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说

2017-09-12 21:55 作者:weidong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难说

但见那,沾嬉皮士范儿瘸子的电动代步车在红信号前,于眼花缭乱中麻利地来了个原地大掉头。一百

八十度的,以法拉利之气势急速的由路东停靠在了路西的马路牙子边儿上。路西,是地铁的出入口。这爷

们是以拉脚谋生的,地铁口自然是他谋生的绝佳去处。其靠此来自谋饭碗,我见到的少说也有三年了。喻

以法拉利的迅猛,乃调侃也。不过,这下车离不开拐杖的残疾人还真是个恨铁不成钢的主儿。方才,他指

定是把电门一点儿也不留地踩进了电瓶里。猛得吓人/ 大有,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范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能好奇这瘸爷们儿,主要是因他挂在代步车前脸两边的两面三色小旗儿;脏得、烂得,已不好辨认是

哪一家的了,他却一直地挂着。许是“武大郎玩猫子”的各有追求吧/ 次是,这爷们儿天不怕地不怕的

谋生风格;初相识,就是在三年前的一个大纷飞日子。仍是他开着电动代步车于此灯岗前,一个原地一

百八十度的急转调头,险些就要了俺的小命儿。与之理论,竟横得很。以“以拐卖拐”的口吻告诉:“

咋咋地。不是没撞上吗?”再次是,本来就是一个依靠拄拐才能走路的残疾人,居然,还真有不少不拄拐

的敢坐他开的代步车。那车,实在是一辆不敢恭维的代步车了。不谈,车龄手续和年检保险,仅从外观就

足够令人想起《夜行记》里的那辆除了铃不响剩下哪都响的自行车了。

别看是残疾人,这爷们儿腿缺心却不缺。常年留着带波浪的披肩长发,圆脸的两鬓还特意地蓄起了大

络腮胡子。看上去,十分有雄性的不可一世劲儿。可能是为了求得生意上的红火,总见他穿一件橘红体恤

。时不时的,还要在大脑袋瓜子上配带一根红发带呢。

一个拄拐的,能成年累月的借皇城边儿的光来坐地发财,定是个“坐地炮”也。还一定不是如俺一样

一般般的坐地炮,还绝对是一个极不一般的坐地炮。俺心思:两个坐地炮间的差距在于俺差了一把伞。若

其也没有伞地支撑,何以能经历那么多年、那么多回,史上最严的横扫而安然无恙乎?再借个胆儿,他也

是不敢在电子眼前天顶天的来上演双黄线下的就地“大周旋”的。

“朝中有人好做官”。这仅是一句常态下毫无新意的“老掉牙”而已。用作仕道不差,用作使一条半

腿开代步车拉脚则有差。若改成“朝中有人好周旋”就顺理成章多了。俗话说:“没有弯弯肚子的不敢吞

镰刀头。”可一旦有了弯弯肚子,那就直管放开胆儿去吞镰刀头好了。越双黄线掉头算得了什么?连个狗

屁也算不上呀/ 真的。这多年来,这爷们儿到底偏得了多少的额外,天知。然其一天天的拉活不排队、拉

活随意喊价,未见还有并列。

好可怜/ 那二十来号,相貌堂堂身高马大利手利脚,开着新电动拉脚的大老爷们竟没有一个能出手去

“直拐”的。那么,史上一切的“打掉牙”就好下咽得多了。窃以为。

隔着顺城街,见他拄拐依车而立。望,一只手高擎“两元一位”的腥红大字;听,一声声“两元一位

”的沙哑吆喝。于俺心的最底层苦笑出来一篇从“两元一位”中悟得的《难说》。难说者一言难尽也;难

说者“剪不断理还乱也”也;难说者“说不清道不明”也;难说者言不能直陈意不能直达也;难说者度命

之艰难之无奈也。

难在哪儿?难在,缺胳膊少腿的人需开代步车去混社会之困难不敢想也;难在,从开“摩的”到开“

电动”三十年自谋饭碗之难言磨难也;难在,掏出“两元钱”者其得来两元钱之多少艰难也;难在,史上

最严了数十年,依旧的还固守着史上最严也。早上,一伙管事的刚给聚集在地铁口拉脚的撵光,屁大会儿

工夫,如永远赶不跑狗屎上的苍蝇似的便又堆了起来。

具体多难,唯有自知。既都是一个“难”字,俺能不难?俺之难在《难说》也。为鞋不合脚的难评也

;为螺钉螺母不配套的难论也;为月亮还是那颗月亮的难尽也。六度空间为难窒息,花季月月欲不夭折亦

难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1728/

难说的评论 (共 10 条)

  • 浪子狐
  • 草木白雪
  • 火淼
  • 东湖聚李胤德
  • 心静如水
  • 大三毕业
  • 王平如是说
  • 荷塘月色
  • 紫色的云
  • 春暖花开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