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葡萄藤说,怕啥!

2017-08-11 16:45 作者:海伦丫丫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要把自己痛苦随意告诉别人,因为只有20%心疼你,80%人当作谈资,甚至笑资。听到这句话后,我心里扑腾一下。这两年暑假以来,我在学车方面遇挫不断,科目二徘徊不前。内心挣扎苦痛堪比人生大事,当自己把这段话打出来时,都有点想笑,不只是别人嘲笑,自己也想笑蠢笨的自己。自己嘲笑自己,总比别人嘲笑看低自己好吧,我决定以后痛苦、失败的事情不要轻易说出来,减少成为谈资的概率。

关于折磨,我不由自主想起葡萄藤。邻居家,我始终没有见到人。从楼上眺望院子里,只有一摊葡萄藤蔓而已。偶尔,深人静的时候,会有一豆灯光绰绰约约的。我知道,小飞在家,或许是小飞和小龙。小飞应该成年了,小龙肯定没有成年。一墙之隔的邻居,基本不交流,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仔细想想是从小飞的妈妈去世开始。

那时候,小飞妈妈喜欢来我家串门子,抱着胳膊,倚在门框边,和做家务的妈妈聊天。我妈妈有干不完的活,从来没有见过她闲着手和别人聊天,出门都要把垃圾桶倒掉,见缝插针和邻居唠嗑。小飞妈妈很瘦,生完两个儿子后,更是轻松,也不工作,最大的好就是找邻居聊天,把巴掌大地方的消息从这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她从来不找隔壁妯娌聊天,分家闹得很厉害,那一年一墙隔开,一家变成两家;还是那一年,天后,水泵小方块地冒出了绿绿的藤蔓,仔细看才知道是葡萄秧。来年,葡萄秧苗长得很欢快,就像小飞和小龙,他们俩经常生龙活虎地打架,小飞妈妈揍儿子很厉害,没隔几天,男孩子又打架,小飞妈妈凶儿子的声音又飘到我家。葡萄藤蔓越爬越快,绿油油的,小飞妈妈支了根竹竿,它们顺着竹竿朝上爬,风一吹,晃悠悠,好像下一秒就会折断。

还没等葡萄结果时,小飞妈妈生病了,不再串门,在一个黄昏里,悄然离世。那时,小飞刚初中毕业,小龙小学还没上完。小飞爸不知怎的,进去了,不能回家。小飞只能跟随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去打工,小龙被舅舅接走。那年,葡萄藤蔓不满足小竹竿了,它们转向了地面,向四周蔓延。这个家庭好像就这么四处分散了。没几天,小龙跑回家,不愿意去舅舅家。小飞没办法,只能陪着弟弟。小龙辍学,小飞也没办法,两兄弟一起在外面打零工,任凭院子里的葡萄藤爬啊爬。

今年暑假,小院子里葡萄藤支上了几根竹竿,勉勉强强撑起来,葡萄倒是成熟了,果子和叶子一样绿油油的,很有生机。只是那两个男孩子难觅寻踪。其实,和他们相比,我所谓的痛苦真的是无病呻吟。两个男孩子默默承受着失亲的痛苦,旁观者的我们隔岸观火,说着什么因果报应。不谙世事的孩子们什么也不说,看客也失去了谈资的挖掘。

有些痛苦只能说给该说的人听,刻骨铭心的锥心之痛在80 %人眼里只是轻描淡写的无所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天不会旋地不会转,世间万物正常运作。人是被绝望自缢而死,还是顺其自然忘却,全在乎自己内心抉择。那家小院的葡萄藤叶也会告诉我们,怕啥,先长着再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6975/

葡萄藤说,怕啥!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