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爱斯基摩犬

2017-10-20 23:12 作者:丁思烨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动物,喜欢养殖动物,鸡鸭鹅狗猫鸽子兔子羊,凡是能在家里养的几乎都养过了,自小到大家里也没离开过动物。直到母亲去世后,我们一家三口搬入了楼房,才算是远离了动物。但是曾经养过的一只斯基摩犬,却潜在我的记忆中,难以抹去。

记得是2008年日的一天,晚上下班刚到家门口,母亲就迎上来,把我挡在门外说:快看看那只狗,好像有什么毛病,卧那里半天不动了!这时我才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在我家门外的西墙跟,卧了一只漂亮的爱斯基摩犬,但凭我多年养狗的经验判断,这只狗一定受到了意外的重创,否则不会躲在一个地方长时间不动弹的。或许它已经感觉到了这是个安全的地方,于是等待救援,因为它一定看到了我家院内那四只异族同类,否则不会在路边那么多家,单独选在我家门口静卧。当然这是我后来救助成功过后的想法,总之作为人类的朋友,狗算是最通灵性的了。

话不多说,在母亲的劝导下我也发了善心。为了防止意外,我找来了一段稍长的钢筋,一头弯成勾状去拉它的前腿。如果正常的话,它是会被拉起来的,即便是下意识害怕,也会立马起来跑走。但是我却没拉动,这狗狗还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扬了一下后腿。于是我明白了,它受伤了,我隐约看到了它那湿漉漉的后腿。于是我胆子大了起来,知道了他不是一只病犬,也不是一只疯犬。我拿来一只多余的脖套和绳索,帮他带上套套,然后用力把它拉了起来,掀开后腿一看,俺滴娘诶……后腿裆部被撕开了偌大的一个口子,皮开肉绽了!我几乎是半拉半抱的把这只陌生的客人弄到了院子里,找了一篇干净地为它治疗起来。

在母亲的帮助下,我用净水冲洗伤口,双氧水消毒,外皮复位,撒上云南白药和生肌粉,然后纱布捆绑,令它静卧。狗儿也算是配合,过程中只发出了几声轻轻的呻吟,和下意识的张嘴咬人,但知道了我们是在救助它,又羞愧的闭嘴缩回了脖子,那神情既可怜又可爱!救助完事,我便和村里联系利用广播发出了认领通报,两天后依然没有消息。这时候,狗狗的伤口还不能愈合,我知道这伤口太大了,需要缝合才是。可这种情况到兽医院要驱车几十里,医药手术费比人还贵的,还是等等看吧。

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慢慢的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说这是只狗,可大小也是一条性命,咱不能看着它糟践在咱家呀!”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呀,再不给狗狗找兽医缝合伤口,万一感染了就麻烦了!我二话不说,马上打电话找车子,打车到几十里地外的县城宠物医院,光手术费就交了200元,打车拿药就不用说了。大夫说伤口已经开始化脓感染,再晚两天这条腿就废了,能不能保住命都难说。我也是横下一条心,爱谁家谁家的吧,先救好了再说。后来等狗狗好了,一直没有人来认领,我把它推出门外,想让它自己寻家回去,但每次又都是自己折返回来。母亲说这狗儿与咱家有缘,就收留了它吧!自此以后我家又多了一个成员,因为腿伤好后这狗一直很欢,于是起名叫欢欢!

一晃两年过去了,每天晚上下班,我刚一进村,家里的狗儿就会欢腾起来,母亲就知道我下班了,狗儿们老远就辨认出了我的摩托声。那是他们盼着我回来,带出去遛弯呢,这是每天晚上下班后必做的功课。有时,晚上外出应酬不能按时回家,母亲和妻儿饭后就会院里院外等候,狗儿们也好像摸透了家人的心思,一声不响的相互张望,也会少了平日里的喧嚣。晚上静人车稀少,狗儿们的听力极佳,几里地之外就能分辨出我的摩托声响,一阵子撒欢,母亲和妻儿就会知道我要回来了,老早的吩咐妻子开门等候,让我直接把车子骑进院里。那时的生活虽然贫苦了些,倒也其乐融融,欢乐颇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阵子,母亲已年逾九十高龄,身体也已经明显不如从前,听力、视力、脚步明显迟钝了好多。我每日上班总是提心吊胆的,因为我这两年一直在担心母亲的身体,经验告诉我,母亲没病就是没病,一旦闹病了一定是大病。自我记事以来,母亲已经闹过几回了,总是要死要活的。

不出所料,这年的年末母亲病了,病得很重。毕竟是年岁大了,心肺功能退化,医生的比喻有点让我等接受不了。他们说老母亲的身体就像一部老爷车,零件松散不好维护,需要哄着玩!医院是去不了的,只能在家里输液治疗,输了半个月的液,前后用了两次强行针,那些日子全家老小能到的都到了,十几口子黑白班轮流看护,总算是把老妈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看护老母亲那半个月,别的狗儿都能正常进食,只有欢欢起初那两天还算正常,后来夜里也许是听到了母亲的喊叫或呻吟,偶然有一天开始不吃不喝了,一直趴在冰冷的地上,眼睛直勾勾注视着母亲住屋的门窗,注视着大家的一行一动。无论给它什么好吃好喝,一概不闻不问,只是饿急了,偶尔起来喝口水,然后又卧下不动,目不转睛注视着一个方向。妻儿要我关注一下狗狗,我试了几次,对我也是爱答不理的,没办法,还是老妈的病重要,我只能找了个棉垫子给欢欢铺在身子下。

后来母亲的病好了,说是好像脱了层皮那般难受,但总算活过来了。欢欢却因为不吃不喝死去了,我们没让母亲知道,事先把欢欢在村边的树林里埋葬了。母亲知道后还是落泪了,说欢欢是替她去死的,是它连累了欢欢,这就是缘分!听了这话,我心里也是怪怪的难受。

我的爱斯基摩犬——欢欢,因母亲而来,因母亲而去……是母亲救了他一命,最后它把命还给了母亲,这简直就是个奇缘。在我家虽然只生活了三年,却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深刻印象。

如今,母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年多了,94岁高龄那年,终因心肺衰竭救治无效而寿终正寝。不知那边的世界是否也有动物,也有母亲喜欢的猫狗家禽,那些逝去的小生灵们是否还会在母亲身边陪伴…………

写于2017年10月20日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6116/

我的爱斯基摩犬的评论 (共 10 条)

  • 诗心云卿
  • 江南风
  • 程汝明
  • 王平如是说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老夫子(熊自洲)
  • 紫色的云
  • 春暖花开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学习进步和创作灵感的最大动力和源泉,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