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花

2017-08-12 13:07 作者:春风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刘继维

小花是我家曾养的几只鸽子之一,唯有它让我至今感怀那段五味杂陈的时光。

“文革”期间有一段无学可上、无事可做的悠哉时空,北京很多人家都养起了鸽子。此一群,彼一群的鸽子在京城上空翱翔,鸽子哨音忽远忽近在空中荡漾。胡同口外的赶年家,胡同深处的宏义家是我们这片儿的养鸽大户,各自都有数十只,在空中飞翔颇有阵势。

在京城干什么吆喝什么,养鸽子也有行话。天上飞的一群鸽子行话叫“一盘儿”。盘儿的最小单位是4只,低于4只不能称其为盘儿。盘儿上不封顶,但太大很难保持完整,极易掰开。几十只的组合,既有阵容,又能保持阵形,很受玩家推崇。飞得高叫“挂高”,飞得远叫“走趟子”。因此,谁家的鸽子盘儿大、挂高、走趟子,谁家就牛。赶年、宏义不算最牛,属区域大户。弟弟与他们多有交往,每日跟他们并肩出入,一起放飞,很是享受,裹挟单飞的孤鸽,诱骗擒获,颇有刺激,便也想在家中养鸽子。妈单位两派斗争夺权,你方唱罢我登台,一团糟,无事做,有闲在家,正好填补空缺。于是爸决定亲自到鸽子市转转。

“文革”期间的鸽子市,是京城百姓自发形成的流动市场。半地下性质,有人管就散,没人管就聚,交易也较为私密。单只鸽子用手绢一包,拿在手上,揣在怀里既方便,又隐蔽,交易成功,各自走人。于是爸开始从市场一只一只往家里买鸽子了。碰到中意的,价格又合适,就买回来。买的是公的,就再去找一只母的,买的是母的,就再去寻一只公的。小花就是为大花配对当母鸽子买回来的。鸽子区分性别全凭经验。公的特点是脑门方,肩宽,个头大,母的特点是脑门圆,肩窄,个头略小。小花当时属于青涩年少,被误读了性别,与大花同室操戈了好几天,方才明白它们是同性。

小花长得俊俏,一看便知是个混血。鸽子种群中有家鸽、野鸽、洋鸽(信鸽)之分。三者之间最易区分的部位是嘴,家鸽小短嘴,野鸽细长嘴,洋鸽大粗嘴。小花的父母有可能是一只家鸽和一只野鸽。小花的嘴不长不短,不粗不细,长得很好看,身上的羽毛紫白相间,花而不乱,头是紫色的,背膀上有较为对称的两片紫花,胸腹部和尾羽基本是白色的。由此推测它的父母有可能一只是白鸽,一个只紫乌头(鸽子品种之一,头部颈部是紫色,身体其它部分是白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花单了一段时间,爸为它的婚事很是操心,连续去了几次鸽子市,终于为它找到了新娘。小母鸽是一只非纯种的家白(白色家鸽),身上有几处紫色杂毛。小花一见钟情,上前冲着小母鸽鼓起脖颈上的细长羽毛,垂着双翅,摆动身躯,嘴里不停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展开了一场迫切而强烈的求攻势(行话把这种公鸽求爱方式叫“催”)。小母鸽有些惧怕地躲闪着,但并没逃离,看来它并不想拒绝这个鲁莽的少年,而是恰当地表现着少女的矜持。两天后,小母鸽的防线告破,它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呼应着小花的催促不停地点头,并发出“嘚咕嘚咕”的单音,仿佛在说“同意同意”。有情人终成眷属,它们亲热的接吻(行话叫“换气”),成为了一对幸福恩爱的夫妻。

交尾一周后,小花开始往家衔草,小母鸽在窝中不停地“呜呜”呼唤。赶年告诉弟弟鸽子快下蛋了。我们赶忙给它们放上一个用稻草绳自制的窝垫。果然两三天后,小母鸽产下一枚小巧的鸽蛋,隔天又产了一枚。接下来就进入了夫妻共育的孵化期,每天小花先出去觅食飞翔,回来后,替换小母鸽出去活动。由于小母鸽来家较晚,周围环境尚不熟悉,所以并未让它加入飞行之列,它的主要任务就是记住这个新家(行话叫“蹲房”)。十七八天后,幼雏破卵出壳,先出来一只,过了一天又出来一只。两个光秃秃的小肉球,闭着眼睛,张着大嘴,嗷嗷待哺。这下可忙坏了这对小夫妻,它们共同哺育,喂完了这只喂那只,忙得不亦乐乎。鸽子喂食子女,需要父母先吃进食物,然后再反刍给幼鸽,很是辛苦费力。两只小雏,前后出生差一天,争抢食物的能力强弱分明。同样伸着脖子张着嘴要食吃,先出生的就有优势,脖子长一点就能抢到食物,其结果就是强者越强。几天后两者的体型相差之大,难以想象。爸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赶年等行家的指导下,开始人工哺育。爸找来眼药水瓶,为抢不到食的小崽儿注射玉米糊,长一长又向其填食高粱米、红小豆。小崽儿一天天追赶着,抢食的能力大大增强,在外力的干预下,确保了它的生存权。雏鸽的成长相当神速,20天左右华丽转身,一身白的羽毛,从头部到颈部是及纯的紫色羽毛,一对小紫乌。生命的传递十分奥妙,小花的家族基因居然在隔辈中传承。我们全家都为这对漂亮宝宝的到来兴奋不已,憧憬着未来它们翱翔蓝天的景象。

小母鸽经过这段时间的“蹲房”可以放飞了。然而它头上的一小撮戗毛(行话叫“糟毛”)却给我们带来了一丝隐忧。有经验的人都说这样的鸽子记忆不好。刚买时,那个地方缺了点毛,没太在意,等到长出来,方知是卖家为了掩人耳目把这小撮糟毛拔去了。初飞,小花带着妻子还算不错,解除了我们的忧虑。天冷时,爸让把鸽子窝挪到屋里。整个小里屋成了大鸽子窝。那段时间小花和小母鸽可神气了,每次飞行回来,一进外屋,小母鸽昂首挺胸,架着双膀,尾羽呈扇形,扫着地面,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里屋走去,其神态、形态颇有影星身披盛装款步红地毯的风范。小花在一旁鼓着颈项羽毛,低着头,左右摇摆着身躯,不停地“催”着爱妻。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恩爱场面,令人欣喜,一对未成年儿女迎上来又是一番亲热,令人感动。在“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年代,鸽子却用它们的方式向人们诠释着爱与和平的确切含义。

正当全家人沉浸在小花一家幸福的喜悦之中时,心底的隐忧却突变为一场真真切切的忧伤。小母鸽那一撮戗毛终于酿成了一场悲剧。那天,晴空万里,我们放飞鸽子的心情极爽,在院子中央不停地摇动着邦有红布条的竹竿儿。鸽子易受惊吓,红布条一动,便迅速起飞逃离,红布条不停,鸽子飞行不止,京城放飞鸽子通行此法。虽然家中的鸽子不多,但让这“盘”鸽子“挂高”“走趟子”是我们的夙愿。随着红布条的不停摆动,鸽子的飞行高度不断提升,飞行半径不断扩大,直到房屋、楼宇、树木形成的天际线遮挡着鸽群远去的踪影。几分钟后鸽群回来了,但却少了小母鸽的身影。没敢收杆,继续摇动红布条,让鸽群在空中盘旋,以期待将小母鸽召回,但是努力是徒劳的,鸽子已经疲惫,不得不鸣金收兵。小花草草补充了点食物和水分,便开始窝里窝外,房上房下地找了起来。它不停地“呜呜”叫着,没有回音。小花的焦虑让我们更是不安,我和弟弟与胡同的朋友四下去找,没有音讯。小母鸽被其它鸽群裹挟遭生擒的可能性极大。但被谁擒获,无法查证,即便找到,能还你,那是朋友,够义气,不认识,不还你,那也是行规,养鸽子就要承受这些。

俗话说“福不双降,祸不单行”,没想到如此应验。时隔不到一个月,那一对惹人怜惹人爱的小紫乌,也在第一次试飞中便双双丢失。它们只在低空盘旋两三圈,便消失在屋宇叠嶂的街巷之中。又是一群朋友跟我们走街串巷四处寻找,踪迹全无。托朋友各处打探,也毫无音信。短短的一个月,小花与我们全家如雷轰顶,希望破灭,憧憬戛然而止。小花的孤独寂寞忧伤,更让我们心碎。鸽子对爱情的忠贞在禽中是数一数二的,丧偶对于它们来说就是毁灭性打击。而小花面对的更是妻离子散的悲惨结局。看着终日惆怅的小花,我们不知如何是好,鸽子养到这份,还有什么心情。

鸽子记家,周围的朋友无人认养,只得拿到鸽子市找远方的买主。小花是最后送走的,爸为了让它有个好人家,在鸽子市上寻找着面善的买家。我在心中默默祈祷,但愿小花能够走出阴影,离开这个让它悲喜让它忧的家后,找到重燃生命希望的新的伴侣。

几十年过去了,小花埋藏在我的记忆深处,不敢触碰。偶尔碰到痛点,小花便会飞到我的眼前,它青涩而俊俏的模样,执着而坚定的追求,幸福而美满的时光,孤独而忧伤的身影,带给我的是酸甜苦楚的忧思和始终无法抚平的创伤。

2017年4月12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7093/

小花的评论 (共 20 条)

  • 王平如是说
  • 火淼
  • 倪(蔡美军)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绝响
  • 鲁振中
  • 大三毕业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问好!
  • 春风

    春风“文革”期间我家养了几只鸽子,小花是其中之一,唯有它让我至今感怀那段五味杂陈的时光。几十年过去了,小花埋藏在我的记忆深处,不敢触碰。偶尔碰到痛点,小花便会飞到我的眼前,它青涩而俊俏的模样,执着而坚定的追求,幸福而美满的时光,孤独而忧伤的身影,带给我的是酸甜苦楚的忧思和始终无法抚平的创伤。

  • 浪子狐

    浪子狐笔触细腻,情感璞真。问好,赞,祝创作愉怡!

    赞(0)回复
  • 英子

    英子生动细腻,深情又风趣。佳作点赞

    赞(0)回复
  • 春风

    春风回复@浪子狐:谢谢浪子狐的审阅与赞扬!还望多多指点!

    赞(0)回复
  • 春风

    春风回复@英子:谢谢英子的赞扬!还望多多指点!

    赞(0)回复
  • 春风

    春风谢谢各位老师的审阅与推荐,本人在此向各位致敬、问好!

    赞(0)回复
  • 春风

    春风希望大家喜欢!

    赞(0)回复
  • 亓方文

    亓方文文笔朴真细腻,情感自在其中。养花种草尚且触景,何况有灵有神的活物……

    赞(0)回复
  • 春风

    春风回复@亓方文:谢谢亓方文老师的点评与赞扬!问好,致敬!

    赞(0)回复
  • 春风

    春风谢谢各位老师的审阅与推荐!大家辛苦了,本人不胜荣幸,深表敬意!

    赞(0)回复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