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船老大(5)

2017-08-13 15:28 作者:舟自横h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江湖的黑得像无底的深渊,老大努力在黑暗中寻找到一条熟悉的水道,加大速度想摆脱快艇的追赶,他马上打手机给杨波,这个杨波关了机。本来就超重的轮船那里逃得掉轻盈如飞快艇。不一会就被快艇撵上了。郝茂所长带着两个干警跳上船,疾步窜到驾驶舱满脸温怒叫道:“船老大,你这小子想跑,跑得和尚跑得了庙!”船老大陪着笑脸:“偶不知道是郝茂所长。”郝茂所长挥手命令道:“开到所里去!”。

船老大心想今天是够倒霉了的,真是祸不单行,难怪出航时眼皮老是跳。船老大冷静目视前方黑洞洞的水域想着对策,这时江面风平浪静,这是暴风又要来临前的沉闷。黑夜中的长江死一样沉静,船老大闷得背心开始冒汗,烦躁隆隆的机声划破夜空的沉静,显得尤其喧嚣,航标灯微弱得像游弋的鬼火,阴森森的。轮船的灯光撕破黑魍魍的夜空,他恍然掉进无底的深渊。

江生睡得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才知道“触礁”了,他跑到驾驶舱一看是郝所长:“所长大人来了,没有远迎,失敬失敬。”郝茂惊讶打量江生:“原来你小子在这里混。”郝茂认识这江生,曾经有一个命案和他有关联,就是没有找到证据,这小子比鲵鱼还要滑,竟让他逍遥法外,他知道这小子为了钱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干的,是个见利忘义之人,正好可以利用。

郝茂近来日子不好过,中央领导来江州市视察,据说严肃批评了市长,新闻媒体也频频暴光,这长江采沙屡禁不止,加强打击查处官商勾结的力度,尤其是打掉非法采沙保护伞。市长把公安局的局长叫去同样严厉批评了一顿。局长回来又把水上分局长骂个狗血淋头。最后落到水上派出所所长身上,指不定要当替罪羊,他就只有诚慌诚恐听训斥的份。郝茂心里明镜似的。这官场就是奥妙,他这个兵头将尾难做人。每次抓到非法采沙,不出几天就让放人,郝茂后来干脆就来个罚款抽分成,利益均等,却没有想到被黑道浪里飞拖下水越陷越深,非法采沙越演越烈,已经形成了两股黑势力。以江洲市为中心,上游是“浪里飞”势力范围;下游是“水上霸”势力范围。而这两股势力为争夺采沙点经常火并,弄得刑事案件层出不穷。这下游的水上霸就是不买他的帐,而上游的浪里飞塞了不少黑钱给他,他怕有个闪失就完了。郝茂干脆来个黑吃黑,铲除这两股黑势力。一个阴冷的对策就开始在他大脑酝酿,让水上霸干掉浪里飞,然后不就可以把水上霸收监,这两股势力不就铲除了。郝茂想到这里就开始实施方案,首先要找到一个替死鬼,刚好上半夜下了暴风雨,一定有船偷运沙,他用逆向思维分析,越是危险地方越安全,越是安全就越不安全,这就刚好就遇到了船老大的运沙船,活该他倒霉。

快艇押着老大的轮船回到水上派出所,船老大私下要江生赶紧想办法,一下船,船老大就被锒铛关进了禁闭室。江生像尾巴一样跟在郝茂所长身后,真要是罚款,把这运沙生意砸了,江生也急,他不又要沦落尘世流浪。这时,江生才想到要风雨同舟了,他把郝所长拖到一家熟人家的酒店敲开门,让老板弄些好菜好酒。酒菜端上来后,江生求郝所长放一马。郝茂面露难色:“老弟,你不知道我的难处,最近上面抓得紧,你看现在两股势力弄得我这个所长乌纱帽都难保,怎么样?想立功吗?”江生求之不得:“怎么立功?可这船也是我江生混饭吃的地方啊。”

郝所长起身把门关紧,坐下小声地向江生交代行动计划,密谋除掉两股黑势力:“届时轮船归了老弟掌舵,沙价也涨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场有预谋行动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船老大在禁闭室长凳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哐啷”一声把船老大惊醒了,一道刺眼光逼得他睁不开眼睛。一名干警咋呼道:“船老大,你自由了。”

船老大一骨碌爬起来揉揉眼睛走出禁闭室,江生正在外面恭候,船老大对江生顿生好感起来,没有想到这江生关键时候还管用。

船老大和江生两人吃了早点就直奔轮船,船老大要赶紧把沙卸下来,他争取今天再跑一趟,看来白道没有什么问题了,老大心里乐滋滋的,想到如果顺利话,晚上就可以再见到豆腐妹了。船想到昨晚江生坏了他的好事,自从和豆腐妹好上后,他就再没有和自己的老婆同床共枕了,他正憋着难过。

船老大卸完沙,刚好正午,船老大接到一个道上的生意人朋友电话,告诉船老大洲尾采沙点沙价跌下来了。船老大心想洲尾是浪里飞最近霸占的采沙点,不知道是什么手段从水上霸那里夺过来的,又拼命往下压沙价,船老大不敢去哪里去买沙,怕得罪水上霸,尽管那里量足沙质好,船老大又想到这几天倒霉破了财,这一趟跑得好就会把损失弥补回来,他决定来个铤而走险,加上江生在傍边怂恿,船老大也就答应跑一趟。

江生今天对老大很贴心,中午喝酒一杯一杯敬老大酒,船老大喝得醉熏熏的,江生就劝船老大到船舱去休息,他来掌舵开船,跟了船老大学开船,江生也能掌握开船要领。船老大也够疲倦了,他摇摇晃晃就到里舱睡觉了,他要养足精神,晚上还要见豆腐妹,这次钱赚得多干脆住一个晚上,好好和豆腐妹亲热一番,船老大想到这里就交代几句,钻进了笼似的船舱关上门倒床就睡着了。

江生喜在心头,马上打了几个电话出去,他驾着船突突赶到洲尾采沙点,摧着采沙点民工快点抽沙。抽完沙,江生付钱的时候故意装着不知道说:“你们不是水上霸的人,老子只付钱给水上霸。”浪里飞手下几个喽罗傲慢对江生叫道:“这采沙点归了浪里飞了,你小子吃了豹子胆。”

浪里飞手下小头目要江生付钱,江生说不知道是浪里飞的,他拒绝付钱,并马上回到船上启动了运沙船,掉头加大马力离开了采沙点。浪里飞接到手下的电话,坐着快艇带着一帮马仔追赶船老大运沙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7243/

船老大(5)的评论 (共 1 条)

  • 雪

    雪,人物的描写,语言组织运用精妙。语言组织能力强,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