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庵

2017-08-12 13:07 作者:俆員歪的豊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小徐先生

远处一座忽明忽暗的小山,似花枝招展的少女褪去了绚丽的衣袂,袭上了一层轻缟的素衣。稀疏的林木抖落着满身的苍绿,逶迤前行,掩映在微茫茫的白色烟缕中。一块块塞满了数橛的朽枝以及羼杂了翠苔的青石板路,伴着幽静清凉的清商,侵凌着正在熟睡中的山脉的每一寸肌肤,蜿蜒迂回地绕向山顶的一座老庵。

老庵原名放生庵,不知它的建筑年代,只依稀记得祖父那一辈的人就已存在了。许是老庵的灵名被我们山村人口口相传出去,因此名气也渐次远播了,逐渐波及方圆十里之内,来往的人络绎不绝,特别是一些特殊的日子。

老庵最初的建筑只有一栋很老的庵堂,庵堂内也只供奉着几座菩像,没有过多的粉饰,依然还保留着年代的痕迹。而现在随着香火的旺盛,便在前方增了一间大殿,两旁也增开了侧厅,供奉的佛像便也多了。

最喜的莫过于除夕的热闹,儿时的忆,吃过年夜饭,约上几个小伙伴,提上电筒,兜着零食,一路欢唱着奔向老庵,这就是我们小时候的守岁方式。凌晨初,庵堂内早已挤满了人,都希望在新年的第一天赶上自己的第一柱香,随之,鞭炮、烟花一直响彻了整个年夜。山下灯火辉煌,山上香烟缭绕。

老庵的夜景也是足够让人怀念的。落月独倚庵顶檐尖,洒下一圈一圈微黄晕辉,将老庵装饰地通体光鲜,吞吐着一股幽香,在喧嚣的夜色中微微颤颤,竟在顶上栖息了。庵内的烧纸炉里的火光将人们的脸照得红扑扑,一种虔诚,一种喜悦,一种希冀。堂内回响着清雅、禅意的经乐,好似有安定心神之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山下家火阑珊尽,山上萤火凄冷持。老庵终究还是有安谧的时刻,毕竟不会每夜都像除夕夜般的热闹。

深秋的青石道,彻骨的凉,彻骨的静。一片秋焦的落叶从眼前扯过,耷拉在一个虬干上,满腹怨屈地沾染新晨的孕酿,展开的双臂,慢吞吞地落在了旧道两旁的衰草上,盖住了往来人的足迹。

老庵终究还伏处着一位老庵主。小时候的印象她就已经很老了。天上的云云,夜里的虫吟,还有那时断时续的青灯,这些就是她生活的伴儿,咀嚼着寒意悲凉的幽寞,满缀着佛性的永恒,或许这也是她一直追求的念念,执念依旧在心中如灵活的泉水般汩汩而出。

我是有好久没去过老庵,也已然记不清了。每年除夕夜的热闹还是不断,然而走在路上的不再是我们了,这些终究还是成为下一年代人他们的玩趣。

--2016年11月尾夜探老庵

--2017年3月书初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7091/

老庵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