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亲活着摇曳在孤独时光

2017-09-18 14:21 作者:凭桥望远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当了一辈子农民母亲,早已看惯了庄稼的从到秋,万物皆然,谁都挡不住。让母亲不忍于心的是羊群中掉队离散的那只老羊,踟蹰于茫茫荒野,两眼惊恐。父亲离世后,母亲觉得她就是那只老羊。

这种感觉是突然性的。父亲再世时,老两口还总是拌嘴,母亲一副满不在乎。父亲走了,全家沉浸在悲痛中,母亲更甚,每天守在灵柩前不停抹泪。父母亲相濡以沫走过了65年,65年的岁月充满艰辛,经历了流离失所的飘荡,经历了饥寒交迫的困境,经历过世事冷暖的沧桑。65年,一个凝成钻石的漫长岁月,母亲习惯了父亲相伴的日子。而今,这份深入心底的感觉突然荡然无存,那个人、那份情、那种依靠被阴阳相隔成为记忆

母亲突然感觉到一种孤独

父亲走了,给我们兄妹六人留下诸多遗憾。为了在母亲身上减少这些遗憾,我们兄妹几个尽所能想让母亲安享晚年。办完先父的丧事,二姐、四姐把母亲接到城里,为的是给她换个环境,让她从心情生活条件上都得到改善。每天变换着饭食,街上的各类水果小吃一样不缺。可母亲总是闷闷不乐,只有二姐、四姐忙完事情陪她一会时,才露出满脸的笑。

城里的生活难以适应,母亲回到了村里。看着山村熟悉的环境、熟悉的面孔,吃着哥嫂做的农家饭,母亲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但她一改以往串门的习惯,每天吃过早饭就坐在门前,看对面的乡间小道行人过往,看田地里乡亲们劳作,看小曾孙满街满院地疯跑。也不时地翻看手机,等候我们来电,等候我们回家。然而,当我们回家时,还没有进门,母亲就会着急发问什么时候走,能呆多久。

幕降临,小山村静谧在了点点灯光里,只有母亲静坐在她的黑屋。母亲喜欢黑,其实她很怕黑。在农业合作社时期,父亲在外工作,每月的工资都不够缴纳大队的口粮钱,生活艰难到了吃杨树叶子。缺钱少粮加缺医少药,我们兄妹几个生病的时候只能拿命硬扛。每到深夜人的抗体达到最低谷时,母亲抱着怀里呻吟不断的病孩,如豆的煤油灯下,无助地只能祈祷太阳赶紧醒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喜欢上黑是父亲走了以后,她喜欢坐在黑漆漆的屋子里,静静地想心思,偶尔也会自言自语。太阳落山归巢人归家,万籁俱静的长夜,孑然一身的母亲不由得会想起过去。环顾空荡荡的屋内,满是父亲留下的印迹。睹物思情,感伤一起走过的风风雨,感伤曾有对父亲的诸多责怪,感伤灯下孤影是暮年…

每年暑假是孩子们最快乐的季节,也是母亲最期盼的时光。大姐和姐夫退休后,随着外甥到了杭州照顾其孙女上学。每年的暑假,大姐都会从杭州回到老家,租住在县城把母亲接来,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她身边。如同守候婴幼儿,有时大姐买菜稍微迟回来时,母亲都要不停念叨“买个菜都这么长时间”!

母亲老了,俨然一个孩子。她已经想不明白子女们都要为生计而忙,总是喜欢子女们围坐身边。即使不陪她说话,她看着子女们守在身边也很高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晚照的美景给世人留下了几多神往,那是夕阳留恋着这个世界,她要透过那红色的云块放射出最后一道光芒,向万物大地投入了最后一瞥。母亲迟暮之年,有点不知所措,她也眷恋这个世界,更眷恋她的子女,她现在能做的只有更多地守望亲人,更多地守候亲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2444/

母亲活着摇曳在孤独时光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