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湖北雪儿||诗集《蔷薇花开》出版:

2017-10-10 10:22 作者:湖北雪儿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诗集《蔷薇花开》诗歌选粹:

《唱歌》

紫荆花开满的街巷

一个女孩子在一家摊档门口

经常拿着麦克风

唱歌给一帮老人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

她唱的时候巷子口在蠢蠢欲动

她唱的时候蓝天显得格外蓝

她唱的时候窗外一片暖融融的

她唱的时候紫荆花开得特别娇艳

/

她唱的时候

我有时跟着她的歌声

回了一趟老家——湖北

这些,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

《虚空》

光秃秃的树枝上

两只儿追逐,嬉戏,鸣叫一会儿

后,一下子飞走了

只留下树杈

举着偌大的虚空

和无边的想象

//

《叹息》

一棵树

很多时候都是

爱它黑里摇曳的身影

/

爱树上跌落的光斑,栖息的鸟鸣

爱它发光的叶片

爱它在风中微微颤栗的枝蔓

/

爱它向天空发出的邀请

爱它的一小片阴凉

和它深夜里一声情不自禁的叹息

//

《我爱你的时候》

我爱你的时候

许多事物都充满了灵性

/

百灵鸟在树冠上跳跃,不停地吟唱

天空明净,小径蜿蜒,芳草萋萋

阳光打在我身上暖暖的

裹挟着草木的气息

/

风儿一阵又一阵地吹过

紫荆树被摇落一地的花香

一直铺展到我的

空气里弥漫着诱人的香气

词语颤抖在纸上

万物在爱中显形

//

中树》

一棵树为迎接一场雨水的到来

提前一个星期就将自己慢慢变绿了

此刻的树,在风中轻轻摇曳,叶片微微颤抖

沙沙的雨声替它倾吐所有的心事

//

天的信件》

春天的信件里

装满了雨水

/

需要父亲扛来犁把

顺势吆喝一声

驱赶日子的潮湿

/

再依次种上

白菜,丝瓜,茄子和豌豆

以及隐隐约约的虫鸣声

/

是啊!像这样的春天

就是父亲累得汗流浃背

也是值得的

//

孤独是与生俱来的》

一个人的孤独是与生俱来的

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

而枝繁叶茂

/

最后长成一只成熟的孤独

落在另一只孤独上

繁衍出更多的孤独

/

孤独一旦在你的身上打开缺口

就会涌现出更多的孤独

当然孤独也是有生命力的

/

比如门前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溪

它在自由自在,游刃有余

蜿蜒流淌的同时,孤独也随之

于寂静中悄无声息地生长

//

《穿白裙的女人

她身上开满了白色的梨花

白得有些令人惊心

和措手不及

/

这些说出来的白

流淌在她身上,你未必懂

但是作为女人,我能揣测得到

/

她的白在自上而下,滴落的瞬间

溅起来的是空虚

因此她的笑也是空虚的

/

垂钓不起一丝女人的心事

就好比她中年看似花俏

却被裙子隐形勾勒着下垂的乳房

//

作者简介:湖北儿,本名黄和平,湖北浠水人。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草堂》《中国诗歌》《中国海洋报》《读诗》《丹东日报》《毕节日报》《北海日报》《黄冈日报》《知音》等报刊,入选多种诗歌选本。著有诗集《在一张纸上跳舞》《蔷薇花开》。现居广东广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天然无雕饰》(序)

车延高

很多时候,如果酒香渐远,只剩下一首诗伏案。醉生梦死的灵感突然睁眼,天上一轮月,屋里一盏灯,灯光剪出一个弱弱的背影,这时你若想到诗人,你会明白诗人可怜!没有诗歌那么闪光,他们写作时,类似于用针尖一样的孤独在喂养疼痛。写出一行就要借时间的牙咬断一次脐带。

我不知雪儿写作的条件和状态如何,博客或微信上只是浏览作品,但对其内心世界丁点不知。当她在电话里称我老乡老师并要我为诗集写序时,我是不敢应承的。于诗歌写作而言,我一直是个学生和业余坚持者。

可她很执拗,像写诗一样地执著。当我答应后,她就用微信把诗稿发过来,隔几日又发来一次,说是做了修改,过些时再发来一次,说对不满意处做了调整。到我写出这篇文字,她已对诗稿修改并发送了五次。我除了看诗稿,还看到了一个诗人雕刻诗句的认真。

读一个人的诗比读一个人更难。因为人能开口,可以交流。诗不开口,只能意会。所以读诗人的心和读一行诗句的心不是一回事,不是简单的一拖二消化。若非要解读,就要走进她写下的每一行诗句,让丰富的想象力在字里行间剥茧抽丝,见蛹化蝶,才可在稿纸上为一个诗人无法直接窥视的诗心进行深度地素描。

这是一个将自己置身小寂静,体验久坐必有一禅的过程。

读雪儿的诗是在读她的生活,她不太管别人,她的眼睛她做主,她的眼睛替她做主。一人一世界,一物一情怀,一花一枝香,一眼一世爱。

如果不强求一律,有小不小,由小及大。由小求精,有小见美。这或许是雪儿诗歌的一个特色。比如:

“有一滴鸟鸣的介入/就会给整个村庄/增添不一样的惊喜”

特色不是随手捡来的,也不是天生落下来的。特色可以标签自己,但特色不是自己雕刻自己。

特色的残酷在于它为别人不断地为难自己,再让艺术强迫一个山重水复疑无路的人自己雕刻自己。然后于涅槃时定格,让不变应万变长成自信,从此把主动握在手里,而且敢说:我是我的神!

雪儿的诗语言朴素,目及所摄,娓娓道来。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和万物恋爱。偶尔的恨,是恨铁不成钢,恨不新松高千尺,恨不我心托明月。她的文字里有一种白到清澈后的透明。透,又透到归于简单。

简单不是删繁就简三秋树,而是清水出芙蓉,天然“无”雕饰 。

当然一些自认为不简单的人,会很理性、很高端的把简单诠释为白开水。问题是白开水一贯自信,且无理性又很任性地说:“溪水本无色,方可调百色”。最重要的是,它固执地认为诗是内心的言说,就应该让人看得懂。

我笨,不过读雪儿的诗,心还跟得上眼睛。

当我读到“要喜欢这个世界,原谅一个不友好的人”,马上就想:若不喜欢这个世界,人就应该首先讨厌自己。

世界是众生的镜子,恨它!不是眼睛欺骗了你的心,就是心欺骗了你的眼睛。好在雪儿是被诗歌打造过的,处世心态比一般人游刃有余。在这个诗歌江湖山寨林立;诗歌艺术众说纷纭;诗界奇葩诡异古怪;诗歌才俊自拔头筹的非常态下,各类诗歌活动此起彼伏,各类诗歌评奖风起云涌,有口水里淹死的;有上了天又入地的;有狂热后突然抑郁的;有鳌里夺尊高处不胜寒的;也有被鲜花包围坠入陷阱的。她居然生存得风平浪静,别来无恙。整个是置身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丝毫不现触目惊心的神态。她只是在写,我痴我爱地写,为伊不求人憔悴地写。若有出声,又好像是劝别人也在劝自己:“我试着长发飘飘,轻描淡写地走出那片阴影”。

此刻的雪儿很男人!

诗人最自豪的就是他可以这么说:在有英雄或没有英雄的时代里,我都要做一个诗人!再进一步:我想做一个有骨头的诗人!

有骨头才能站在自己所爱的土地上。

有骨头不等于兼具破坏,张牙舞爪。有骨头可以不为五斗米卑躬,却要为天下黎民或百姓折腰。就像鲁迅,可以横眉冷对千夫指,也可俯首甘为孺子牛。

这方面王维很特别,他腻味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及时行乐态度,干脆就不尿你。他中意的意境是“月出惊山鸟”,就由了自己的性子铺一席月光把酒当茶品,喝到日上三竿了,吟一句:“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他的骨头在于我行我素。

雪儿估计不喝酒,她在大把赚钱又大把花钱的同时都写诗,不管是否写得香远益清,就凭这股执著劲儿就堪称诗歌身体里的一块骨头。还是用她自己的诗句来言说心声吧:

当写诗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从日子里拧出来的

那些零零碎碎的声响

才是我需要的全部

当然诗人吟唱的声音不自带消声器,听到跌落时的声响也会触目惊心,但在地上破碎的是苦难,她弯腰捡起得可能是一根拔为建安守节的风骨。

论证诗言志是否夸大了诗歌的功效是诗评家要做的事,我只是狭隘地发现诗歌这家伙的确能把诗人气质、秉性裹挟于字里行间。雪儿的诗就如她话筒里送来的声音,有些慢,小女人情怀,不温不火。但长于精细,从不经意处捕捉,又写出捕捉到的不经意。“一只秋虫唏嘘不已”就可检测她的恻隐之心。太敏感了,就具体。

有时会被有隐忍气质的小情绪唆使,显得离群索居又不甘寂寞,就成了“提灯笼的人”,既想给生活一点亮度,又出落得小心翼翼。结果诗句出于心,就被气质感染,一群字落在纸上,也显得欲言又止,既羞涩又含蓄。给人感觉是发怒也发得善解人意,把几件衣服扔进洗衣机里都有些不好意思,却要坚持,潜意识里认为 自己好有魄力,居然把日子洗涤了。

其实日子比洗衣机更挤,雨水洗了千万年都没洗干净。只好认命,从此听季节的话,该来就来。雪儿写诗与此有些相像,不管日子听不听话,我让灵感看生活的脸色。

南漂,北漂,对命运而言都在漂。那种同在异乡为异客的苦楚让很多人抱怨生活欺生,或敌意一个城市另眼看人,“没有将诗意涂满自己的春天”。

雪儿写作时,诗是一颗替自己说话的心,让人感觉到一种知足、感恩、隐忍,自始至终都在进行自我化疗的理性处理,不肯让汉字咬牙切齿吐出一个个不明就里的痛字。

于是有浅浅的自怨自艾,却珍惜树下的一小块阴凉和枝头几声外地口音的鸟鸣。她可以由此“想起千里之外的一缕乡愁”她可以静中生物,意念里能和一棵老树促膝谈心。她的快乐是:那么多树叶不嫌累,赶走挑拨离间的风,竖着耳朵听她吟诗。

我不知道“戒也戒不掉的乡愁”在诗人的心境里是什么滋味,我感觉乡愁是一个解不开的结,人活着,它就不肯落为句号。所以在雪儿的诗里有一种牵肠挂肚的情愫:一块韭菜地,让她想起那些“割不完的童年往事”;一只蛐蛐的弹唱让她记起自己的乳名。

回到故乡,哪怕一分钟,“只需围着一条红丝巾”,她就成为远郊区千万朵油菜花丛中最动人的风景。

尽管那里的天空也会有雾霾掠过,云层忧郁时,会情不自禁地落泪。可诗人总是灿烂地微笑,她的心跟着眼睛在鳞次栉比楼群上空行走,乐观地看见鸟鸣不时地从楼层的缝隙中涌出来。

其实唐朝的雪花和今天一样,只是落下的时间早了一些。可李白替天睁眼,胆子就大,想到了“燕山雪花大如席”’。而没有去过大唐的雪儿胆子小,更不知道大漠风起,也会烟笼寒水月笼沙。因此她诗句里的雪花很像拉来的一个旁证:“请相信北方的雪花”。

也许是南国太温润,让她的诗显得旖旎、恬静和文雅,但对偶尔造访的雪花不自信。所以她写雪花皆为应景,不见刺骨寒气,没有朔风翻转。

当然还有身在异乡的缘故,雪儿眼里的雪花常常被暖风拦截,间或有绮丽发生。如:“一夜就成了梅花”。这时她可能喜欢“绣花枕上半开半掩的一朵”恰如她诗里所言,“像极了粉色的小唢呐,能吹奏出高山流水”。骨子里,就是乡思作祟,因为伯牙、子期都在她小时候生长过的那片土地上。那里最早的时候叫楚国。如果生在那时,她的梦是做一个诗坛公主。

因为爱,一个女子可以嫁两次。一次嫁给爱自己的人,一次嫁给自己爱的诗歌。雪儿应该有这个权利。

因为人有了诗心或心中有诗,孤独和寂寞就为你决斗去了。你可以我行我素,让时间陪着自己去适宜为爱吟诗作赋的地方。那里是灵感的老家。

我没有想到写诗写到无病呻吟也成了一种美。因为有病呻吟是痛作怪。我们不能因为宝玉喜欢林黛玉的病态美,就限定世界只流行一种花容。相反灵感大多借健康体魄出世,所以能给阳光般的微笑谱写一曲呻吟也算是别出心裁的创造,是非艺术强迫自己转换而成的纯艺术。

雪儿是用文字里的真去诱惑简单,再以自己秉性里的清纯去给诗歌提纯,她不问对错,有了诗歌做闺蜜,就让命领着自己走,去哪儿都自在。从这点看诗歌对她或她对诗歌的纯几乎与痴同意。

她可以偶尔回祖籍省亲,却心无旁骛在广东为自己的爱好熬心写字。她也会把在羊城摔碎的汗珠捡起来,小心地搁进记忆。若回乡,再把它转换成很动情的泪滴。但从诗歌里看,她最大的本事是将本该忧伤的泪视为藏品,让它学会了在眼眶里打转。

2016年12月8日,于武汉

(车延高,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作家协会会员。2010年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著有诗集《日子就是江山》《把黎明惊醒》《向往温暖》等。)

//

《绽放》(后记)

可以说,写诗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享受的过程,我愿意通过诗写来对我的生活,甚至是生活状态进行细致入微的描述。这个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自主权完全取决于自己。我可以将我内心深处的一条河流,借助于现实生活中捕捉到的意象来逐渐依次展开、铺垫,挖掘,甚至是假设一个个场景,很委婉地表达出来。在诗写时充分地插上想象的翅膀,让它对过去的人和事进行一一还原,回到本真。

一个人在一生中都会经历很多的事情,有辛酸的,有坎坷的,也有开心快乐的。我觉得没必要遮遮掩掩,甚至是把它放在内心深处打成死结,真的没必要。我写诗的时候大多是一个人的时候写的,当时没有任何人在场,我走到哪里,哪里都会有诗的影子浮现。而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拿起我的手机随手落下几行字把它记录下来。我不认为自己写的有多么好,但是会很用心地去写。比如这一天下大雨,我从阳台看见窗外,风吹着树木的枝条不停地摇晃,而天空正电闪雷鸣,我就会立马想到生活中的某一个特别打动我的瞬间,再结合当时的场景用自己的语言表达方式把它描绘出来,这可能就是大家所说的灵感吧。

写诗对于我个人而言是一个自我疗伤的过程,也是一种情感的宣泄方式。在一个人心情郁闷的时候,尤其是下雨天,写的会多一些。有时会一下子连写两首,将压抑在心里的话通过诗写的方式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心情会舒坦很多。在诗里是无所不能的,没有我不敢写的东西,包括个人隐私。诗与生活是密切相关的,也是紧紧相连的。诗不能脱离生活的本真,否则无法去展开诗意,也没有办法延续下去。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阴影里。那时只能用“挣扎”两个字去形容它再贴切不过了。比如十年前刚来广州打工的那会儿,每天除了工作就是赶公交,不工作就没有饭吃,更不用说吃好的,穿好的,能在广州有一个地方落脚也就不错了。依稀记得在广州大厦上中班的那会儿,有一天晚上,我十一点半下班急匆匆赶回家的途中,正经过一条小河边的时候,突然从身后闪出一个人,我走他也走,我停他也停。等我知道大事不妙,加紧脚步走过路灯的那一刻,就像我们平时看到的电影里的黑社会头目一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下子反手掐住我的喉咙,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了护住我的包包,被那人摁倒在地,身上遍体擦伤,被抢劫一空后嚎啕大哭起来,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无助。感觉那个时候的社会就像那条浑浊的河水一样黑不见底。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想起来就害怕,而那个时候的我没有时间写诗,就连倾诉的对象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生活条件慢慢有所改善,不再为吃喝穿戴而奔波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诗歌。诗让我感觉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发现生活中的美好是需要一个人用心地去感受才能将它原汁原味的呈现在字里行间,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喜欢你诗歌的读者,这就是诗歌创作。诗写不受地域、时间以及环境的影响,它只需要你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再加之平时的阅读积累,对生活的感悟,对身边的万物怀有一颗感恩的心,这就够了,写诗也就不难了。难就难在怎样写出一首深入人心的好诗。

而我的这本诗集《蔷薇花开》是收录了2014年至今的一百多首诗作,每一首诗都是我的一次情感的蜕变,通过精心打造过的,就像我的孩子。我已经对它们做过精心的裁剪和长时间的打磨。有忧伤的,有美好的,也有痛疼的,具生活的五味杂陈。希望能给每一个喜欢我诗歌的朋友带去南国的温馨和我生活的老家北方漫天雪花一样浪漫的情怀。

2016年12月1日 于广州

五位当代诗坛名家的推荐语:

诗写性灵,言外有意。好诗应如羚羊挂角。湖北雪儿的诗情感真挚,表达真诚,文字温馨,读之给人温暖!

——慕白

女人是水做的,她在生活中借火,用自己沏了一壶灵魂的竹叶青,清醇爽口,饮后余香回甘。湖北雪儿的诗歌,值得品读。

——王单单

倘若万物有灵,诗人当是那个替万物忏悔的牧师,当是那个为万物招魂的巫师。在湖北雪儿的诗歌里,我看到了她的心性,灵性和巫性。

——张二棍

她的诗是性情之诗,也是性灵之诗,她忠诚于一个中国小女人的日常思考,并以思考的指南笃行着凡尘的每一天。她是诗意的,也是为诗意而获得比金钱更满足的,一个沉浸于日常与精神双轨并行不殆的人,一个希望被文字的高贵照耀的新女性。

——芦苇岸

湖北雪儿的诗已开始关注事物之根。清纯正在退场,人间烟火的“毒”已开始纠缠上她的文字,一个诗人的主场情怀也由此变得可读与可靠。她的诗歌文字会因即将生成的斑斓为我们所称道,并在更宽广的面积上被人悉心阅读。

——汤养宗

(注:本人诗集《蔷薇花开》:已由(黄河出版传媒集团)阳光出版社出版,单书号全国新华书店发行,出版社提供给雪儿的少量诗集签名本50元包快递。需要购买的朋友可添加微信:ping,联系购买,非诚勿扰!谢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4823/

湖北雪儿||诗集《蔷薇花开》出版: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