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爸爸(一)

2017-10-18 22:20 作者:秋落尘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爸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一个阶级斗争的时代,一个敏感的时代,一个值得深思的时代。在家排行第三(其实加上因为贫穷而死去的两个大伯和一个大姑的话,他应该排行第七的,上面还有一个大姑没有算在内,在我们那里女性不算在家族排行里的),上面有两个大伯,一个大姑,下面有一个小叔。大伯比我爸大了十几岁,大姑也比爸爸大了十几岁,二大伯比爸爸长了两岁,小叔比爸爸小两岁。

所以很明显因为年龄相仿,小的时候爸爸和二大伯,小叔的关系是比较好的,那个时候的人似乎长的都不高,普遍的低于170cm,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们似乎都是有使不完的力气。几个人一上午能开垦出一大片的土地,能干也是能吃的。大娘刚刚蒸了一锅馒头才一眨眼的功夫,十几个馒头就只剩下一个了,然后爸爸和小叔调皮的问道:“嫂子,你蒸的馒头呢”。

爸爸一直说他上学只是一般人的脑子,所以成绩也是一般,但是已经足够升上初中、了,说那个时候一个班能考及格的每次都没几个人的,他偶尔还是能及格的。那个时候一方面也在学校帮着养羊,一方面也要回去回家帮忙做做工,爷爷奶奶那个时候也已经不年轻了,本身他们也是身单力薄的,大伯呢又是常年在外教书,他哪里还是条件学习呢?不过他也说了他也的确不是上学的料,那个时候学校不管多差都会有自己的乐队的,会时不时的下乡去宣传一些党的政策,爸爸也是其中的一个“乐器手”(不过是到处瞎敲打一些东西罢了),里面的成员我似乎都是认识的,个个都是很好笑的人。在这小学阶段里,恰好大伯也在这个学校教书的,那个时候小叔可调皮了,会经常被罚站在教室外面,每次大伯那个脸都拉的老长了。还有更甚的一次小叔不小心把一个女孩的棉袄点着了,烧了一个大洞,不过还好没有烧到人,那女孩哭哭泣泣的被家长领着来到学校找事情,最后大伯只能赔礼、赔棉袄了。到了要升高中了,一方面实在是因为家里太穷了,一方面也是因为爸爸实在没心再去上学了,就义无反顾的要下学了。

那年他16岁,到村里一个老教师那里借了几十块钱,一个人背着麻布袋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了他在外打工的历程。因为第一次出来,也没有指路人,所以他就来了一个小黑矿井里工作。那个时候的矿井安全系数是极低的,他也前沿目睹了太多生死;那个时候的矿井只有一米多高,去的人几乎都是办趴着的;那个时候的矿井倒是也挺深,下面天也会让人冷的瑟瑟发抖。一天就要干十几个小时,爸爸说当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看着他膝盖上星星点点至今残存的“煤炭刺青”,看他被压弯了的腰。我知道为什么到时村里人为什么给他起个外号叫“黑牛”了,但是今天他还是当年的黑牛么?终于熬到了一年,回到家给爷爷买了他一辈子头一次抽到的带海绵头的烟,爸爸至今都是不抽烟的,可是每次回来都会给爷爷带上许多,还把一年辛苦攒的钱都交给了爷爷。后来二伯家甚至小叔家的房子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这笔钱才盖起来的。

但是想到后来他染上赌瘾,一能输掉好几万,也因为他赌钱的事情,妈妈没少和他闹,爸爸也自知理亏,只是不言语没道理,但是却在幼小的我的心里深深的埋下了一颗种子,后来慢慢长大,阴影就越加的明显了,一度觉得婚姻是恐怖的,家庭是恐慌的。但是爸爸就是没记性,过不了几个月又要开始赌了,一直到了近些年来我和哥哥都大了才不赌了。我家的一些不愉快大抵都是因为这个!

有几年时间因为家里有了我和哥哥,爷爷奶奶年纪也大了,家庭成员也多,也就不能帮助照料什么的,所以一度的在家务工。他和戈壁邻家叔叔X一起烧砖窑,当时的砖是要纯人工搅拌,摔制出来的,劳苦不言而喻。后来发现这个没有利息,就不做了,就和X一起在祖国天南地北的到处转悠,一年能跑几个地方,钱虽然没挣到,可是他们是开心的不是么,每次就算被妈妈说道,还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再到后来他们发现好朋友是不能一起工作的,好朋友在一起就喜欢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所以爸爸就在家养起了长毛兔子,那个时候一到放学只要听到妈妈让我去给兔子割草或是下地薅草简直就是恶般的事情,虽有不情愿还是要怏怏的去做。可是一到说要吃兔子肉了,我那个手伸的是叫长,肉还没烧烂呢,我就忍不住去吃,所以吃到最后才能迟到很入味的肉,不过还是好吃的!闲暇只是爸爸最做的事情就是捉鱼了,大早晨的只要不见他的身影指定又跑到河边去扎鱼去了,每次他回来都会带回几条大的鲢鱼、草鱼、青鱼或是黑鱼。有一次他和他一起去扎鱼,逮到了一只和我当时体型大小差不多鱼,可把我兴奋坏了,抱着就往家里跑。当他用漏网“扒鱼”时,总会叫上我和他合作,让我跟在他后面给他捡鱼。那个时候感觉吃到最美味的菜就是烧鱼了,几乎天天都能吃到的。爸爸那个时候上学的时候都要教武术课的,每到晚上的时候他总要教我和哥哥,可是每次我都是拒绝的,每次都是跟他捣乱,还理论到:有这样的爸爸么,天天不教我好的,教我打架!

知道有一天傍晚,爸爸和大伯,小叔,堂哥他们在我家喝完酒、吃完饭走后,我爸在出去栓门的时候,突然冲出来几个人和我爸厮打成一团了,当时我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哭,妈妈也是手足无措的。最后爸爸头被打破了,送进了医院。事情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当时村里有几个人总是欺负大伯,爸爸,小叔他们又不在家,后来爸爸回来了,大伯告诉了爸爸,爸爸就去为大伯出气去了,先把人家打了,这样人家才来报复的。不过后来也报了警,还好爸爸也没大碍的。

再到后来的十多年里爸爸就和小叔一直在一起在矿井里工作,一直到他们同时被传销组织骗了,让我的高中,大学都是满带忧伤度过的。在他从传销组织回来的时候,知道半辈子的积蓄被骗的时候,精神是有点恍惚的,一下子放佛又老了好几岁了,开始的前几天他只是知道睡……他也知道这几年他是怎么度过的,他也知道妈妈和我在家是怎么过活的。看到他那样,妈妈纵有千万怨言也无话可说了,总不能让他去死吧!再后来我们一家人就一直在合肥了,一是因为爸爸觉得很对不起我们,二是他觉得这样回去太丢人了,所以在这里他就只有拼命的干货,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一样,看到他红肿的双手是疼,看到他不在的青是伤。爸爸永远就是那么傻,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又恨又怜惜!还好这几年这个坎儿终于过去了,一切都能释怀了,他也再不去赌钱了,脸上也日渐恢复了往昔的光彩了,我们一家也是和从前一样和睦可亲了。我想人生还有什么能比一家人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在一起生活更好的事情了呢?

现在我和哥哥都能很好的照顾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了,妈妈一直在帮哥哥带孩子,妈妈要工作,爸爸不让妈妈干。说妈妈是干不了的,太累了,你就在家好好给他看管孩子吧,城市里到处充满危险,孩子最重要,他一个人苦点、累没关系的。就在刚刚哥哥和我说爸爸的腿这几天疼的厉害,都下不了床了。我当时就和爸爸说你做零散工的不要那么拼了,找个轻松点的能照顾好自己就好了。不然把自己累坏了挣的都不够你看病花的,多划不来。爸爸这几年里隔三差五的不是腰疼、肩膀疼就是腿疼的。可是爸爸还是像原来一样喜欢暴食暴饮,吃甜食,辛辣的比我厉害多了,我一劝他少吃点,对身体不好,他就是会说“喜欢吃啥就说明身体缺少啥么”,我竟无言以对。现在我和哥哥会经常在网上给他们买一些他们之前从未吃过的零食小吃,就是喜欢看他抢侄女们的零食吃的样子。现在我和哥哥偷吃了侄女们的零食后,嫂子和妈妈问她们的零食怎么没有了,我们都会相视一笑的说你问老爸啊,哈哈……

这些年里只见到过爸爸哭过一次,就是在奶奶去世的那一年,那一年连邻居都在说爸爸放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好几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5852/

我的爸爸(一)的评论 (共 14 条)

  • 浪子狐
  • 紫色的云
  • 襄阳游子
  • 草木白雪
  • 倪(蔡美军)
  • 白云飞
  • 心静如水
  • 王东强
  • 雪中傲梅
  • 雪儿
  • 王平如是说
  • 程汝明
  •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学习进步和创作灵感的最大动力和源泉,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