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柳树,心中的爱神

2017-08-28 14:38 作者:岁月如歌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在外还时常念起,东荆河畔那颗防浪的老柳树,这次回来它却倒下了!

这次见它斜躺在地上,那沧桑的躯干,在我眼里显得格外苍凉,为此悲戚的同时,简直难以想象!不禁忆起它那月光下婆娑的身影,微风吹拂,浅语呢喃,也忆起,它在防浪中那副坚强,总认为它会一直挺直腰杆,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它却倒下了。

不知是谁还在它旁化了些纸钱,从那被微风一吹,灰烬还在舞动样子,就知没倒下多久,或许,树的灵魂还在,或许还在呻吟,或许还在诉说那些久远的故事

殊不知是谁化的纸钱,或许那人比我们的忆念还深刻……

刚从浙江儿女那里回来,依着老习惯傍晚出去散步,沿东荆河堤,朝高电线杆那边走。每次走到这儿,都要看看它。已成了习惯,因为看看它,慰藉了那份念想。这次它倒下,躺地上,无形中让人生出一丝惆怅来,刚想对一同散步的老婆说点什么,却咽哽得说不出话来。

一直都怕老婆说多愁善感、感情脆弱、不像男子汉的我,将头扭向了一边,不让她看见那副伤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棵柳树估摸比我年岁大得多,要说确实老了。记得还是孩童时,它就有两尺多树径了,由于是排头“兵”,显得比它身后的树粗壮些,树冠也展开些,葱绿的叶子,凸显其旺盛的活力。

天,我们会在这儿,用生资门市部洒落地上的桐油弄在细竹竿上来粘知了。这棵树粗、冠大,又是排头“兵”,相对知了多些,因此,这棵树就成了我寻觅知了的首选,当然也是寻觅的重点。有时知了歇得高,糊上桐油的杆够不着,还得爬上两米多高的树杈去粘。

一次去粘知了,远远地看见一对大哥大姐坐这颗树下,享受这隆隆树荫的清凉,估摸他们在河水清清,知了鸣唱,微风吹拂,浑身凉爽的环境下,升腾起浪漫,两人亲亲哦哦,相拥相吻,很是激情,殊不知他们下一步会怎样?可懵懂的我,也不知避讳,依然扛着沾上桐油的杆来到树下,嗨,坏了人家深情!见我来他们即刻分开,正襟危坐,那大姐满脸红晕,羞答答的。这幅模样,倒在我这小屁孩眼里,觉得她像涂了胭脂的新娘,美美的

后来,自己进入青期,与那时正在热恋的老婆也来这儿,也学着那大哥大姐拥过、吻过,可就没不懂事的孩童来打搅,倒是她的母亲的反对,让那份浪漫似乎偷偷摸摸,生怕别人看见,一有风吹草动,赶快闪离,规规矩矩端坐着,哈哈,比那幼儿园儿童背着手坐得还端正哩。我想,要是有人来,她也会羞答答,也会脸红,至于像不像涂了胭脂般美美的,那,情人眼里出西施,定会觉得她更美、更靓。

柳叶沙沙,仿佛偷笑……

婚后,我们也常来这儿,情依然在树下缱绻,当然也回味起树下的故事;再后来,有时带着孩儿散步,也在树下坐坐、歇歇,那就变成讲郑渊洁关于树的童话故事了。

再往后,就来的稀疏些,但每次来,见它渐渐粗壮、高大,依然挺拔地矗立着,唯有柳叶莎莎,似乎对我讲述那浪漫故事。不可否认,它见证着小镇的变迁,也见证了恋人的浪漫。

记得有次散步,抱着瞻仰心态在树下我对老婆说,它是我们心中的神,老婆赞同。

它是否用年轮记录着,斑驳树皮是否刻写着那爱的故事,没问,但我敢肯定,它把这些都告诉了大地,告诉了经流不息东荆河水,因为它知道,情缘的根蒂靠的是大地和水才得以孕生!

它历经风,更经历多次洪水冲刷,身后的树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唯有它依然坚强。从它有些掏空的身躯,可知它老了,望着它,不禁感怀,我也渐渐老来。

希腊神话里爱神厄洛斯,是宇宙创造生命本源的化身。它,何尝不是我心中的厄洛斯!

其实不止我把它当着神,它躯体旁的所化的纸钱,就是印证。我想,即使它已倒下,它依然矗立在我、乃至很多人心中,爱的故事还在这里舞动……

——今天七夕,写下此文,是种对爱神的缅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9641/

老柳树,心中的爱神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