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寻梦南方

2017-09-17 16:41 作者:疯鱼  | 1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寻南方

真是“萝卜快了不洗泥”,刚一放暑假,萧县到张家港车票就飞涨,“快点,快点,张家港,张家港,抓紧了,上车就走,票价每人200元。”上车的人没有人计较车票,只有老刁无奈的说:前几天我来时不还是80吗,今天怎么200了,真是讹人。售票员根本不屑搭理她,只忙着卖票。眼见着车里上满了人,就要打不上车了,只得不情愿的买票,带着几个孩子挤上了车。

车上挤满了人,大多都是学生,车里开着空调,还是热的喘不过气来,车上的孩子们却兴奋的像树林里的叽叽喳喳的乱叫,他们早就盼望着暑假的到来,只想快点到分别已久的妈妈身边,享受天爸爸妈妈特别的

老刁的的男人五年前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四处求医无果,去年天就撒手人寰了,家里还欠下了不少债。老刁领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还有一个70多岁的婆婆艰难生活。生活就靠着是外出打工维持。老刁这次回来是因为婆婆得了胃病,住了医院,所以请了假回来照顾婆婆。婆婆的病好了,孩子正好放暑假,顺便接孩子们到张家港自己打工的地方,也让孩子们过上几天有妈妈的日子。老刁这次不仅带上了自己的儿二蛋,女儿毛腾,还有侄子小虎,侄女莲花。

二蛋坐在车子的最后边一直默默不语,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欣喜兴奋,和妈妈一样面沉默,一路上任路边的风景飞驰而去,也许是因为他年龄稍大一些,更为成熟,也许是因为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语,也许是他的内心有着别人猜不透的心思,也许……

一声沙哑沉重的汽笛,终于打破了二蛋和她妈妈的的思绪。汽车奔波了六七个小时终于到站了。孩子们都飞一样往车下跑。不少孩子的父母早已到车站迎接。相见后孩子都扑进父母的怀里,相拥很久,有的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下了车离住地还有30里路,因为人多,又带了些东西,老刁下车后准备租一辆车到京港区。到了八楼二路汽车站台,老刁一家人正在等车,二蛋像什么突然触动他的神经,他躬着身子往前奔跑起来,大家不知发生什么情况,都惊慌起来。姐姐和妈妈都拼命喊他追他,追了好远,二蛋才回过神来,停下脚步,站在那儿发愣,像泄了气的皮球,姐姐和妈妈没问他怎么了,他什么也不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正常,妈妈白天上班,姐姐在家帮妈妈妈买菜做饭洗衣服,妈妈下班回来总会和孩子们一起出去逛逛街,散散步,偶尔有歇班的时候也带孩子们到江边看看长江,或者去港区、城区,让孩子们看看外面多彩的世界。

只有二蛋不正常,经常独自外出,也不愿意和姐姐一起,总是说自己就到附近的公园去看书,还不让姐姐告诉妈妈,怕妈妈知道担心。对弟弟总是单独出去姐姐心里也觉有些蹊跷。直到一天,住在附近的叔叔家的小虎和莲花到刁大大家里玩,他们问:“二蛋哥呢”?毛腾姐回答他们:“去附近的龙湖公园看书去了”。他们说上午去汽车站接二舅的表哥,在八楼的二路汽车站台看一个人好像是二蛋哥,喊了几声 ,他转身走开了,我们以为是认错了,真像。听了他们的话姐姐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从此姐姐开始留心二蛋的的行踪。又一天,二蛋对姐姐说我去龙湖公园看书去了,姐姐仍像往常一样,欣然答应。随后姐姐悄悄尾随者着二蛋。果然二蛋没有朝着公园的方向去,而是上了二路汽车。姐姐不加思考,上了下一班次的二路汽车,路过八楼站台的时候,姐姐很远就看到二蛋的魂不守舍的样子,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公交车靠站了,二蛋双眼直直的盯着车门口,目光在下车的人群中搜索,不料竟与姐姐的目光相遇,二蛋顿时呆若木鸡,面红耳赤,姐姐随机低下头转身又坐在车上了,装作没看到他,又坐了一站路才下车,姐姐感到莫名奇妙,又感到似有所悟。

二蛋回到家里见到姐姐有些别扭,接连几天,二蛋都是在家里不再出门,可是在家也是里心神不宁,坐卧不安,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终于又过几天,二蛋又以到公园看书为由出去了。这以后姐姐再也没有跟踪弟弟。

临近开学的一天,二蛋忽然告诉姐姐:“我不想上学了,我我想在这打工,我找到工作了”。

姐姐一脸愕然,反问道:“你胡说什么呢?你学不上了”?

“真的姐姐,就在离妈妈的东方红纺织厂对面的南方梦纺织厂,当保安,一个月2600元,合同都签过了”。

原来姐弟的尴尬“相遇”后,二蛋再也没有去过八楼二路汽车站台,而是去找工作。

“啥,合同都签了,你疯了,妈妈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敢告诉她”所以才想让你……

“不行,今天咱必须得当面把这事给吗说清楚,赶紧把把工作辞掉”。

二蛋不语。

因为孩子快要回老家了,虽然经济条件不好,这几天老刁晚上回来总是要买好多菜,变着花样给孩子弄吃的,水果、零食大包小包往回带,晚上陪孩子说话到深才睡,好像不知道该怎样疼孩子心理才会满意,不舍得马上又要骨肉分离,总恨这两个月的暑假过得太快。

今天晚上老刁到很远的超市买了饺子馅,准备到家包饺子,一家人在一起吃顿团圆饺子。可是一到家里,看到两个孩子都闷闷不乐,老刁一头雾水,以为是两个孩子吵嘴闹别扭了,也就没当回事,就去和面包饺子,毛藤也主动搭把手,二蛋躲到房间里去了。女儿一脸凝重,包饺子根本不在状态,老刁还是先开口了:“你们俩今天怎么了,闹别扭了?”

“不是。”

“是不是不想离开妈妈?

女儿嗫嚅了“是……弟弟……他……”

“二蛋怎么了?”

“他不愿离开您,不愿回萧县了,他想在这打工。”

“那哪能行,不中,得回家念书。”

“可是弟弟已经决定了。”

躲在房间里的二蛋听的清清楚楚,趁机出来,低着头说:“妈我决定了,不回去了,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声音细弱蚊蝇,妈妈却听得清晰无比,此刻屋内一片寂静,潮湿闷热的空气也凝滞了。许久老刁才回过神了,手中正包着的饺子也捏得不成样子。平时很少发脾气的老刁突然大声喝斥起来:“还有两天就开学了,明天就得走,今天告诉恁俩,谁不好好念书都不行,我就是再苦再累再难,也得供您俩上学书,您看咱家不就是因为我和您爸都没有文化,干啥啥不行,只有出苦力养家糊口,家里穷的要命,谁能看起咱,咱家不就盼得你们能多识几个字,如今你爸又走了,您要不好好念书,将来没有出息,别人不更瞧不起咱”······“妈,别说了,书我一定念,工一定得干,我就不走了。”二蛋话音刚落,“啪!”一个耳光打在了二蛋的脸上,“你个犟种”又一巴掌过来,二蛋转身夺门而出,姐姐随后追出去,老刁怒吼到:“随他去,管不了了,不要管他这个不争气孩子”一边骂着一边也追了出去。

二蛋顺着港区一口气跑到江边,坐了下来,茂密的芦苇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汹涌的浪涛不停地拍打着堤岸,远处模糊的灯火在跃动,二蛋的压抑、悲愤、爱恨甚至梦想交织在一起,乱极了,痛极了,谁人能懂?二蛋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只想将一腔心事付诸这滔滔江水,没想到,还是化作了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此时狂风乍起,乌云压头,电闪雷鸣,暴如注,二蛋任凭雨水冲刷,痛快淋漓。“二蛋、二蛋”忽然听到妈妈姐姐喊着自己的名字,嚎啕大哭起来,寻声奔向妈妈姐姐,风雨中娘仨抱作一团,哭成一片······

新学期开始了,北方小城里一所普通高中少了一位学生,谁也没有在意。南方的小城里一个纺织厂多了一位少年,谁也没有在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2345/

寻梦南方的评论 (共 1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