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船老大(6)

2017-08-13 15:33 作者:舟自横h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夕阳如血,天已经渐渐黑了,月亮从西面水域露出半圆的上弦月,宛如一叶月亮船,轻轻划过江心,一轮清辉沉淀在黑幽幽江水中,船行过后飘起碎碎的银光,流泻出迷离的青纱,仿佛弹奏起一首大珠小珠落玉盘琵琶声。明净如水的月光,一波连着一波追逐遥远的大声喘息江水滔滔,向水深处翻腾沉闷流水声。黑里的星光先后从夜幕中跳跃出来,一颗、两颗,不会儿缀满夜空,闪烁着晶莹的星光,仿佛是月亮落下的花,飘洒落在泛着清辉的水面上,天水溶为一体了,黄昏后月夜水面尤为幽深地静,月光朗朗洒满了银光,如一张巨大网包围运砂沙船。就在这江花月夜的宁静江面,一场为利益博弈两股黑道势力火并张弓待发。

浪里飞哪里买这个帐,他霸占这个采沙点是化了血本的,于是心急火撩赶来堵住了船老大运沙船的水道。这时江生马上打了水上霸的手机,说浪里飞挡了他船的水道,他有一船便宜精细沙卖给水上霸。这水上霸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他感觉浪里飞的势力已经往下游扩张,现在竟然侵犯他势力范围的水道,本来浪里飞沙价往下压价,已经使垄断价格开始下浮了,这损失就像刀一样割他心,不打下浪里飞威风,将来怎么在江湖上混?这水上霸马上召集手下乘船赶到洲尾水域。浪里飞也坐着快艇追上了船老大船,浪里飞登船要扣下船老大的船。水上霸也赶到了船老大船水域,看见浪里飞人上了船老大船,也带着一帮人上了船老大船,双方人都集中到船老大船上,船老大在美中被争吵声惊醒,刚才梦中见到了豆腐妹,心里正被甜蜜包围着,他睁开惺忪的眼睛,听到却是嘈杂搏斗声。

“打!给老子往死里打,挑了踢筋丢到长江喂鱼去。”浪里飞吐着淬沐。

“弟兄们,给老子上!”这水上霸是有备而来,人多势众,从船上一涌而上,加上又是在他的地盘范围内,援兵马上就要赶来。两股黑势力人马竟在船老大船上大动干戈。

船老大出了船舱不知原因急忙拿起一把铁锹见人就赶:“你们都给我滚下船。”谁知浪里飞趁船老大不注意,从后面给了老大一脚:“我日你老叉儿,装了沙不给钱,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船老大爬起来就向浪里飞扫了一锹,浪里飞来个下蹲躲过着一铲,浪里飞下手几个人围住了船老大,他的武功还真管用,几个人难以近身。这时江生躲到水上霸的船上,他趁人不注意在暗处朝浪里飞开了一枪。

“砰”地一声枪划破夜空,显得特别清脆,一声闷响,正中浪里飞的脑瓜。浪里飞“扑通”一声,就像狗啃似地爬在沙子上不动弹了。水上霸看出人命了,双方都惊呆了,不知道是谁开的枪,这江生赶紧把枪丢到长江里溜到自己的船上。浪里飞手下一看到头头被枪击中,全都作散逃回自己的船上,开起船一溜青烟就跑了。水上霸一看浪里飞一命呜呼了,知道坏事了,出了人命就不好玩啦,马上命令手下赶紧逃之夭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船老大惊呆了,他还一时没有缓过气来,这人可是死在他船老大的船上,这下玩完了。就这时江面上出现了几艘快艇,飞似向船老大船冲来。那穿透黑暗的探照灯如剑一样直刺船老大心脏,船老大像一盘散沙瘫痪坐在沙堆上。

“都不准跑,我是郝茂所长,一二组追赶其他两条船,把罪犯法缉拿归案!”郝茂所长得意自己一石两鸟计谋,浪里飞一死,水上霸收监,从此消除了两股黑势力垄断掏沙运沙市场,郝茂充当浪里飞保护伞死无对证。江生幸灾乐祸,浪里飞死在船老大船上,船老大免不了受牢狱之灾。运沙船就要落到自己手中,再逼豆腐妹就范,从此财色全收。

“这是天灭我啊!我船老大闯荡江湖几十年,没有想到今天栽了跟头。”船老大沧桑的眼睛忽然噙出一丝热泪,顺着眼眶温热地淌了下来。船老大想起就要见面的豆腐妹,因为这次冲突,也许就永远分离了,他模糊的目光失神地抬起头,一轮皓月当空,黑云如同潮水般向弯弯月芽涌动着,云畔中的月亮,云走月移,而星光早被被黑云淹没了。惟有一轮弯月颠簸在银河云浪中,时而被遮掩了,夜空漆黑一团;时而如同被镰刀划破了云团,破浪负重前行。船老大忽然感到面颊打湿了,夜空下雨了,一轮明月沉浸在江心,被一场搏斗践踏,支离破碎,冰凉雨珠沁进心田,月亮落泪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7245/

船老大(6)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