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篇散文集《荒旅》之三:无处不在的童年游戏

2017-10-12 20:28 作者:珍藏美丽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三、童年的游戏无所不在

故乡的路总是有很多回忆的。而孩童时路的尽头,是村中的的小学校。

如今的校园已经是楼房了,过去的几间瓦房教室,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成为危房处理掉,但是门口还有两间,也许是建设时间较晚,还是做为教室用。

与今天街上琳琅满目的儿童玩具不同,那时候的学校没有什么玩头,学生们的游戏,都属于开发式游戏。最常见的,就是和黄泥。每当放学时间,从池塘里挖出一推黄泥,调皮的,就先在路边玩一下,才回家里吃饭的,吃完了饭,没有被家长叫去做工的,又相约出来,把黄泥做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汽车、孙悟空、大刀、枪,有些都是很模糊概念的东西,比如汽车,那个年代就很少见,我当时印象中的汽车是去外婆家看到的解放牌大卡车,而其他的小同学,当然也只是偶尔跟父辈去赶圩,经过国道看到了汽车,知道汽车大概就是那个四轮或六轮的大卡车。和黄泥做玩具不只是下课时候玩,就是到了上课的时间,偶尔还是有坐后排的同学,偷偷拿着泥车在木板凳上,私下开来开去,你撞我我撞你,突然间不知道谁忍不住一声笑出来,搞得全班跟着哄堂大笑,倒霉蛋罚站的日子就开始了。

稍大一点的时候,小学生们玩的游戏就更刺激,但是也些危险因素了。有一年天,在村中的大路边,一群小孩子正在玩击小木棍的玩意。这玩意也不知是那一辈好事者的发明,就是把一根大人手腕粗的树枝,截成几根,有一尺长的,还有四五厘米长的,最长的叫“主棍”,短的叫“副棍”,也不知这名称用国语咋写,反正壮语名我记得就是“勒概”的谐音。游戏规则是,每个人都拿着主棍,将那几个小木棍抛起来,像踢毽子一样,不能让之落地,一般高手都可以抛击十几二十次,然后按照次数多少论输赢,次数少的,要接受次数多减去次数少的为惩罚数字,有时候是中指弹前额、有时候是罚跑,甚至还有罚吃和罚钱的,不过吃的东西,自然也就是红薯玉米之类,罚钱当然是少用了,因为小孩子一分两分钱都是很少有的。这游戏还有一种比法,则是用大棍击小棍,看谁能打得远。然后用大棍量多少次相差的距离,就成为击不远的败阵的人来回单跳跑惩罚的次数。而跑的距离,则是赢者最后一次敲击小木棍飞出去的距离。有时候,有个别人输的很惨,因为手力大的小孩子,把个小木棍敲得老远,则要被罚单脚跳跑几十步。这游戏有给输者三次机会,就是输者在比较远的前面,赢得人用力击棍,把小木棍飞出去,输者如果抓住,就可以免受惩罚。而很多时候,小木棍没有抓到,额头却流血了,还有人因为老是不敢接,被罚单脚跳很多次,都输哭了。这游戏在大路还好,要是在巷子里,那就有点危险了。因为在巷子里玩这个游戏,一个飞旋的小木棍飞过去,墙角如果刚好跑出一个小朋友,哐的一声,人都要昏倒的。许是有危险,后来这游戏慢慢的被大人禁止。小孩子们又研究新的玩法了。

玩击木棍这么危险的游戏,我也有参与过。不过,我那时候还是比较文静,参与得少,要参与也是跟着分队伍的时候才干,因为有伴了,自己技术不好,还可以滥竽充数,不至于被罚单脚跳太多。而年龄大一点,到四五年级的时候,小孩子们创造的游戏更危险了。那时候没有钱买玩具,也没有玩具可玩。我记得每当清明节前后,就是“火柴枪”发明最红火的时候。也不清楚到底这是不是我这一辈的哥哥们谁先发明的,总之历史不太悠久。这是因为这火柴枪的构造是单车的链条,用铁线弯成手枪的样式,缠绕很多的铁丝线,就构成了一把能玩的小手枪。制作的原理,其实是将单车的链条拆开后,把活节穿过铁线,并排拼凑起来,上面就形成枪管,在前面的活节部分,还需要将单车钢圈里面连接圈线的一种有孔的铜小螺帽,在磨刀石上稍稍磨后,打入链条活节的孔,形成枪口。然后,在用一个硬的铁线,做成撞击针,将橡皮拉在后面凸起的铁线,最后还做一个扳机,玩具火枪就形成了。要发射这样的玩具枪,火药就是火柴头上的火药,和清明节祭祖放炮时候没有响的鞭炮,拆开后的火药,装火药的则是空的花膏盒。要进行发射这样的微型手枪,先是拿火柴柄或细小的木棍堵住前面的枪眼,然后往里面填火药,之后扳机一扣,撞针击中火药,“彭”的一声,枪响了。说实话,这种枪威力不大,但确实有小杀伤力,近距离被打对手和眼,那是相当危险的。我的印象中,小孩子玩这个危险玩具,都是五六年级的同学才会的。我自己也玩过,还偷过家里的火柴做火药,想想那时候家里穷,两毛钱的火柴盒也不容易找钱买,真是难为父母了,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然,我还是体会到买火柴的不易,只是偶尔偷几次而已,玩几下就觉得没有意思了,更多的时候,就是等清明节,大家都去扫墓,鸣炮的时候,总有哑炮,小孩子们就专找哑炮拆开,取火药放在雪花膏盒子里,做为玩具枪的火药。

这时候的人们,或许因为这样的玩法不过瘾了,竟有造小型砂枪的。最先制造成功的是我的一个姓韦的小学同学,他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个小小的铜管,就按照链条节火柴枪的方式,造起了小砂枪,还用木柄做成了手枪的模样。他家老人是做木工的,他用刨子刨光表面,还用黑墨把枪染黑,别在腰间,我们都不得不尊称他为老大。那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玩法的危险。因为他的成功,村中有许多同学纷纷效仿,一时间,好多有老式单车的人家里,发现单车的刹车都不灵了。

原来,八九十年代,村里开始有单车,那些同学做的枪管都是偷大凤凰牌单车的前刹车连接处的管子得来的。我家那时穷,没有单车,父亲有一次借了人的单车去赶圩回来,我左看右看,发现前刹车早就坏了不用,于是拿了叔叔的老虎钳,偷偷撬下那个刹车的连接管,鼓捣几天,制作了一把精美的小手枪。就在有一天傍晚,大功告成的时候,我拿出来向族上的一位小叔炫耀,他比我大一岁,是我儿时的玩伴。这位小叔很好事,他自告奋勇找来了没有爆炸的大鞭炮,取出火药,装填进去,然后说要去村边打。此时,刚好我的婶婶要去淋菜,把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小堂妹托我照看。我只好抱着小妹妹在院子里的石头凳上坐着,等待成功的好消息。

只听见彭的一声响,我大喊:“叔,是不是成功了?”却听见这位小叔一声大哭,“枪炸了,我手出血了!”吓得刚好上茅房的三公还没有系好他的绳子腰带,就跳出茅厕大声骂:“死仔!你们找死啦!哪个喊你们东搞西搞!”此时,我发现小叔手里的枪,已经残缺不全,枪管爆烈了,全都散了,在他的虎口处流着血。三公急忙在茅厕边,找来了草药,和着他的旱烟丝敷上去。较为幸运的是,小叔没有放在眼睛边瞄准,不然他右眼就瞎定了。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单车的刹车管,是用铁或者铝合金做的,很薄,加之小叔放的火药太多,高温之下,这些管根本不管用。而大多的同学的小火枪的命运,都很相似,质量最好的小韦同学,是一种铜管,最后也因为放火药太多,爆炸伤手了。而清明节过后,我们已经缺少了捡没有爆炸的鞭炮的机会,火药来源就没有了,加上出了几次事故,受到了家长的统一压制,小火枪就彻底的随着年龄的长大,遗忘在记忆的角落里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5101/

长篇散文集《荒旅》之三:无处不在的童年游戏的评论 (共 8 条)

  • 李族川{火淼}
  • 大三毕业
  • 王平如是说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王东强
  • 雪儿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学习进步和创作灵感的最大动力和源泉,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