其是它与县城北郊原野上的蓉峰塔所构成“秀笔蘸墨”那种富于诗意的美景,更令人心驰神往,从而产生先睹为快的游览欲望。

如今,设坛诵经,县官祭神求雨已成故事。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宁明县与全国各地一样,开拓进取,致力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简政放权的改革为市场主体释放更大空间,让人民在创造物质财富的过程中同时实现精神追求,初步实现了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协调发展。尤其是作为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县城,随着美化工程、亮化工程不断建设完善,城市功能和宜居水平日益提升。诸如东湖附近的江滨大道、桥东文化广场、宁明大桥景以及荷城晨钟等等公益场所的建成使用,都为居民分享到了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人们在那里健身散步、唱歌跳舞,养生娱乐变成时尚,一时蔚然成风。

而其中还有部分县城居民,却对东湖情有独钟,似乎对它有着一种与生俱来、不离不弃的迷恋,致使东湖演变成最适合于养生休闲的原生态环境场所。每年每月每天,当晨曦初露,旭日东升,三三两两的中老年人各自背上行囊、渔具,有的沿着江滨大道北端前行,穿过阳光斑驳的竹林小道,听一路的鸟语啾啾;有的则经过北仁屯,走过一段长长的田埂,闻着阵阵的稻花菜花香。虽然取道不同,但都殊途同归,终究汇聚到东湖周边。他们来到湖边,放下行囊,然后各自寻找垂钓的理想位置,上饵抛钩,去湖光潋滟的水底世界寻找所需。

还有一些心仪东湖的,是那些朝气蓬勃的青年男女,他们坐着电车,骑着摩托,闪电般来到湖边的竹林深处,精心选择一个偏僻幽静的地方相互依偎,不受干扰的在自然静美的空间卿卿我我。待他们一番激情亲热之后,有的便勾肩搭背在湖边徜徉、沾花惹草,让清澈的湖水拍下青倩影;有的则抱头搂腰,久久地对着湖面享受柔情似水的境。

当然,也有一些热自然的姑娘小伙,他们早早赶到东湖,为的是让那里的独特景致存留在自己的相机、手机或者画板上。诸如第一缕露出的曙光、平静如镜的湖水、变幻斑斓的湖光、摇曳多姿的翠竹以及垂钓者的背影,借以寄托内心对美的追求。看着艺术爱好者们匆匆来去的身影,东湖自然也多了一份眷恋和生气。

东湖最富有诗意的美,还是在傍晚和月夜时候。无论是温暖热烈的春还是清爽寒冷的秋,当残阳西下,晚霞变换着五彩,并且魔法般的把巍峨矗立的蓉峰塔顶倒影湖中,倒影于是随着湖面的波光微微摇动,宛如秀笔蘸墨,不断地在天地间书写或描绘什么。于是诗画油然而生,人文情趣愈加盎然起来。

月夜呢,从弯弯的月牙到圆圆的玉盘,时间延及十天半个多月,那时的东湖更是别有一番情调。从傍晚到入夜,垂钓的人们不约而同地来到湖边选点择地,他们支起帐篷,撑开阳伞,上好饵料,紧接着用力扬起鱼竿,把透明的钓线连带鱼钩抛向看准的湖面点,鱼钩消无声息地下沉下沉,湖面稍起微澜便又恢复平静。人们于是坐下,或默然作个伸腰动作,若有所思然后坐着全神贯注地看着下钓处。有的则下钓之后,漫不经心地靠在折椅上,燃上香烟,时而看看夜空,时而看看湖面。此时,清风徐来,湖面被月光朗照着,水中月影像个玉盘,与天上的月亮、星星相对望。夜空中,洁白的云朵来回飘逸,白云苍狗,照样不停地在湖中舒卷变幻。在久久等待、耐心等待中,时间在悄悄流逝,人心在渐渐平和,一切烦躁和委屈在烟消云散……突然,那边啪啦一声,水面打破了平静,钓线随之激烈摇晃、时紧时慢地游走移动,绷得紧紧的钓线在考验着钓者的定力和智慧。这时,只见钓者悠然起身,操起钓竿,熟练地把钓线放松、收紧、再放松,一番如此这般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收回钓线,把企图拼命挣脱的东湖红鲤收入囊中。

上鱼靠的是运气,起鱼则是个讯号也有个时间段。当第一个钓者收获之后,其他钓者也相继开始溜鱼抓捕。那虽然是喜获丰收的时刻,但除了偶尔有些低声惊叫之外,湖边到底是月夜静悄悄的激动场面。丰收固然值得庆贺,不过对于钓者特别是东湖边上的大多数钓者来说,那更多的是出于一种爱好,一种把劳作当成修身养性的养生方式。他们以钓鱼为载体为平台,企图通过自身的体验去求得人生乐趣或满足某种心理诉求。想想吧,在月白风清的环境里,听夜赖吟唱,看竹影摇曳,没有尘世的喧嚣,没有市井的欺诈,更没有生活琐事的羁绊,能在自由支配的空间里安详静谧地自思自想,吸纳天地之精华,完成体内的新陈代谢,是何等的惬意。况且还有风情万种的明月长相厮守,那超凡脱俗的生活方式,简直就是在尽情地消遣神仙般的日子。

东湖钓月,是别具一格的休闲养生活动,同时也是充满诗情画意的身心旅游。常来常往的人们在那里已习以为常,并且能在这种习以为常中深谙养生之道。至于那些“到此一游”的过客,他们从好奇到游览再到感悟,更是一个无师自通的心理历程和自我修养过程。面对东湖,联想到以前那个“分食牛肉者招来灭顶之灾”的传说,进而研读东湖的“前世今生”,人们也许幡然醒悟,东湖其实就是一个抑恶扬善的教化基地。那么,就请八方的游客亲临体验吧,宁明东湖欢迎你……

据悉,为了提升东湖的知名度,以吸引更多的人们游览东湖,宁明县正在致力打造旅游强县,有关部门正在谋划实施东湖的美化工程。本人在庆幸之余,也趁便作些提醒,美化东湖,应以保护原生态为前提,切莫伤筋动骨,只需作些稍扩规模、铺设通道、架设路灯以及适当地在湖边增设桌椅、搭建些茅寮凉亭诸如之类的“略施薄粉”就够了。

要知道,东湖之所以美丽动人,是因为它首先是本真本善,然后是在人们感悟到“东湖钓月”的妙处之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6432/

东湖钓月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