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她用心碎诠释完整世界

2017-10-12 12:43 作者:万象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管是音乐骨灰级发烧友还是初涉此道的菜,听埃尔加的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只需听乐曲一开始大提琴发出的一声叹息就够了。完全够了。

这只是一个大提琴连续六度下滑模进铺陈而成的乐句。但是,它沉重而尖锐,沉闷而活跃,丝线一般柔韧,钢缆一般狂劲。像天际闷雷传导到大地一样震颤全身,像凤凰涅槃烈火中发出的鸣叫一样揪住人心。它像极了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发出的叹息,无奈中的不忿,绝望中的不甘,在陷入无边的黑暗之前对晨曦中一丝光亮的疯狂留恋。

这一声叹息,从喉眼发出,回旋于口腔,撞击着牙齿,震荡着头穹,却又在双唇前徘徊,进而义无反顾地反流到胸膛,淹没于腹部的汪洋大海。果断而干脆,决绝而绝情,连一圈涟漪都没有泛起。

我就是在常常听了这一声叹息之后,觉得自己心灵在深沉凝重到极致以后,变得干净纯洁起来,好像皮囊远去,灵魂重生。

能把这一声叹息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只有杜普蕾了。

马友友是与杜普蕾齐名的超级大提琴演奏家。但是,在这首乐曲的演绎上,还是强差人意。总觉得他的大提琴所发出的叹息,像肌肉隆起的拳击手一拳打在孱弱的对手肉体上发出的嚎叫,并无一丝呻吟在里边。还有韦伯演绎的这一声叹息,又像是衣着华贵的妇人忍受肺结核折麼发出的呻吟,亦无一丝叹息在其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杜普蕾的大提琴,后来传给了马友友。那可是价值连城的斯特拉迪瓦里琴呀。也就奇怪了,同样一把琴,不同的人演奏竟然发出的声音判若天地。更奇怪的是,同样是这把琴,同样是马友友演奏,却在德沃克的作品中补齐了差价。

我听过杜普蕾演奏的德沃夏克作品,因为少了这一声叹息,就少了天才的灵气而完完全全输给了马友友。

这可能与对作品的理解有关。

埃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是献给亡妻的。这一声叹息,有无限的眷恋和哀伤。而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是在轮船上得到小姨子病逝以后而写的,是一首错位的恋曲,有不尽的惋惜和心痛

杜普蕾在演奏这首乐曲的时候,可能已经患上了肌肉僵硬症,冥冥之中她似乎已经听到了上帝的召唤,就像埃尔加听到了亡妻天堂的倾诉。婚姻的不幸,身心的憔悴,还有手指将要僵硬的临界状态,使得她比一般人更加敏感而极端。

这一声叹息,就是她处于天才和疯子之间,用琴声表达灵魂和肉体若即若离的奇妙境界。

人生一世,总免不了叹息。失意、失恋、失才、失能,一声叹息能慰藉自己孤苦的心灵。但是,有一种叹息,满满当当都是情,肆意横行都是,爆棚侧漏都是恋,穿底冒顶都是血,碧落黄泉都是泪。

这一声叹息,埃尔加的心碎了,杜普蕾的心碎了。他们的心碎,给我们诠释了一个完整的世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5054/

她用心碎诠释完整世界的评论 (共 13 条)

  • 亓方文
  • 王东强
  • 鲁振中
  • 春暖花开
  • 大三毕业
  • 王平如是说
  • 紫燕之约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雪儿
  • 思无涯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学习进步和创作灵感的最大动力和源泉,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