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我的人都走了

2017-08-12 22:34 作者:锦瑟  | 1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接到四哥打过来的电话,心里就有预感,因为她今年一直处于生命的边缘状态。

也许是因自小他们就把我送人的缘故,现在的心情跟四年前得知他走的心情一模一样。没有悲伤、说不上难过,只是觉得走了就走了吧。都有那么一天,谁个也不能例外。

四年前他走前,小妹打电话表示他想见我一面。我没有去,他走后,我同样也没有去,只是让妻子带着儿子回老家拜祭。

四哥说三天后出殡,我淡淡的说知道了,明天回去看看。其实明天我根本不会回去,我照样打算让妻子带着女儿回去一趟罢了。

说不清为什么,反正心里压根儿没有想回去见最后一面的愿望。

他们就住在我养父养母家五十米外的地方,只不过多年前在我结婚后,我就把养父养母接到城里同住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自打我懂事起,大约四五岁吧,我就知道是他们生了我,然后又送给了我那时候还是孤身一人的养父。

也许我与他们注定父子、母子缘分浅,也许我注定就是他们专门为我的养父生的。六岁那年养父才给我找到养母,也可以说我才给自己找到养母。那是另一个故事

养父养母似乎从来没有打算隐瞒,我是收养他们的孩子的事实。也许他们曾经打算过隐瞒,可是又怎么能隐瞒得住呢。

住的那么近,村妇、村夫、乡村小孩们的德性,这种事情要想不让人知道、不让人议论,除非把他们都变成哑巴,就是变成哑巴他们也会腹诽。

就连我自己也奇怪的是,自小我就没有恨过他们刚满月就把我送了人,他们让我幼年与少年记恨的是他们对我养父养母的态度不好。

那意思仿佛在说,你们不要我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不善待养活我的养父母呢?

幼年他们给我的印象是恶劣而又粗暴的,他似乎总在打孩子,也就是那几个我的亲哥哥们,她好像一直在吵架、骂人,不是吵他骂他就是与左邻右舍吵架。

他们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个儿子,一个收养的女儿和一个亲生的女儿。

之所以把我送人,是因为他们一心想要一个女儿。

在我们农村,像这种一直生儿子而生不出闺女的人家,采取的迷信办法有两种,一种是把儿子送一个给别人,一种是收养一个闺女做引窝蛋,送子娘娘就会给你送一个闺女来。

他们这两种办法都用上了,送走了我,等了两年还是没有生出闺女,就收养了一个,结果次年我那亲小妹就到来了。

懂事后,我最怕的是过年。因为平时走路我总是躲着他们,而过年时,年初一养父养母会逼着我去给他们拜年,单单拿着糖果瓜子送过去也罢,他们还要逼着我喊喊妈。

我是死活也不愿意喊的。

我记得就为拜年,养母曾经跪在我的面前哭着求我,养母说,你不去,他们会怎么说,别人会怎么想,肯定说是我们在背后教唆的啊!

为了养父养母不背负骂名,一年上刀山下火海般的一次,我鼓起勇气,噔噔噔拎着糖果瓜子一路小跑过去,然后憋足劲儿喊到“爹、妈,我给你们拜年了。”

再然后放下东西噔噔噔一路小跑回家。

我还记得,他曾经在没有人的时候,把我堵在半路里逼我喊爹,我不喊,他就脱了鞋子追着要打我。

我还记得,她曾经在没有人的时候,悄悄问我,长大了养活谁,养不养活她,我不肯说,她就告诉我是她生的,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娃娃,是她十月怀胎生了我。

那时候我觉得好生奇怪,心想,你们生我咋又不要我,你们不要我咋又要我喊爹喊妈!

君子记人之恩,小人记人之过。这话肯定不是说父母与孩子之间关系的。

但是也许我不要说是君子,就是连小人也称不上,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人、不该来到这世间。因为我怎么对他们从小到大没有一丝一毫感情可言呢?

印象里养父养母从来没有讲过类似要我记恨他们的话,好像小时候还时不时教导我说,即使他们没有养你,可是他们生你一场啊。

心平气静而言,就算他们不要我,把我送了人,总归还是生了我吧,毕竟只是送人,比起那些拿被子捂死、扔尿罐淹死亲生孩子的父母来说,他们又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其实他们后半生过得很不好,也别是晚年过得特别差。

老大根本就是撒手不管、不给他们养老。用老大夫妻两个的话说,养他们不如养两头猪。其实也许他们晚年也是这样在想,养几个孩子真不如养几头猪。

他们与他们这样说或想的理由都一样,猪也能换几个钱花花,还不惹人生气呢。

老二年轻时身体就有毛病,经济条件差,平常照应一下还能将就,要想指望他吃饱、穿暖、看病、打针就脱离实际了。

老三全家在遥远的边疆,自己有自己的难处,平常的心只能用有限的金钱来表达,然而人老之后有许多问题不是用钱就能解决,何况还是有限的金钱。

老四呢,身体也不好,还不当家,我不想多说。

收养的大妹婚后妹夫家一心想要孙子,结果十年生了四个孩子,最后一个是儿子,如今孩子们的状况是从大学、高中、初中、到小学一字排开,蔚为壮观。

别人家不论是种地还是打工,好歹手底下总有几个余钱,他们倒好,至今欠别人债,一屁股加两肋巴骨。应了那句越生越穷、越穷越生。

小妹家境也一般,后来把她接去养活了三年,再后来,随着一天老一天,按照家乡的风俗,有儿子的老人是不能走在女婿家的。

如果说他们晚年曾经享过一点儿福,那就是享小妹与小妹夫的福。

她生命的最后岁月,小妹特意辞工照顾她,没有辞工前,小妹夫每天骑摩托车跑二三十里去给她抓药、送饭。她嘴馋,喜欢吃生瓜梨枣,小妹夫就没给她断过的买。

至于自己,在结婚后的那些岁月里,每年回老家次数有限,每次买些东西表示过心意,后来几年,每每回老家时,二百、三百的也给过零花钱。

但这些能解决什么问题,根本解决不了他们养老的问题。再进一步作为,我也能力不逮。而且还有一个在我心里不能逾越的红线,那就是只要养父养母有一个还在活着,我就不可能过多的照顾到他们。

尽管我的养父养母并不曾表示过反对,然而我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在这方面的所作所为让养父养母产生一丝一毫的不快。

生孩子难,养孩子更难!特别是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以后,更深切知道,孩子的生,可以是在一念之间,最多不过怀胎十月,而孩子的养育之路,是何其漫漫艰辛!

然而,亲眼目睹他们晚年的凄惨,自己心底里也寒心。

在农村,在过去,包括现在,都说养儿为防老,可是养儿却没有被养老的人为数还少吗?

是不是养儿不如存钱呢?存钱了现在可以进养老院,只要钱到位,服务也到位。

我曾经发自内心的对养父养母说过,如果有来世,让我还做他们的儿子,我现在突然想:如果有来世,我该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如果有来世,我想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把我送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7175/

生我的人都走了的评论 (共 1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