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心不设防,走丢了岁月

2017-08-18 16:45 作者:叶子棠  | 1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生真如一盘棋,下着下着,好好的棋局,一下子变得一团糟,你都不知道是哪步走砸了。在我的这一生中,不是没有机会,遗憾的是,我不是一个善于抓住机会的人,人过半百,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是小说看多了,或许是A型血的完美主义,我活在了自己的理想中,我不知道怎么适应社会,我不知道怎么达成目标。

上大学,是改变命运的开始;而毕业分配,才是真正开始改变命运。在那个年代,身为女生,是有优势的。毕业前,读研究生的学姐来给我做媒,说她同寝室的女同学很欣赏我,要把她的一个男同学介绍给我。学姐说,她的这个室友以前就要给我介绍男友,但她没见过,就没跟我说,而这个男生,她见过,中等个子,跟她男朋友差不多高,复旦毕业,男生的父亲是什么什么研究所的所长,也就是说,有能力帮我留在杭城。遗憾的是,那时的我,很纯,更是很蠢。我没谈过恋, 更没有勇气去相亲。我不知道,我同意了相亲,会不会有不一样的命运,但至少,我错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大学期间,认识了一个男生,学画画的,本地人,跟他的交往中,我第一次见到了五十大钞。可我对搞艺术的心存偏见,我总感觉,搞艺术的经不起挫折,而且他的一头长发,我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女生,真的难以接受。我们有交往,但没有恋爱。后来他说,他母亲已经跟市长打过招呼。机会,就这样又一次错失。

我们是全国招生,自然也有全国分配的,北方一个军校来要人,老师希望我能去。同班的一个男生,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什么犹豫,就去了,而我,我是南方女孩,娇小的个子,让我望而却步,我难以想象,我穿上军装是怎样的一副模样。本科毕业参军, 好像先是副连,然后马上就是正连,我天真地认为,本科毕业,也是副乡长级。多少年后我才明白,部队的军衔才是军衔,退伍回乡能真正享受干部待遇。放在电视剧上,那些士兵,见了我们,也得喊“首长好”。又是多少年,等我那同学转业后聊天才知道,在军校,既有学校的编制,又有部队的编制,升级比较容易。

我从没想过去中学教书,我难以接受做中学老师这一命运,我迟迟不愿报到,我作着徒劳的努力,挨到开学前夕,我不得不去报到,我是一路走一路哭,到市政府门口才擦干眼泪。虽然我不喜欢教书,但我是优秀的学生,优秀学生养成的好习惯,我还保留着,我计划认真工作三年或六年,然后离开学校。但领导不会明了我这种想法,他们只会带着有色眼镜来看我。没有任何的准备,就上了讲台,没有良好的开端,哪有成功可言。我被学生欺负,我被领导歧视,痛苦让我时刻想着离开,我也曾试图离开,但教师这一编制是鸡肋,我的大半生就这样一边流泪一边啃着鸡肋。

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我不喜欢做教师,更不可能找个教师当丈夫,女大学生的傲气,我又不肯舍弃,我的选择不多。曾有人要给我介绍一个在市政府工作的,身高一米六十七,我拒绝了,我自己矮个,不想再找个矮个。后来成为我丈夫的,也只有一米六十八,就一厘米的差距,或许是他追我了而他没有追,或许这就是缘分,这就是命。如果跟了那个他,事业单位的,不会轻言离婚,或许我就不是现在这个命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后来成为我丈夫的他,聪明但无能,要命的是,缺乏责任感,不懂感恩,不懂妥协。在外人眼里,他是一个老好人,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我们的日子也会马马虎虎,我们分手,或许是命中注定。

人说,性格决定命运,这话没错,但当人说这话时,潜台词是,性格不好,命运不好。我不认为自己性格有多好,但我也不认为自己性格有多糟糕。以前有个同事,在单位里,没人说她不好,但在家里,就不一定了,她曾亲口对我说,她老公说她做的一个菜不好吃,她就将这碗菜摔在了地上,她老公还不得乖乖地将地打扫干净。每个人都有个性,我只是不懂得该向谁拍马,该向谁欺压,我只是就着我朴素的是非观来待人处事。有些人,性格不好,但照样活得很滋润,有些性格不错的,也只不过如此。曾经是女神的倪萍,现在让人大跌眼镜,难不成也是她性格不好造成的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是非观,要改变性格,何其难!试想,如果倪萍绝情抛弃自己生病的孩子,今天她会如此憔悴吗?如果苏轼是棵墙头草,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流放吗?那苏轼还是苏轼吗?

仗着自己不太笨的大脑,我不肯丢弃我的那股傲气,更不肯丢弃自己的价值观,我不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相信有理走遍天下的道理,殊不知,这并非真理。很多时候,别人能说的话,能做的事,你不能说,不能做,因为你们身份不同,地位不同。一个人在社会混,要看综合实力,长相,身段,性格,智力,学历,能力,家庭出身,家族背景,家族的经济实力,等等,光有脑瓜,没用。多个筹码,多份资本,这才是真理!我离婚了,所以我性格不好,没有离婚的,都是优秀男女,尽可品头论足,说我性格不好。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写过一首诗,叫《未选择的路》。是的,人生的岔路有很多,我们时刻做着选择,然后成为了今天的我们,对那未选择的路,我们只能遐想,如果我们选择了那未选择的路,我们又会如何?人生有太多的偶尔,偶尔的相遇,偶尔的选择,偶尔的坚持或放弃,“偶尔”铸就了我们的一生。聪明的人,抓住了“偶尔”,成就了其无憾的人生;愚笨如我之人,错失“偶尔”,糊里糊涂输了人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8139/

心不设防,走丢了岁月的评论 (共 1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