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切勿罪过

2017-10-06 20:12 作者:钱塘雅士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已经很难得听人说起“罪过、罪过”了,偶尔说起其二字者,也是五六十年代以前出身老人家。而当大家说起“罪过”二字时多半也是你倡我随,舌过齿随。若深究“罪过”二字是什么意思,恐怕多数老人也难以说得清楚。

《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侧行辞让,从东阶上,自言罪过:以负于魏,无功于赵。”而;《隋书·宇文化及传》:“至旦,孟秉以甲骑迎化及,……但低头据鞍,答云罪过”。再,《山中惜花》诗:“忽看花渐稀,罪过酒醒迟”。又,《听蝉》诗:“罪过渠侬商略秋,从朝至暮不曾休”。当我们读起这些古词文言,都有提及有“罪过”二字。而洋教天主耶稣,千年来也有“罪过”一说。

汉人与洋人对“罪过”二字的诠释略有不同。汉人多泛指;“罪行、过失、责罚、责备、愧当、受之、幸亏、多谢、可怜”之意。显然有些中庸含糊。而洋人更直截了当,把“罪过”二字解释为;“淫乱、不洁、放荡、崇拜、邪法、仇恨、竞争、嫉妒、争吵、不睦、分党、妒恨、醉酒、宴乐”。不论中外之说法,总之“罪过”二字为哀哀之词,不乏是说;人是有罪的,做人不能为过,过者即为“罪过”之人,现在常常有人说“太过分了”则是“罪过”现代词而已。

寡妇祥林嫂闻婆婆要卖了她,跑到了鲁老爷家帮佣,最后还是被婆婆抢回卖于贺老六成了亲。贺老六为凑钱还债累病而亡,儿子又被狼吃了,祥林嫂只得回到了鲁家。祥林嫂认为自已是“罪过”之人,怕死后遭阎王分尸。于是把一年的工钱拿去土地庙捐了条门槛。顺治皇帝挚的皇贵妃董鄂氏死了便认为自己是“罪过”之人,于是就皈依佛门。明星演员“林黛玉”(陈晓旭)患得不治之症觉得自己定是有“罪过”而致,于时也遁入空门成尼姑。耶稣代为普罗大众受于“罪过”,血淋淋地把自己钉在了十字架上。从庶民祥林嫂到顺治大皇帝,从明星演员“林黛玉”到洋人耶稣。都在失意之时意识到了“罪过”。那么当下的人们是否有此意识?。

一辆从大饭店出来的泔水车翻了车,阵阵酸臭之间,满地撒满了宴席吃剩下的半拉子鸡、鸭、鱼、肉,还有不认得的山珍海味。一位温仁兄炒房卖房,数十年后奸得钱财近亿,因非法放贷落得个血本无归、楼去财空,最终连个落脚地方都没有。有个程序员十分勤快,没日满在电脑中写ABC,数年间赚了几千万钞票,后来被他轻漂亮的老婆全部拿走了,小伙子想不通,就从高高的楼房上跳了下去死了。那婆娘刹间成了千夫所指“婊子”。还有一位当朝的一品大臣,苗儿红、根儿正、扛过枪、渡过江。后来戏弄朝上,结党营私、违法乱纪、贪赃枉法、对抗组织、营私舞弊、买官卖官、利益输送、官商勾结,最终让朝上拿下。于是白发苍苍之年进牢房,而其家族也遭“满门抄斩”,家中也只剩下年迈老母,从此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综上述案例;我们生活中的这些事那些人,都是有“罪过”之失。而这些“罪过”之人,有无意识到自已的“罪过”,那就不得而知了。

“罪过”之人是要赎罪的。皈依佛门也好,出家当尼姑也好,也算是去赎了罪。但做和尚、尼姑,总不免让听人起来有些非议。所以还是偷偷摸摸去土地庙,像祥林嫂那样捐了条门槛为好,也人不知鬼不觉。但是现在土地庙不好找,那天我用“百渡”导航试着键入“土地庙”三字,屏幕上跳出来的确是四个字“搜索未果”。当然最后还有一处地方可以去赎罪,那就是去国外找洋和尚耶稣。让耶稣在他的旁边给你多立上一十字架。“赎罪”之前顺便旅旅游、散散心。但若当你真的站耶稣脚下,看着被血淋淋地钉挂在十字架上好几百年还没有赎完罪洋和尚时,你准保魂飞魄荡,刹那间没了那念头。看来当下的人有了“罪过”想去赎罪还不是件容易事情。所以做人还是不为“罪过”为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菩萨大寺庙一年到头香火都很旺,如今只要寺庙山门未关,无时无刻善男信女,老爷太太们总是络绎不绝。烧香的人多了,菩萨自然也十分高兴。而那个扫地的老和尚确不高兴了,他很快发现,来烧香的香客基本上分三类:第一类;是为祈福而来,她们往往肩背寺黄色招魂袋,衣着朴素。第二类;是为求财而来,他们服饰艳丽,面容贪婪。第三类;是为赎罪而来,一般多为官吏太太且个个珠光宝气。于是老和尚觉得,后二类香客在菩萨庙敬香有违天制,于是就写了一佛状点了把火,将菩萨庙告上了天庭玉帝。举报法人菩萨;“长臂管辖有违佛规,揽了财神庙与土地庙的活”。天庭玉帝见地状大怒,于是把菩萨叫上天庭,同时也派遣纪委下凡间调查此案。菩萨来得天庭直呼冤枉道;“本佛多次声明,菩萨之职只管祈福大众,不问凡间求财赎恶。但老爷太太们根本不听,不管三七二十一,争前恐后,硬是把“求财赎恶”之钱扔进了功德箱”。此时纪委天神察案后回得天庭对玉帝道:“凡间拆迁征地、乱象丛生,财神庙、土地庙悉数被毁,无一幸免,财神土地俩仙也不知所踪”。玉帝问道:“那为何不派遣天兵天将前去速速重建?”。纪委天神天神又道:“玉帝大人你有所不知,财神庙,土地庙乃凡间“楼堂馆所”,属禁建之列,不得有违”。听完玉帝大呼“罪过、罪过”。无奈之下只得不了了之。虽听闻天庭玉帝还在与众神仙商议人间“罪过”之人是否还要赎罪?,如要赎罪该去那庙得捐门槛?,但至今没有答案。而菩萨庙至今也没有接到天庭“发改委”关于财神庙、土地庙改制及与菩萨庙兼并之事的天书文件。

所以说来说去“罪过”之人,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天堂,要想赎罪还真得没有一个正确说法。而捐门槛之事也是遥遥无期,指不可待。近看到那菩萨庙中扫地的老和尚仍然一脸不惑。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2017年10月3日(修改) 钱塘雅士—于杭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4447/

切勿罪过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