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打麻将

2017-09-17 12:29 作者:倚石老人  | 1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有个工友,姓里名飞,湖北人,现年五十四岁,个子高1米7,有身好肉,肚子挺出像八仙里的汉钟离。两次成家都没有维持下来,最后还是“玩光棍”。一不吃穿,二不爱贪玩,只有两大嗜好舍得花钱,那就是嫖赌。

老里出身成分不好,在很多人眼里看不起他。七十年代,他和同村同学金花自由恋爱上,两人身材、相貌、性格都般配,偏偏金花家人亲属都嫌他家是地主成分,坚决不同意。那时候,谁都没有现在这样叛逆,一对鸳鸯就活生生地被拆散。到八八年时,和同村另一个女孩结婚,谁知祸不单行,福不双至。老婆在生产时难产,主要当时条件太差。家里太穷,老婆用生命生下一个女儿,自己却长眠不醒。里飞没有老婆,一个大男人,要抚养尺把长的婴儿,怎么可能呢?当即交给大哥大嫂抚养。

几年后,很多老乡去山西挖煤洞,工资高,里飞也去了。他们同村近二十个人,专给开煤矿老板挖洞。老板确定那个地方要开煤矿,他们负责打洞,挖到煤层就可以了。每天不低于三百块,要是遇到全土层,洞子不深就见到煤,每天几千块收入。这个活儿真赚钱,就是很危险。里飞在打洞期间,见到过很多惊心动魄的场面。打洞危险也赚钱,有时候十天半月没有事做啊,因此,不做事也无聊,大家商议买一副麻将,无事就打麻将消遣,一块钱一局。很多刚结婚的青年,憋不住欲火,就到城里找鸡婆发泄,里飞就这样染上这两件事。这里着重说打麻将,不说无关的事。

不出十年,里飞除去花掉的钱,已经存上五十万。过年回家时,遇到自己的初恋金花。原来,金花嫁给别村一个很有作为的男人,一起到珠海创业,男人一下爆发起来,身价过亿。金花不喜欢做事,也不喜欢做家务,每天都泡在麻将桌上。夫妻两经常吵闹,最后还是离了婚。老公给金花留下一套房,两百万现金,一个女儿。里飞金花一见面,三言两语就谈好了,两人闪电式成婚。金花生了一儿一女后,子宫已经坏了,医生说已经失去生育能力。里飞也不计较,没有去拿证,两人正式同居成为夫妻。

里飞依旧去打洞,金花回珠海。每次发工资的时候,金花坐飞机去山西取钱,住上三五十天又回珠海。

九十年代时,电视经常报道山西煤矿出事故,当地政府下决心关停私人煤矿,对没有实力的个人,不办理开采证件,山西一直没有洞子打,里飞也来到珠海。那年头,能住在宏景小区是一种荣耀。夫妻二人没有事做,身边还有一个正在小学读书的女儿。里飞将自己的存款交给金花,里飞天天在湾仔打麻将,金花除了打麻将豪赌,就是炒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次,里飞在小区和几个赌友打麻将,玩到下午四点多,结账时,里飞进八百块,钱刚放到桌子上,里飞正要拿起来,旁边的女赌鬼一下抓走,说道:“我输得太惨了,已经没有赌本了,这点钱先借给我做本钱,赢了马上还给你,输了就送给我。”里飞心里很气,念其是经常一起玩的人,不好发气,不高兴地说道:“借给你可以,但必须得还,愿赌服输,欠其他债还可以商量,就是不能欠赌债。”这个女赌鬼姓王,比里飞小,平时叫里飞大哥。

一个月后,里飞输得身无分文,三天没有打麻将,只能看别人玩,心里痒痒地,不是滋味。大概五点多,里飞到王妹妹家里讨帐。嘴皮磨了半个钟,王妹妹就是没有钱给。王妹妹站在里飞面前,十分消停地脱自己的衣服,里飞认为王妹妹要换衣服出门。等到王妹妹把衣服全脱光,对里飞说:“要钱嘛?我用肉低债,让你好好地搞一次,我们两清。”里飞见了,忙把她的衣服仍过去,说:“我没有钱打牌,要你那个干嘛?”王妹妹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欠一屁股债,没有能力还钱。你嫌贵了点,你搞一次一百块。八百块让你搞十次。”里飞见这种无赖,真拿她没有办法,假如真的搞了,事后老婆知道了,自己就死定了。正要发脾气,王妹妹自己却扑上来了。里飞赶紧起身,对着赤条条的王妹妹说:“算了算了,我不搞你,钱也不要了,以后你不要和我在一起赌就是了。”

金花赌起来让人胆战心惊的。她到南屏一家赌场赌,三天三输掉一百五十万。再取出里飞五十万存款。凑上一百万去澳门赌场,来回就两天时间,回来时,路费赌没有了,向朋友借两百块才回家。老公留下的两百万早就输光了。以后,打麻将只能打小牌。多半时间在家研究股票、六合彩。里飞给她两万,让她炒股,一年不到,炒股又赚回一百多万。她带着一百万再次去澳门,两晚就输得精光,从此,一蹶不振。

小区物业费要按时上交,女儿在初中读书,每天要两百块钱零用,吃饭穿衣都是大事。里飞进了我们厂上班,金花也进药店上班。里飞没有技术,年纪又大,每月才三千块。金花在药店上班,十分轻松,工资也三千多。

金花没有心思上班,只要见到有人打麻将。她不去上班,就在旁边看,一直看到打麻将的人散场,里飞发工资她就来取,只给里飞留极少零用钱。好不容易凑上一万元,金花又去澳门博一下,回来时,只带着疲惫的身子和一对熊猫眼。

三年后。里飞对我说:“现在这。老婆已经开始走向绝路,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她做都是赌博,翻本,我已经给她讲明了,她的房产我不要,黄牛角,水牛角,各归各。这样下去,我会累死饿死。以后我不回小区,我就骑她一辆烂摩托,从此互不来往。”我说:“你真够义气的,一起生活了十多年,老了老了,落个净身出门。你反正没有什么挂牵,早点断绝关系,早点安心。”里飞说:“她不听劝告,偷偷借了五十万高利贷,还梦想搏一搏。我看房子早晚也是别人的了。”过年时,厂里放两周假,里飞没有回去,恰好出去玩。金花来找里飞,宿舍留守工友给金花开了门。金花在里飞的床铺上到处翻钱,最后,在床底部,找到用透明胶贴在底板上的钱卡,她把摩托车也骑走了,立即取出里面五千多块钱,到澳门去赌搏。里飞身上不到两百元零钱,天天吃方便面,开工前三天,里飞早上起床,人站不稳,两眼昏花,天旋地转,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吓坏了宿舍里的工友。

金花失去了依靠,没有经济来源,生活陷入极度困难之中。无意中结识一位湖南籍男人,没有固定工作,靠用摩托车载客,卡里只有一万元存款,金花将钱全部取出,又到南屏打麻将赌博,结果是人都差点回不来了。老公发现卡里的钱没有了,气得暴跳如雷,一把抓住金花的头发,先扇了几个耳光,再惯在地上,用脚乱踢,打得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像杀猪一样嚎叫,三天没有起床,痛哭了三天。打电话给里飞,详细地说了这件事,最后要求道:“老公,你回来吧。这世上只有你才真正对我好,我犯了很多错,你从来没有打过我。我以后全都听你的,保证不打牌。不赌博,做个贤妻良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得里飞也止不住泪水横飞,咬牙说:“我们分就分了,我不会再找你的,奉劝你早点戒赌,安安心心过日子吧。”里飞不动声色,怀里揣一把菜刀,先到小区给金花五百块现金,再到湾仔路口找到那个人。见那个男人坐在摩托车上候客,不由分说,操刀冲过去就砍那男人,那男人见大事不妙,反应够快的,弃车而逃,虽然中了两刀,没有什么大碍。那男人报了警,里飞回到工厂,不敢到宿舍里睡觉,就在废纸堆里睡了一夜。

我们工厂搬到坦洲,离珠海已经很远了。里飞删掉了金花的电话号,从此没有联系,后来买码(电话里报)中奖,到湾仔取钱,他老乡告诉他说:“那个女人检查出有严重的糖尿病,人已经瘦很多。高利贷催了几次,她卖了房子,不知去那里了。女儿不到十七岁,跟男朋友跑了。”里飞是个很重情义的男人,听到老乡说,还是没有忍住泪流。一日夫妻百日恩,心里多少还有点怀念。擦干眼泪,狠心哽咽地说:“我没有能力管她,让她自生自灭吧。我们夫妻一场,我搭进去五十多万,没有带走她家的一颗针,赤膊出门,也算对得起她了。”

其实,里飞也没有放下打麻将这事,只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人不饿而已,我们一起共事十多年,知道他的帐号上没有两万元。今年农历五月,他回家申请了五保,以后靠国家养老。

2017年9月17日于珠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2323/

打麻将的评论 (共 1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