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落幕

2017-10-08 20:36 作者:fuping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原料皮的价格一路上涨。为了降低成本,采购人员四处寻找价格低廉的牛皮。一天。一种表面非常细致,伤残极少的‘好’皮被运进了仓库。

“禾工,这些新疆皮价格很便宜,可以随便做,做不好还可以退回,”胡宗俊站在原皮仓库的门前,指着一堆刚买回来的牛皮对她说。

之前也听说过新疆皮不好做,既然做不好可以退回,那就一定要尝试一下。再说如能做好,不就可以为企业节约一大笔成本,这也是每一位技术人员肩负的光荣职责。心地善良的禾玉曼在困难面前,没有考虑如何来保全自己,放弃这块难啃的骨头,而是选择了知难而进。

几天后,试验结果出来,的确很糟糕,用手一折就会裂开长长的大口子,就像掰开僵硬的饼干。禾玉曼由此不禁联想到:外观漂亮,实则潜藏质量隐患的牛皮与《西游记》中外貌美丽暗藏奸计的白骨精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愿舍弃,继续埋头苦干,一个潜在的危机正在暗地蠢蠢欲动,她却全然不知。就像动物世界中在岸边喝水的羚羊,怎知平静水面下潜伏着随时来袭的鳄鱼。

一天早晨。就在她正想方设法的弥补质量缺陷的时候,佩戴浪琴表,脚登意大利Prada黑色牛皮鞋的胡宗俊笑嘻嘻地来到制革部对她说:“禾工,厂长找你!”传话者的眉宇间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诡谲,说完便一摇一晃地离开了。禾玉曼赶紧放下手中事情,向办公楼走去。

“禾工:新疆皮不能做,就不要做了嘛?为什么还要执意做下去呢?”眉头紧皱的黄厂长双手抱臂站在办公楼外的通道上,用极其不耐烦的眼神和口吻望着远处什么地方说道,“只要加工过的皮张,就得按面积支付给客户必要的银两!知道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禾工刚张口说了一个字,就再也不愿意说下去了。

试验本身存在一定的损失成本,这个不足为奇。而她所做的努力,不正是为了给灾难不断的企业添砖加瓦么?其结果却是不但没得到理解,反而还遭受如此不应有的责难。她与当年陈氏皮业的榭工犯下同样一个致命性错误,那就是:轻信他人,没有接到书面通知,到最后,有口难辩。

九月末的天空,阴晴不定。办公楼前的通道上,常常有人来回走动。此刻,极度失落和伤感的禾玉曼感到自己仿佛一下子变成对企业有过失的罪人。她低头不语,一面聆听无法忍受的冗长训词,一面用落满油渍染料的鞋尖反复研磨脚下那片有些破碎的水泥地面,似乎那里是她宣泄心中不满的唯一甬道。

作为一个厂级领导只关注结果,而不去倾听理由,这本无可厚非。面对公司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黄佑才所承受的压力和烦恼比一般人要大得多。这时,他仍旧表现出惯常不快的皱眉,铁青色的嘴唇,一条不承重的腿斜着在原地不停地抖动。

直到他说完,禾玉曼才迈开无比沉闷的双腿,无精打采地向车间走去。纵然噙满泪水的眼眶包容了她所有的艰难、委屈和不理解,然而,理智却在那一刻发出一个更加强硬的指令:“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回眸公司发展的辉煌历程,无不令人感到心潮澎湃。黄佑才时常抓起办公桌旁的痒痒爪,一边同下属笑嘻嘻地说话,一边将痒痒爪毫无顾忌地伸进后背舒心地挠着,仿佛他在以此展露心中的得意和满足,经常引来下属的一阵窃笑,也毫不在意。

元旦联欢晚会上,音乐刚一奏响,他那狂欢的劲头,恨不得和每位美女挽臂起舞。穿着牛仔裤,宛如大象般的两条腿在灯光霓影下舞动着轻快的步子,无一不在彰显他的成功,他的快乐。而今整天愁容满面,痒痒爪也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

年初。批发商户反映公司销售部主管在给他们的价格中做文章,谋取私利。这件事情在公司上下传得沸沸扬扬,影响十分恶劣,也让这位身强体壮管理有方的黄佑才伤透了脑筋。

粤海、雾都等地女鞋的迅速崛起,日新月异地刷新着人们的视线,也给安原鞋业拥有的销售市场造成了强烈冲击。

黄佑才在办公室烦躁地来回踱步,白色运动鞋在地板上摩擦出苦闷的呻吟。思前想后,对于重握全国北方大部分城市销售网络的这枚棋子,暂时还不能碰。或许正是由于这一失算,成为后来其它事件接连发生的导火索。

如果把人性的贪婪,比作一种病菌的话,那么一片肥沃的土壤,便是其繁衍生息的最佳温床。

紧接着,从南方运回来的一卡车鞋底配料莫名其妙的大量丢失,却无从查起,最终不了了之。

炎热七月。疲倦一天的人们早已进入深沉的乡。公司外运的汽车在粤海风交加的幕下疾驰,雨刷来回摆动也无法清除挡风玻璃上的雨幕,精疲力竭的司机紧握方向盘,艰难行驶在被雨水淹没难以辨认的路面上,经过一座狭窄的桥面时,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刺目的灯光照得司机无法睁开眼睛,他只能凭借感觉向右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头瞬间冲向水泥护栏,车头悬空挂在桥上,好在司机安然无恙,车厢内装满出口鞋的纸箱因剧烈震动纷纷抛落,跌入汹涌的河水中。次日,被泡湿的皮鞋飘浮在沿途河岸,引来当地百姓的大肆哄抢……

员工们用青和热血构筑的辉煌大厦,令人伤心地出现了一处处管涌,怎能不让人感到忧伤、沮丧和痛心呢?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心绪极度不佳的黄厂长在鞋款的判断上也出现百密一疏的差错,致使几万双鞋滞留仓库,公司的运转资金即刻亮起了红灯。

相继发生的一系列事故,让黄佑才感到厄运的紧追不舍,感到命运的魔爪硬要将这看似一帆风顺的鞋业之星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痛心不已,又无还手之力。

禾玉曼回到试验室,伤心地坐了半晌。她多么想坚持下来,为振兴企业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可残酷的现实,仿佛要立刻驱逐她的梦想,她的愿望,她无法保持沉默,无法继续坚守挚的岗位。徒弟们的安慰,没有激起她丝毫的留恋之情,她最终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只是在盘点过往时,感到自己所有的努力与付出,无愧于生命;无愧于岁月;无愧于这个集体。

晚上下班时分。禾玉曼迈着颤微微的双腿向大门口走去。几个年轻人在她的前面边走边聊。

“哎!好端端的一个公司咋会搞成这样,真叫人寒心那!”一位皮肤白亮,双眼透出一股灵气的小伙子说。

“蛀虫多了,人心就会涣散……”又低又瘦的男孩说。

“那你有啥打算?”一个口语表达不顺畅的小伙儿插话。

“再坚持一段时间,如果不行就辞职出去闯一闯。”前面的小伙说。

“我也想去外面看看,或许还能找到一条更好的路子。”一位年龄稍长有些城府,他们称之为老大的职工说。

“我不想离开,先混着吧!”瘦男孩说。

……

他们一起从大山深处走出来,能到城市赚钱接济家里,对他们来说已经很满足了。过年过节总是大包小包的把城里的美食和漂亮服装带给家人,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和自豪。如今公司经营每况愈下,奖金越来越少,他们同样焦虑得寝食难安。

面对企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面对销售出现大面积的滑坡现象,台湾总公司先后派来几任副手设法营救,搞思想教育,写标语,喊口号,唱国歌……都无济于事。一个企业的魂散要是了,精神垮掉了,就如多米诺骨牌效应。感染不良信息的职工,就像脱离巨大磁场的带电粒子,在作无序的布朗运动,生产中的质量问题频频发生。

就在禾玉曼离开一年后,沉浸在这块土地上的所有忙碌渐渐褪去,被一种令人遗憾的萧条所替代,门庭若市变成了门可罗雀。

时光锈蚀岁月的铅华,阳光沐浴寒秋的落叶。屹立于中国西部的鞋业雄鸡,高傲地鸣唱几载后,因感染一种奇怪的病毒,无论打什么强心针,都无法支撑起它那抖动不已的双腿。一个秋风起落的日子,它蜷缩在一个令人遗忘的角落,用凄楚的眼神无力打量着日渐繁华的世界,眼角流下一团暗红色的粘稠液体。那是五百多名职工日夜奋战的心血,最终被刽子手扼杀在无限伤感的秋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年全国的皮革销售市场格外强劲,积压多年的皮革无论好与坏全都清仓。

梦境。安原鞋业重新开工的情景,一次次闯入禾玉曼的梦幻中。她又去上班了,醒来却是漆黑的夜空,失落,无尽的惆怅,还有深深的遗憾。

摘自长篇小说《寻梦南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4638/

落幕的评论 (共 14 条)

  • 王东强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心静如水
  • 倚石老人
  • 冰山雪莲
  • 鲁振中
  • 紫燕之约
  • 倪(蔡美军)
  • 雨袂独舞
  • 大三毕业
  • 浪子狐
  • 诗心云卿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学习进步和创作灵感的最大动力和源泉,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钱塘雅士
    钱塘雅士 审核通过并说 不错哟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