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白云深处——神农架之旅

2017-08-09 16:47 作者:十三玥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7年7月22日,晴,高温。

曲阜东站下车,热浪扑面而来,仿佛一下子走进了烤红薯的热炉。此时方才意识到前几日的旅途真所谓天堂之旅。

山东是盛,神农架却属中秋,高山飞瀑,山谷白云,悬崖仙草,九湖仙雾,以及那数不清的珍禽异兽,无一不彰显着北纬三十度的瑰丽神奇。

一,前半段的旅程

初到神农的那一天,自宜昌出发的大巴车足足在深山险道上绕行了三个多小时,时而爬坡,时而急转,时而穿越昏暗狭窄的隧道 ,人在车内不禁替司机捏着一把汗,到底是怎样的技术才敢在此地娴熟又自信地掌控着几十人的命运呐!所幸,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一路上没出任何岔子,只见风景和天气都在逐渐变化着。路越来越险,山越来越高,云气越来越诡异莫测。我看到筑在半山腰的农舍,想着此地农民的日常劳作该是何等辛苦。我看到唱着歌奔涌而去的峡谷河流,疑惑于他离开神山赶往喧嚣尘世的决绝,外面的人向往世外的宁静,山里的人却憧憬尘世的热闹。这世界就是如此,人总是想要那些得不到的。

中午宿在木鱼镇(神农架景区的中心),到宾馆卸下行囊,短短睡了一会。下午叫了车子,开始了正式的旅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先到达的是神农架天生桥,一入山间,满眼幽绿。树木参天,溪流潺潺,盛夏的烦躁闷热一扫而空。几步之遥,人已从盛夏进入深秋。抱紧臂膀唏嘘感叹,”怎么会这么凉啊!”抬头看,垂天瀑布悬在眼前,水落深涧,溅起细如云雾的清凉湿气,润湿游人半边身体,低头探出身子,深涧寒潭犹如碧玉,清凉更甚一层,直达灵魂深处。一只紫色大栖身寒潭中的青苔石上,正专心致志地摆弄它的食物,偶尔抬头看看我们,也不在意,也不害怕,仿佛明白热风景的人自然懂得珍惜生命,仿佛自信,这世间的凡人轻易奈何不了它们。是啊,它们才是神山的精灵,而我们只是世间俗客,本是云泥之别。

神农架第二站官门山,此山与天生桥同样清凉,风景也并无二致,最大的不同只是这里遍布各种博物馆。熊猫,大鲵,动植物标本,以及书画院。可惜的是,我们去的太晚,没有见到熊猫和大鲵,只在动植物博物馆匆匆游览了几十分钟。尽管如此,也是感慨颇多,受益匪浅。

植物馆中,尽是神农架的珍惜药草,什么七叶一支花,文王一支笔,以及珍惜濒危物种延龄草等等。当年神农氏不辞辛劳,不惧危险,将这些神山药灵一一鉴别记录,为人类立下不世之功,可谓天地间真正的英雄。

神农架的野生动物对我来说比较陌生,除了上千种蝴蝶和独角仙外,我只认得蛇和娃娃鱼。蛇的标本我是不敢近前看的,因为天生就是个怕蛇的人,倒不是怕它的危险,只是因为它们长得实在太难看。我心目中的蛇,目光狡黠,面貌丑陋,盘曲的身体令人头皮发麻。都说蛇是地球生态圈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却无法理解造物主的安排。直到近日听说了一件奇闻,说龙原本就是蛇变的,准确地说是蛇修炼进化而来,就像破茧成蝶,丑陋渺小的毛毛虫,经历过艰难的历程,吐丝作茧,最后化身美丽的蝴蝶,自由自在穿梭在花丛美景之中。据说,蛇要变作龙也是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无数次痛苦的蜕皮,先化作蛟,蛟再经历千山万水,雷电霹雳,吃尽苦头才能入海修得飞升之术,终成翱翔天际,呼风唤的天地之神。蛇中成龙者,如同人中成仙者,可谓亿中无一。这芸芸众蛇就如芸芸众生,艰难地为生存而活,有的略有希望,更多的活得盲目而被动,成龙之日遥遥无期。

关于蛇说了这么多,实在是因为神农架森林茂密,蛇种丰富,山道旁处处可见红色的警告牌:"此处常有毒蛇出没,请游客加倍小心“。但据说人工栈道附近的蛇都被景区管理人员捉得差不多了,所以几天下来,除了各类蛇种的标本,我们连活蛇的影子都未见到,来之前的顾虑纯属多余。

神农架地域广阔,山高路险,单靠脚力实在到不了几个地方,幸好,我们果断地选择了包车。为我们开车的是个笑容腼腆的当地年轻人,话不多,但开车技术一流,尽管神农架山路弯弯绕绕,却丝毫都不影响我们游玩的心情

在司机小哥的安排下,我们下一站又到了金猴岭,到站之前他就明白地告诉我们,金猴岭上的金丝猴早就搬了家,仅剩的几只也是锁在笼子里的老弱病残,但金猴岭确是真正的原始森林,空气中富含负氧离子,去森林里洗洗肺,欣赏一下洪荒时代的美景也是不错的。

一切果然如他所说,金猴岭上除了金猴飞瀑,就是漫山遍野叫不出名字的名贵药材,这些植物沿着溪流而生,安静而自在,如同不问世事的隐者。我们沿着溪流拾阶而上,因此地雨量充沛,青苔遍地,道路有些湿滑,我们只好走得小心翼翼,时而低下头躲避弯曲盘绕的千年老树,顺手捞一把攀附其上的女萝,时而怯生生看看道路另一侧的箭竹林中是否有毒蛇猛兽突然窜出,真是紧张刺激的旅程。幸好,空气真的是好,让人忍不住就想深呼吸,一呼一吸之间,身体郁积的污浊之气全部悄无声息地排除体外,也许只是幻觉,但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最大的幻觉呐?是真是幻,又有何关系,重要的是,我愿意享受这美妙的幻觉,足矣!

据说,站在华中第一高峰“神农顶”上,整个神农架的地势风景一览无余,尽在脚下。可惜,并不是什么人都有如此幸运的,神农顶的海拔比泰山还高一倍,若没有足够的体力和耐力,想要攀登高峰,真的好难。尽管前往神农顶的台阶路上风景绝美,气候宜人,尽管沿途不乏可爱的旅伴,尽管我们拼尽全力,到最后,我们也只能在第1499级台阶处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天梯,唏嘘感叹。然后坐下来,喘着气自我安慰道:“就到这里也不错啊,瞧,对面山顶的风光已经尽收眼底,下方的白石台阶上又有人刚刚起步,道路两旁的红杉树或三五成群地迎风招展,或茕茕孑立地冷漠看人。爬山如同人生,未必人人都做俯视众生的成功者,只要尽力了,经历了,有所收获,就好!

一片乌云自对面山谷慢悠悠飘来,在我们还未准备好的时候,就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幸好,我们手中有伞,三个人挤在一把伞下,稍显狼狈,但仍然有说有笑,因为知道,这场雨只是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算不上惊喜,但至少不是惊吓,不会带来多少麻烦。

离开神农顶,整个旅程算是完成了一半,而最美好的旅程才真正开始...........

二,诡异神秘神农谷

顺着白石台阶慢慢上行,尚未到顶就看到自高处飘出的缕缕仙雾,听到有人在高处呐喊:“人间仙境呐,不虚此行啊!”

于是,我原本沉重的脚步突然轻松起来,满怀期待地向高处攀登。

没费太多的气力,我们就站在了神农谷口,顿时目瞪口呆,如坠中。浓浓云雾扑面而来,浓雾中夹杂着淡淡的奇香,我觉得自己突然就轻飘了起来,然后身体开始倾斜,恍恍惚惚如一只风筝,慢悠悠,慢悠悠地浮在山谷上空。

天地顿时安静下来,人群消失不见。可我却一点都不慌张。目光穿越云雾,洪荒时代的原始山谷在我身旁延展,鬼斧神工的断崖绝壁在我眼中清晰,精雕细琢的林立晓峰隐在山谷低处,雄鹰在直插天际的崖壁前穿越时空。

我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也正用同样热烈的目光打量着我。因为,我们都知道,千万年前,我是这里的一粒微尘,一棵仙草,或一缕青烟。而时光荏苒,机缘巧合,此时此刻,我们又以这样的方式默默相认。

为什么人喜欢看风景?

有人曾说过这样的话:‘这世界上所有的人,动物,植物,山川,大地,河流,以及一切的一切,原本都是一个整体,就像一只手上长出的五根手指,死亡或者觉醒之前,你以为你不过就是一根手指,但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所有的真相——这世界不分你我。”

当我在神农谷上空清醒过来时,浓雾仿佛突然间就消散了,谷底的一切清晰明媚,如同水洗。白云荡在低空,如刚刚聚拢成型的,人们的感叹和唏嘘。阳光热情的恰到好处,将山谷的植物渲染成迷人的油绿,满眼全是绿啊,绒绒 的,宽阔的,细长的,浓淡相间,挨挨挤挤。

此时的世界只有三个颜色,蔚蓝,洁白,油绿。山体悬崖在我眼中该是万色归一的“无”,这个“无“”幻化出了所有的色彩,所有的云气,所有的神奇。

从神农谷口顺着悬崖 栈道层层深入谷底,每走一步都感觉正逆着时光走向遥远的过去。云气又悄无声息地涌了出来,防腐木的栈道湿滑而干净,在我们脚下发出吱吱嘎嘎的怪音。山崖间穿梭的金丝燕纷纷从我们头顶经过,我在它们的飞翔轨迹中寻找失落的燕羽和失落的神秘,却分明一无所获。又把目光移向崖壁上遍布的仙草,它们开金黄的,白的,蓝紫的小花,细碎却耀眼,如同星辰。

蒲公英在这里都身披霞衣,头戴银冠,显得非同凡响。我想,所有至此一游的人们也是这样的,徜徉在神农谷神秘的仙雾中,每个人都是暂时的仙子。

可惜,我并没有真正穿越神农谷底。因为装备不全,又怕山谷的寒气侵扰了随行的孩童,恋恋不舍地坐在山谷半道的亭台上休息了片刻,决定折返。

遗憾是一定的,意犹未尽也是一定的。

当又一拨山谷云雾飘至脚下,又莫名感到深深的知足。下一段路途会有怎样的风景,这山谷的仙雾已怯怯提示。没关系啊,遗憾本就是旅途中最不可或缺的风景!

三 醉美大九湖

神农架的最后一晚,我们宿在了坪阡镇。

那是个崭新的,安静的,美丽的小村镇,听说,国家为了更好地保护大九湖风景区的生态环境,将世代居住在大九湖区的人们全部迁出,然后,就有了坪阡。

整洁宽阔的街道两旁,清一色新盖的三层小楼,用来招揽生意的木质招牌迎风轻摆,就像坪阡人们那恰到好处的热情。坪阡的店铺大多是民俗和餐馆,听说,每年的每个季节都有从各地前来的游客宿在此处——只为等着看次日的大九湖晨雾。

之时,突然有一片灰云自坪阡周围的高山上飘来,很快就在坪阡上空幻化成了细碎清凉的小雨。明明是盛夏的傍晚,我却不得已披上外套,才敢站在阳台向街道张望。三三两两的行人抱紧臂膀,步履匆匆,显然,他们同我一样是对坪阡气候温度判断失误的外地游客。

说好的清凉的夏夜,怎么在一场雨后就变成阴冷的深秋了呢?

可是谁会怨恨和在乎!就连感冒也该是幸福的感冒,嗔怪也带着满满喜悦的吧!

经过一夜的期待,我们在天微亮时出发。外套还有些潮湿,眼皮也有些沉重,车子在山道上起伏颠簸,仿佛尚未从梦中醒来。

可是,没过太久,一缕飘在山腰的白雾就将我彻底唤醒。那是怎样的洁白和梦幻呀,我搜肠刮肚也找不到形容它美好的词语,只得姑且称之为“山之魂,云之魄。”

神农谷的云雾是“山之魂”,大九湖的晨雾便是“云之魄。

当我真正站在大九湖一号湖泊的岸边,清凉的风自远山谷悠悠飘来,那“云之魄”就在湖面上氤氲徘徊,时而低头看看曲颈的黑天鹅与它的倒影,时而,又穿梭在怯怯低语的白天鹅群中,她的动作,轻柔无声,若有似无,像仙女的抚摸。

人行走在大九湖岸边的栈道,就像行走在梦中,清晨的大九湖,是遗落人间的仙镜,镜外,繁花似锦,山川苍翠,游人徘徊,绿柳抚岸,镜内,花影倒垂,千山飞度,时光流转。镜内与镜外的世界同样的似是而非,同样的空灵梦幻,漂浮在两个世界间的层层晨雾就是遗落在夹缝中的精灵,是连接若干平行世界的水魂云魄。

有人说,大九湖若没有晨雾,就像仙女没了美丽的霞衣,就像天鹅失去洁白的羽毛。可是,我却真真又见到了仙雾散尽的大九湖,当旭日东升,神秘和梦幻退场,大九湖的美又是那样清晰,万物那样清晰,像神明躲在暗处细细勾勒。阳光和阴影交错,白云和游鱼交欢,人们在清晰澄澈的天地间游荡,这一次,不再是游在梦中,却又真真入了画中。

我无法具体而形象地描绘大九湖的美,更无法清晰而形象的描述神秘的神农架,我只能抽象地描绘自己对它的感觉。那是此生难忘的唯美,此生难忘的神秘,此生难忘的震撼。

不可多得,不可言说,只能生生世世嵌在记忆深处,如迷雾般挥之不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6721/

白云深处——神农架之旅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